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五百章必須死!

第五百章必須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12 00:22  字數:3864

姚澤回到賓館時見李陸菲的手提包落在了他的沙發上,就拿著包去隔壁李陸菲的房間敲了敲門。

房間中沒人回應,姚澤站在門口拿出手機打給李陸菲,隱約聽見房間中傳出傳出手機鈴聲,姚澤將耳朵貼在房門上,確實是有手機鈴聲,就掛斷了電話,又使勁拍了幾下門,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姚澤慌忙去一樓服務台喊來了工作人員,將李陸菲的房間打開,姚澤一個箭步沖了進去,瞧見衣衫不整的李陸菲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而她的手腕處有鮮血慢慢從裡面流了出來,打濕了一大片床單,姚澤只感覺天昏地暗,扭頭對著服務員吼道:「趕緊叫救護車。」

李陸菲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剛剛睡下的周大志,他披著衣服將門打開,瞧見李陸菲面無血色的被醫護人員用擔架抬了出來,周大志臉色瞬間變了。

姚澤趕緊從裡面跟了出來,瞧見周大志,姚澤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隨著醫護人員朝著樓下走去。

周大志在後面喊著姚澤,姚澤根本不予理會。

周大志回到房間後忐忑不安起來,沒想到晚上去玩了李陸菲這女人一次,竟然就想不開自殺了,難道自己真的猜測錯了,她不是那種女人?

周大志有些不放心,換好了衣服準備去醫院看看。

姚澤此時坐在搶救室外面的長凳上,臉色難看的很,他手裡捏著一張白紙,是李陸菲留下的遺言,姚澤剛才衝進李陸菲房間就看見了一張紙條和一個微型錄音機,錄音機裡面的內容姚澤已經聽過了,明白了李陸菲為什麼從來香港之後似乎變了個人似的,姚澤內心極其歉疚,如果不安排李陸菲和自己一起來香港,她也就不會被周大志那畜生凌辱……

姚澤眼睛變的通紅,眼眸中充斥著仇恨,第一次如此想讓一個人消失在這世界上。

即便是自己的仇人郭氏一家,姚澤都沒這麼痛恨過。

周大志汗流浹背的跑到醫院,瞧見坐在長凳上的姚澤,他抹了一把汗,搖晃著肥碩的身子走了過去,然後臉色難看的問道:「怎麼樣了,又沒有事?」周大志心裡其實希望李陸菲死了一了百了,他怕李陸菲搶救過來,自己的事情被她給抖露出去。

姚澤抬起頭冷冷的看了周大志一眼,然後冷聲道:「滾一邊去。」

被姚澤罵,周大志第一反應不是惱怒,卻是心虛的心裡一突,有些驚恐的想,「難道姚澤已經知道了?」

轉既他才意識到自己的面子被姚澤踐踏了,於是冷著臉,斥責道:「姚主任,你什麼態度,怎麼跟領導說話的,有沒有點規矩。」

「我讓你滾遠點!」姚澤咬牙切齒的站了起來,準備要對周大志動手。

周大志嚇的往後退了兩步,指著姚澤道:「你幹嘛,還想打領導是吧,反了你,姚澤我告訴,這次回去了我會把你的所作所為反應上去,你等著吧。」

姚澤對著周大志冷笑一聲,道:「請便,不過現在你馬上給我滾蛋,否則我會讓你變的半身不遂……」

「你……」周大志氣急,伸手怒指著姚澤的鼻尖。

姚澤陰森著臉一步步朝著周大志走了過去,這時聞訊趕來的周楠婷瞧見走廊裡面姚澤,趕緊小跑了過來,臉上帶著焦急之色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了,楠婷怎麼會這樣?晚上不還是好好的嗎?」周楠婷語音中帶著哭腔。

姚澤帶著仇視的往了周大志一眼,然後才扭頭對周楠婷道:「還在搶救,不知道情況怎麼樣,有什麼事情等手術結束了再說。」

周大志這會兒瞧見了周楠婷,就瞪大了眼睛,望著周楠婷道:「周楠婷你怎麼在香港?你家人到處在找你呢。」

周楠婷認識周大志,不過根本沒心情給周大志解釋,不耐煩的道:「我在什麼地方要你管,該幹嘛幹嘛去,走開!」他推了擋住她到的周大志一下,然後走到前面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連續被兩人無禮相待,周大志心裡的氣憤無以復加,惡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暗道:「這次回去了非得找機會整死你這小畜生。」然後就冷哼一聲,甩手離開了醫院。

姚澤和周楠婷一直在手術室外面等了一個半小時,手術才結束,周楠婷被醫護人員從手術室推了出來,姚澤趕緊沖了上去,對醫生問道:「怎麼樣了,病人有沒有生命危險?」

那名醫生摘下口罩,道:「已經度過危險期了,還好送的及時,在晚一會兒恐怕就……」

「病人剛剛搶救過來,現在和處於昏迷狀態,需要多休息,你們得留一人在這裡照顧她,最近幾天還得住院輸液。」醫生吩咐道。

姚澤趕緊點頭感謝,然後陪著周楠婷進了李陸菲的病房。

望著面無血色的李陸菲,周楠婷心裡一酸,眼淚忍不住嘩嘩流了出來,怕打擾到李陸菲,她緊緊的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姚澤拍了拍周楠婷的肩膀,輕輕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別哭的吵醒了陸菲。」姚澤看了李陸菲也是心酸不已。

「你在這裡照顧陸菲,我有些事情需要去辦一下,明天我給你們送飯,有什麼事情打我電話。」姚澤吩咐道。

周楠婷用手擦著眼睛,點了點頭,「你去忙吧,我會照顧好陸菲的。」

姚澤離開醫院後打車去了向成東和笑傲天住的賓館,瞧見姚澤臉色難看的很,向成東遞給姚澤一瓶易拉罐裝的啤酒,問道:「姚澤哥,你這是咋了?臉色這麼難看。」

姚澤接過啤酒打開,然後猛的灌了一口,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