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二十六章鋒芒畢露

第五百二十六章鋒芒畢露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29 03:12  字數:3287

姚澤站在農業廳大門口,見納蘭冰旋的車子消失後,轉身準備進去,卻被從身後踏著高跟鞋發出咯噔咯噔聲音朝這邊跑過來的李陸菲喊住,她胳膊上挎著綠『色』的精緻皮包,手裡提著一袋小籠蒸包,笑眯眯的望了一眼姚澤剛才看的方向,笑眯眯的問道:「剛才的紅『色』跑車真漂亮,裡面一定是位美女吧?」

姚澤看著李陸菲一頭玫瑰紅波浪卷長發,笑著道:「剛燙的頭髮?不錯嘛,很漂亮。」姚澤點了點就朝著大門裡面走去,李陸菲聽了姚澤的讚美,頓時喜滋滋的跟上去,忘記了剛才的那茬事,只是對姚澤問道:「姚廳長,你沒有騙我吧?頭髮燙的真不錯?」

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我騙你有什麼好處?」他看了一眼李陸菲手裡的小籠包,然後笑道:「我早上還沒吃飯呢,是不是該拿出來孝敬領導?」

李陸菲笑眯眯的道:「被你誇的高興,就便宜你了,拿去吧。」她把手裡用所料帶提著的小籠包遞給姚澤。

李陸菲跟著姚澤去香港公幹幾個月後,相處的時間長了,又因為兩人屬於同齡人,李陸菲倒是對姚澤沒有那麼大的上下級觀念,更多的是將姚澤看成了朋友關係。官場之財色誘人526

姚澤接過李陸菲遞來的小籠包,笑問道:「給我吃你不餓?」

李陸菲鋝了鋝斜劉海,然後抿嘴笑道:「剛才在來的路上吃了幾個,已經飽了。」

姚澤點了點頭,笑著伸手拿出一個小籠包塞進嘴裡,然後邊嚼邊問道:「最近調去的辦公室秦主任對你們怎麼樣?」

讓秦永昌來頂替自己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姚澤心裡很是不痛快,不過即便不痛快也沒轍,畢竟人家父親是華南省的副省長,不是姚澤這等蝦兵蟹將現在可以與之較量的。

聽了姚澤的問話,李陸菲說道:「才接觸了幾天,還『摸』不清他的『性』子,不過聽別的科室人說,這個秦主任比較沉默寡言,而且脾氣有些暴躁呢。」李陸菲一副煩悶的表情道:「還是你當我們主任來的自在,真夠鬱悶的,我這剛當上科長,就要面對一個苦瓜臉,這往後的日子怎麼活啊。」

姚澤聽了就笑了起來,沒好氣的道:「你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成了,主任誰來當難道還能讓你挑選不成。」

李陸菲就一臉不樂意的說道:「喂,剛才是你主動問我的耶,我發發牢『騷』你又批評我,以後什麼都不對你說了免得被你罵。」

姚澤沒好氣的笑道:「我只是讓你好好工作,什麼時候罵你了,胡扯。」三下五除二的將小籠包吃完,將所料帶扔進辦公大樓前面的垃圾桶,姚澤對李陸菲道:「對了,你待會兒把我們上次去香港農改完成的計劃方案整理出來,然後送到我辦公室去,晚點需要上報到省委,還有過段時間我可能會去燕京一趟,這東西也用的著,把原件整理好後在複印一份送過來。」姚澤吩咐完就急急忙忙朝著辦公大廳跑去,因為他看到了裡面的李國定副廳長。

「李廳長早啊。」姚澤走了上去打招呼笑道。

李國定扭頭看了姚澤眼睛,笑道:「早,今天精神頭不錯嘛,是不是被愛情滋潤的?」李國定打趣的笑道。

姚澤悻悻笑道:「忙的團團轉,哪有時間談愛情。」他主動找上李國定並不是為了扯閑篇,想起唐順義副省長讓他去燕京參加全國農業代表大會的事情,就對李國定問道:「對了,李廳長知不知全國農業代表大會的事情?」

李國定望著姚澤笑道:「你想去?」

「我還沒決定去不去。」姚澤笑著道。

李國定就沒好氣的道:「就你還決定,別人唐省長讓不讓你去還是會兒事呢,這個名額咱們省廳可是擠破腦袋想要得到的。」

姚澤聽了李國定的話微微一怔,不解的問道:「去參加這個大會有什麼好處,為什麼都想去啊?」

李國定和姚澤並肩進上樓梯,李國定就耐心的解釋道:「這去燕京參加全國農業代表大會對於去參加大會的每一個官員來說都是一次機遇,如果運氣好的能夠結識京城的官員或者在大會上做出好的表現,能被某位大佬賞識,以後平步青雲有是有可能的,這全國的農業大會國家領導相當重視,因為咱們國家是主要的糧食作物產量打過,所以對於農業方面也比較重視,對於這方面的優秀人才也會重點培養,能去參加這次會議,肯定是有好處的。」

姚澤被李國定說的動心,心想唐順義既然願意將女兒許配給自己,自然不會把自己當做外人看待,這種事情讓自己去也是無可厚非的,心裡倒是坦然了不少,只是聽了李國定的講述後,姚澤倒是有些期待這次的燕京之行了。

「怎麼,你收到什麼消息了?」李國定見姚澤問起這事,敏感的察覺道了。

姚澤笑了笑,也沒有隱瞞的意思,反正只要唐順義定下來了,自己這個名額自然跑不了,於是就點頭道:「唐省長打算讓我去。」官場之財色誘人526

「真的?」李國定有些詫異的朝著姚澤打量兩眼,似笑非笑的對姚澤道:「厲害啊,真是看不出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姚澤納悶的問道:「什麼怎麼做到的?」

李國定道:「為什麼唐省長就選上你了?」

姚澤自然不會說應該自己是他的准女婿吧,就悻悻的編借口道:「這不是農改的事情趕上了嗎,作為農改計劃的策劃者,唐省長讓我參加這個全國農業代表大會也是無可厚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