|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四十章身世之謎

第五百四十章身世之謎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1-06 14:23  字數:3709

姚澤離開醫院後,開著車子漫無目的的行駛在淮源市的大街小巷,說漫無目的其實也算不上,他只是在尋找記憶里的那一處熟悉的地方。

一直到母親死,姚澤都沒問自己的真實身份,自己親身父親是誰,既然母親臨死前都不願意說,姚澤也沒有問出口的意思,不過,雖然沒問,但是姚澤又怎麼能不好奇?

他只是依稀記得兒時和母親在淮源市住過一段時間,那時候姚澤剛剛記事,到如今快二十年光景……

憑著記憶和詢問路人,姚澤來到了那個熟悉又陌生的筒子樓,破舊不堪,彷彿瀕臨坍塌一般,那熟悉的籃球架、破舊的自來水管道,一口損壞的打水井都讓姚澤內心激蕩起陣陣漣漪……

「年輕人,你看什麼呢?」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姚澤身後響起,姚澤微微回過神,扭頭望去,見一個提著塑料袋的老婦人正盯著自己發笑。

姚澤就笑了笑道:「沒什麼,很久以前在這裡住過,回來看看。」

「噢,是嗎?」老婦人笑道:「我怎麼看你臉生啊?我在這裡住了一輩子了,好像從來沒見過你啊。」

姚澤苦笑道:「這已經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撿垃圾的老婦人微微一愣,道:「該不會是姚老師的兒子吧?」

這話也讓姚澤愣住了,半響才回過神來,問道:「你認識我?」

老婦人搖頭道:「那時候姚老師的兒子才幾歲,你這麼大個頭了,我怎麼會認識你,只是前段時間有兩個漂亮的姑娘來找過姚老師的兒子,所以想起這茬來,隨口提提,沒想到還真是啊?」老婦人笑眯眯的問道。

姚澤點頭笑道:「是啊,我就是姚老師的兒子,老奶奶您是?」

老婦人就哈哈笑了起來,臉上一臉的褶皺子,她高興的道:「我是你孫奶奶啊,當年你經常跑我家裡去蹭白面饅頭吃呢,不記得了?」

姚澤忽然,立馬笑了起來,然後走上前去牽住老婦人的手,道:「孫奶奶,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還能再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您身體還好嗎?」

「好好好。」老婦人和藹的笑道:「姚老師還好嗎?」

姚澤臉色有些黯然的道:「我母親幾年前已經去世了。」

「啊?」老婦人一臉的惋惜之色,拉著姚澤的手,溫聲道:「小姚澤啊,你現在過的好嗎,大學畢業了嗎?」

姚澤輕輕點頭,臉色恢復如常,笑了笑,道:「已經畢業了,工作好幾年了。」

老婦人笑眯眯的點頭,道:「對了,前段時間有兩個姑娘來找過你,說是你的親戚,看樣子很著急,你聯繫的上她們嗎?」

姚澤問道:「你知道她們叫什麼嗎?」

老婦人思索一下,嘀咕道:「具體叫什麼記不清楚了,不過好像記得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好像從畫里出來一半,是四個字的名字,叫……叫……」

「納蘭冰旋?」姚澤突然開門,心裡猛烈跳動起來,眼睛睜的老大望著老婦人ahref=/10arget=_blank天眼/a。

「對對,就是納蘭什麼來著……」老婦人笑眯眯的道:「那姑娘真是夠漂亮的,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這麼美的美人,說是你親戚呢。」

姚澤身子定格在了那裡一般,原來納蘭冰旋要去江平找的人竟然是自己,姚澤怎麼也想不到,這輩子能和納蘭冰旋扯上關係、掛上鉤,她又是自己什麼親戚?

「小姚澤,怎麼了?」老婦人見姚澤如同中邪了一般愣在那裡,於是就開口問道。

姚澤回過神,臉上帶著苦澀的笑意道:「沒事,孫奶奶,你家裡還有什麼親戚沒?」

老婦人談了口氣道:「沒有了,老公死的早,兒子也去了,哎……」

姚澤微微嘆息一聲,然後掏出錢包來,把錢包裡面所有的錢抽了出來,大概有三千塊錢,遞給老婦人手裡。

老婦人手一下子縮了回去,趕緊道:「你這是幹嘛?」

姚澤笑道:「以前多虧孫奶奶照顧,這些就當是孝敬您的……」

老婦人搖手道:「我一個要死的老婆子,要這些錢幹嘛,孩子,你自己留著吧,以後娶個好媳婦。」

姚澤硬將錢塞進老婦人手裡,老婦人想還回去,姚澤卻快速跑開,和老婦人隔遠了距離擺手道:「孫奶奶,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望著姚澤遠去的背影,孫老太皮包骨的手扭住那一沓子錢,低聲欣慰道:「真是個好孩子。」

坐回車裡,姚澤思索有些飄忽,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納蘭冰旋怎麼會知道有他這麼個親戚,而姚澤卻對以前的事情一點都不清楚。

三歲前的記憶在姚澤腦海里完全和空白差不多,發動車子,姚澤朝著劉曉嵐住的小區開去……

裝修豪華的房間內鋪了雪白的低頭,房間內的溫度適中,劉曉嵐身穿一件白色襯衣,下身已經緊身褲躺在沙發上看雜誌,姚澤來的時候劉曉嵐瞥了姚澤一眼,然後將雜誌放心,笑眯眯的道:「我以為進賊了。」

姚澤拿著手裡的鑰匙道:「這可是你給我的鑰匙。」

劉曉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然後拍了拍身邊的沙發,讓姚澤坐過去,然後問道:「怎麼今天突然跑過來了?不想你的風格啊。」

姚澤坐到劉曉嵐身邊,一把摟住她纖細的腰身,道:「想你了唄。」

「德性。」劉曉嵐輕輕推了姚澤一下,然後便順從的倒在了姚澤懷裡。

姚澤先和劉曉嵐閑聊一會兒然後才轉入正題,試探性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