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零三章酒後亂性

第五百零三章酒後亂性 (1/3)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13 05:39  字數:5989

農改計劃的後續工作已經接近尾聲,李國定專門打來電話讓姚澤不要因為周大志的死而懈怠了農改的事務,雖然在最後階段出現了周大志被殺的事情,但是單獨來談農改計劃在香港的實施還是比較成功的。

姚澤信心滿滿的讓李國定放心,一定圓滿的把任務完成。

李陸菲也在周楠婷離開後的第二天出了院,繼續回去幫姚澤完成最後的任務,大嶼山農改辦公點,姚澤搬去了周大志的辦公室,然後讓出了自己的辦公室給李陸菲,原本姚澤是打算讓李陸菲直接徵用周大志的辦公室,但是後來考慮到李陸菲的感受,姚澤才顧不得麻煩自己搬去了周大志的辦公室。

李陸菲此時正坐在辦公室校對文件的數據,姚澤輕輕敲門走了進去,笑眯眯的問道:「身子恢復的怎麼樣了?」

李陸菲放下筆,笑眯眯的道:「基本上沒有大礙了,就是有時候感覺手腕的地方還是有些疼痛的感覺。」官場之財色誘人503

姚澤走到裡面的沙發上坐下,道:「你這是心裡作用,當初割手腕的時候很疼吧?」見李陸菲點頭,姚澤苦笑道:「所以你每次看到手腕的傷疤都會感覺很疼,這應該是心理作用引起的。」

李陸菲聽了姚澤這麼說,就有些擔憂道:「姚主任,我以後回去了,如果讓我男朋友看見我手腕的話……」

姚澤思緒一下,沉『吟』的道:「要不去磨皮吧,去專業的整容醫院應該可以消除傷疤的。」

李陸菲猶豫的道:「可是那得需要多少錢啊。」

姚澤道:「錢你不用擔心,我幫你出。」

李陸菲連連擺手道:「不行,不行,我怎麼能用你的錢。」

姚澤就真誠的道:「你就當給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吧。」

「姚主任,我真的沒有怪你意思,而且這個事情真和你沒關係。」李陸菲趕緊解釋道。

姚澤道:「間接的關係還是有,就讓我為你做點事情,這樣我的心會安穩一下。」

李陸菲道:「你已經為我做了很多事情了,難道不是嗎?」李陸菲朝著姚澤眨了眨眼睛。

姚澤趕緊朝著外面看了一眼,然後對著李陸菲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後道:「這個事情永遠的忘記掉,以後任何人都不要提起,知道嗎?」

李陸菲堅定的點頭,「絕對爛在心裡。」

……

下班以後,姚澤一如既往的去蔣晴晴那裡陪她,在蔣天正的運作下,蔣晴晴已經和他丈夫離婚,姚澤、竇可瑩,蔣晴晴三人圍坐在飯桌上,竇可瑩笑眯眯的端起杯子笑著對蔣晴晴道:「晴晴,可瑩姐祝你脫離苦海,重獲自由。」

蔣晴晴知道自己和那個不愛的丈夫離了婚,心裡還是蠻高興的,這樣自己就可以和姚澤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她就笑眯眯的端起杯子,道:「謝謝你,可瑩姐。」

竇可瑩抿了口紅酒,笑著道:「不容易啊,這麼多天,第一次聽你喊我可瑩姐。」

蔣晴晴尷尬的笑了笑,道:「雖然還沒想起你,但是以後會叫你可瑩姐的。」

竇可瑩抿嘴笑了笑,嫵媚的俏臉上微微泛起紅暈來,看來是酒量不太好,她把目光看向姚澤,道:「聽說你們領導出事了?」

姚澤點頭道:「在酒店被殺了。」官場之財色誘人503

竇可瑩已經聽自己父親提起過,倒是沒多大驚訝,只是對姚澤問道:「按理說,他又不是香港人,來這邊沒多久,應該不會和什麼人結仇才對啊,誰會和他有那麼大的深仇大恨,跑到酒店去殺他?「

姚澤咳嗽一聲,道:「就別再提這個話題了吧,吃飯的時候幹嘛說這麼承重的話題。」

竇可瑩悻悻一笑,道:「就是奇怪嗎。」

姚澤道:「沒聽說過好奇害死貓啊?」

竇可瑩嬌俏的朝著姚澤翻了給白眼道:「怎麼我感覺你心虛的像個兇手似的?」

姚澤剛抿一口白酒,聽了竇可瑩的話一口酒噴了出來,沒好氣的道:「可瑩姐,咱能不這麼開玩笑嗎?會死人的。」

竇可瑩見姚澤一副狼狽的模樣,頓時捂嘴嬌笑了起來,道:「我看你這麼心虛,該不會真是你做的吧?」

姚澤對著竇可瑩連連翻白眼道:「你忘記了,我們領導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們在一起吃飯啊。」

竇可瑩仰頭想了想,「也是啊,你沒有殺人動機,而且當時在和我們吃飯,那你會不會買兇殺人呢?」竇可瑩突然用她蔥鬱的食指指著姚澤,一副正經模樣的問道。

姚澤哈哈笑道:「可瑩姐,你是不是警匪片和古『惑』仔片看多了?這你都想的出來?」

蔣晴晴在一旁附和道:「姚澤才不會殺人呢。」

竇可瑩無奈的看了蔣晴晴一眼,道:「你這護的未免也太緊了吧?」

蔣晴晴不滿的對著竇可瑩哼唧兩聲。

正吃著飯的時候,秦海心的電話打了過去,姚澤接通後,笑眯眯的接通道:「海心啊,有什麼事嗎?」她見竇可瑩和蔣晴晴都望著自己,就悻悻的笑了笑,走下飯桌,去客廳的沙發上接電話。

秦海心在電話里有些焦急的問道:「姚澤,你想出辦法沒,再過三天我就要和於凌風結婚了,如果再不想出辦法,恐怕……」

姚澤道:「沒事的,到時候我去你的婚禮現場搶婚吧。」

「搶婚?」秦海心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說真的吧?」

姚澤解釋的說:「等搶婚之後,我會想辦法對付李恆德。」

秦海心擔憂的問道:「你有什麼辦法對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