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零五章不再是女王的劉曉嵐

第五百零五章不再是女王的劉曉嵐 (1/3)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18 06:01  字數:6998

於乾逃出廢棄工廠後,不敢一直沿著主幹道跑,怕那幾個打手開著車子把自己給追上,於是就朝著羊腸小道裡面逃竄,沒一會兒幾人便開車車子趕了過來,其中一個小弟就指著那條羊腸小道,說道:「大哥,我看到那混蛋跑進去了。」

為首的男人就吩咐道:「虎子,你和阿標下車去追那混蛋,我們走大路,在前面攔截他。」

剛才被於乾襲擊的虎子點了點頭,惡狠狠的道:「別讓老子逮到他,逮到了先打個半死,在慢慢折磨死他。」

大塊頭的虎子和個頭中等的阿標下車後朝著於乾剛才躥進去的小樹林追了去,剩下的兩人便開著車子從大路攔截。

於乾一路狂奔,一直跑到沒力氣了,躬腰不停的喘氣,後面的虎子和阿標跟的緊,見到於乾的身影,虎子怒聲罵道:「雜種,看老子今天逮到你不打斷你的狗腿。」

於乾見到後面追上來的兩人,嚇的臉色一變,不敢再歇息,再次撒腿拚命的跑了起來,人在逃命的時候總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能,於乾拼了命的跑,沒一會兒又和虎子拉開了一些距離,不過虎子仍然可以看到姚澤的身影,於是喘著氣的對身邊的阿標道:「我先歇會,你繼續追他,等我歇息好了,趕上你,然後再輪你休息,咱們這麼輪流著休息,能恢復體力,到時候這小子體力用完了自然就得束手就擒。」

「好主意。」阿標笑著答應一聲,然後加快了速度朝著於乾追去,而虎子便停了下來,坐在草地上休息。

於乾不認識路,只管往前面跑,見和後面的人拉開了距離,他累的實在是沒力氣了,於是速度放慢了一些,邊休息邊小跑著,跑到前方,見前面是一條污染了的污染了的小河攔住了去路,如果朝著上面走就是主幹道,於乾雖然蠢,但是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上主幹道,為了活命,他咬牙跳到了小河裡。

河水裡面的臟污和腐爛的動物屍體讓於乾心裡陣陣噁心,只好屏住呼吸不去呼吸臭水溝臭氣熏天的惡臭,等到憋不住了,他再次呼吸時,被那噁心的臭氣熏的直接乾嘔了出來。

虎子趕上阿標後,見阿標站在小河邊,就問道:「人呢?」

阿標指著越走越遠的於乾道:「快過河了。」

「那你咋不追?」阿虎怒聲道。

阿標沒好氣的道:「你看看這河裡的水,這死豬、死雞,還有工業原料,你下去追去,我去和老大匯合去了。」

虎子望著漸漸消**影的於乾,跺腳重嘆一聲,朝著阿標追了上去。

於乾一直從中午逃到夜幕降臨才看見人流,頓時心裡稍微放鬆了些,找到一個路人,於乾祈求的道:「先生,可以借我手機用一下嗎?」

那路人見於乾身上髒兮兮的,頭髮蓬鬆凌亂,頓時有些厭惡的瞪了於乾一眼,道:「滾遠點,真他媽噁心。」

於乾氣極,但是現在也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後面的人還在窮追不捨,於乾又找到一個路過的女人,女人雖然見到於乾這麼模樣噁心,但是怕於乾傷害到自己,女人還是拿出手機遞給了於乾,並催促於乾快點打。

於乾感激的接過手機,然後迅速的撥通了手機,將電話打到了竇可瑩那裡。

竇可瑩中午從蔣晴晴家回去之後一直躺在床上睡覺,聽到床頭櫃的電話響了起來,竇可瑩摸過電話,帶著睡意的輕聲問道:「哪位?」

於乾在電話裡面聽到竇可瑩的聲音感覺異常親切,頓時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喉嚨里哽咽的道:「可瑩,是我。」

竇可瑩微微睜開眼睛,「於乾?」

「嗯,是我。」於乾道:「可瑩,救救我,我被人綁架了,剛逃出來。」

竇可瑩聽了於乾的話,頓時一驚,問道:「誰綁架了你?」

於乾帶著哭腔的道:「你趕緊先過來接我一下,再晚點恐怕就被別人追上了,可瑩你一定要過來救我,我現在身無分文,連坐車的錢都沒有……」

竇可瑩開著車子到了於乾所說的位置,剛停車車子,一個人影迅速竄了進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竇可瑩嚇了一挑,定晴一看,這個衣衫襤褸身上帶著惡臭,頭髮蓬鬆,眼中全是血絲的男人竟然是於乾,頓時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你這是怎麼搞的?」竇可瑩雖然下決心和於乾離婚,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見於謙這麼模樣,她心裡倒是有些同情。

於乾看見竇可瑩便哭了起來,「可瑩,前段時間我真該聽你的話去自首,這段時間我過的簡直是生不如死的生活啊。」

竇可瑩將車子發動,離開這裡,然後才道:「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和我說說。」

……

回到竇可瑩家,於乾去洗手間洗澡又換了身衣服,竇可瑩給於乾做了些吃的,於乾見了眼眶一紅,哽咽的道:「謝謝你,可瑩。」

竇可瑩嘆了口氣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舒坦的日子你不過,非得折騰,現在好了。」覺得於乾已經夠慘了,竇可瑩也就不再說他了,道:「你吃吧,不夠我再給你做。」

於乾已經很久沒有吃到熟食了,此時見到竇可瑩做的美食,頓時胃口大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竇可瑩望著於乾微微嘆了口氣,不知為何,竇可瑩看著於乾的時候腦袋裡總是閃現姚澤的身影,這種感覺讓她感到極其彆扭,想要將腦袋裡面的姚澤揮之而去,可是越是不想想起他,他的身影在自己腦海顯現的越清晰,竇可瑩臉上出現一些憂慮之色。

於乾很快就將竇可瑩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