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零四章臨近婚期

第五百零四章臨近婚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18 06:01  字數:4636

姚澤和竇可瑩一同達到**的雲端時,那毫無忌憚的低吼和暢快淋漓的呻吟將一旁熟睡的蔣晴晴給吵醒,她不可思議的望著壓在竇可瑩身上的姚澤,殷紅的嘴唇張的老大,下一秒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你們……」

竇可瑩此時死的心情都有了,她輕輕把姚澤從自己身上推了下去,用被子把臉捂住,低聲哭泣了起來。

姚澤有些不知所措,見蔣晴晴眼眶泛紅的望著自己,需要一個解釋,姚澤嘆息一聲道:「昨天喝多了……所以就……」

「姚澤,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是在我的家,我的床上,你怎麼可以和竇……」蔣晴晴怒指著姚澤:「你走!」

「晴晴……」

「走啊!」蔣晴晴對著姚澤吼道。

姚澤苦著臉將褲子穿上,低頭從床上下去,然後對著被子裡面低聲哭泣的竇可瑩低聲道:「可瑩姐,對不起!」然後轉身走出卧室,離開了蔣晴晴家。

姚澤獨自走出蔣晴晴所在的小區,腦袋空蕩蕩的,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昨天晚上姚澤確實是把身邊的女人當成了蔣晴晴,到早上還是以為是蔣晴晴,一直到中途姚澤才發覺和自己歡愛的竟然是竇可瑩……

想到這麼糊塗事,姚澤心裡不由得氣自己的衝動,頓時照著自己的臉給了一巴掌,心裡蒙上了一層陰霾,如果竇可瑩因為這件事情遷怒於自己,前途盡毀不說,很多人都會對自己失誤……

郊外廢棄的工廠,於乾已經被看守了一個多星期,每天都活在膽戰心驚中,生怕李恆德突然對自己嚇死手,這幾天於乾一直在琢磨著看怎麼逃出去,與其在這裡坐以待斃的等死,還不如拼一把,如果運氣好逃了出去,自己就算是去自首至少也可以保一條命不是,想到這些,於乾心裡後悔當初沒有聽竇可瑩的話去自首,自首的話也不會落的如今這個下場,想起前些時日被那個黑人凌辱的場景,於乾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想想自己失蹤了兩個星期也不知道竇可瑩有沒有為自己擔憂過。

於乾很怕死,當下求生**更強了,他朝著四周看了幾眼,見李恆德的那幾個打手圍坐在桌子上打撲克,當下就有了主意,於是眉頭一皺,捂著肚子,哎喲哎喲的痛苦呻吟起來。

其中一人扭頭看了於乾一眼,皺眉不耐煩的道:「要死啊,鬼叫什麼。」

於乾一副痛苦模樣的道:「大哥我肚子疼的厲害,需要方便一下。」

「屁事多,忍著。」那人瞪了於乾一眼繼續打牌。

「哎喲,大哥,人有三急,這怎麼忍的住,我倒是無所謂大不了拉在褲子里,可是臭到各位大哥可別怪罪我。」於乾捂著肚子說道。

「哈哈,贏了贏了,掏錢掏錢,那個為首的男子笑呵呵的伸手向自己三個小弟要錢。」然後對其中一個穿著牛仔裝,輸了牌的小弟道:「虎子,你去……把這個傢伙帶遠點,守著他,別讓他溜了,媽的真拉在褲子里不得熏死老子。」

「誒。」那個穿著牛仔裝的小弟就答應一聲,將桌子上的錢收了起來,然後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去幫於乾解開繩子,然後對著於乾的後腦勺拍了一巴掌,一臉怨氣的道:「你這混蛋天天屁事多,剛才鬼哭狼嚎害老子都輸錢了,趕緊給老子滾起來,別耽擱老子打牌。」

「是是是。」於乾連忙點頭,活動了一下臂膀,偷偷朝著另外三個打牌投入的打手看了一眼,見他們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邊,沒人都認真的盯著自己手裡的牌,於乾心裡竊喜一下,然後被裝著牛仔裝的小弟帶了出去。

工廠附近屬於荒郊野外,到處都長滿了雜草,牛仔小弟將於乾帶到工廠外面的一片雜草地,然後不耐煩的道:「就在這裡解決,給你五分鐘,給老子快點。」

於乾趕忙點頭,然後悻悻的笑了笑,道:「大哥,你可不可以轉過身去,你這麼看著我拉不出來。」

牛仔小弟哼了一聲,道:「老子還不至於重口味到看你拉屎的低保,你給老子快點,五分鐘拉不完就給老子拉在褲子里,他媽的,看你這混蛋就來氣。」牛仔小弟鄙視的看了於乾一壓你,將身子轉了過去,從褲子兜里拿出手機低頭玩了起來。

於乾做出一副脫褲子的模樣,輕輕蹲了下去,然後眼睛四處瞄去,瞧見自己腳旁邊的一塊圓滾滾的大青石,偷偷的握在了手裡,然後動作緩慢的站了起來,眼中放著厲色的朝著牛仔小弟走了過去。

也許是潛意識的反應,牛仔小弟突然轉過身去,於乾已經站在了他身後,舉起石頭狠狠的朝著他頭上砸了下去。

咚~的一聲悶響,牛仔小弟慘叫一聲,然後捂著額頭痛苦的捲曲著身子在地上嚎叫著,於乾驚慌失措的丟掉石頭,撒開腿就朝著工廠外面的主幹道跑去……

工廠裡面打牌的幾名打手聽見外面的慘叫,馬上丟下拍沖了出去,瞧見牛仔小弟被干翻在地,為首的那人一把將牛仔小弟扯了起來,怒聲問道:「人呢?」

牛仔小弟捂著流血的額頭,帶著哭腔道:「跑了,朝主幹道跑了。」

「追,都他媽給我追。」

……

蔣晴晴和竇可瑩並排坐在床頭,沉默半響後,蔣晴晴首先開頭,心情已經平定下來,但仍然帶著怒氣的道:「到底怎麼回事?」

竇可瑩一臉羞愧之色的道:「昨天我們都喝多了……都怪我不好,摸錯了房間,所以……所以姚澤把我當成你了,才會發生了這種事情。」竇可瑩哭過一場後,情緒慢慢平復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