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九十四章禽獸不如的小舅子

第四百九十四章禽獸不如的小舅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10 01:12  字數:3818

半夜時,一輛商務別克車乘著夜『色』朦朧時,將車子停在了李恆德家別墅附近的偏僻小道子里,車中坐著三人,不用說自然是姚澤、向成東和笑傲天三人。.cc

李恆德家的地址是姚澤詢問秦海心得來的。

得知姚澤要去李恆德家尋找證據,秦海心就讓秦月娥接電話,讓秦月娥給姚澤提供一點信息,畢竟秦月娥在李家住了十幾年,也是一直想要尋找當年李恆德謀害自己丈夫的證據,雖然沒能找到,但是多多少少應該有一些發現。

秦月娥得知得知姚澤要『夜訪』李恆德家後,趕緊囑咐的說道:「姚澤,你進去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李恆德那老混蛋陰險的很,在家裡裝了監視器,分別在院子里、客廳里、和書房三個位置,進去後先毀掉這些攝像頭,否則以後會給李恆德留下把柄,至於那些他犯罪的證據,說實話,這些年我也一直偷偷在尋找,可是一直沒找到,我懷疑那些東西他根本就沒有藏在家裡,或者根本已經銷毀了,如果真想打開缺口,我建議你去找當年給他開車的司機,這件事情他應該是知道內幕的,海心他爸爸被害死之後,李恆德全面掌管了中商集團,他那個心腹司機就從李恆德身邊消失了,我總覺得這個事情他可能知道些內幕。」

姚澤就問道:「秦阿姨,你知道那名司機的住址嗎?」官場之財色誘人494

秦月娥黯然的嘆息一聲道:「我如果知道早就找他了,也不至於落的現在這個局面。」姚澤剛要說話,她又搶著道:「對了,我知道那個司機的老家在什麼地方,好像就在咱們江平市下面的湯山縣,對就是湯山縣。」

「湯山縣?」姚澤微微一愣,而後就笑了起來,說道:「如果在湯山縣就好辦了,找這個人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不過我還是得去李恆德家找找看,也許能夠找出先什麼線索呢。」

秦月娥就點頭道:「找找可以,但是千萬記住,把攝像頭給毀掉,否則以後會出大事的。」

「好的,秦阿姨放心。」

……

「姚澤哥,我們現在就進去嗎?」向成東見車子挺穩後,對姚澤問道。(.cc最穩定,

姚澤點頭道:「現在就進,進去找找看,如果找不到什麼證據,就先離開,我們連夜趕到湯山縣去。」姚澤把向成東家裡安裝有攝像頭的事情告訴了向成東和笑傲天。

兩人笑了笑,向成東道:「這老傢伙真夠陰險的,在自己家還安放攝像頭。」

姚澤也不多廢話,囑咐道:「小心點,他家應該是有個保姆守門,別驚動了保姆,找不到就趕緊出來。」

兩人答應一聲,下車後,腳步輕盈的朝著李恆德家跑去,接近三米多的鐵門被向成東和笑傲天輕易的就給翻了過去,動作一氣呵成,瀟洒至極,姚澤見了不由得暗自讚歎。

大概是半個小時後,向成東和笑傲天折返回來,向成東坐到副駕駛位置,扭頭對後排的姚澤道:「整個別墅都翻了個遍,似乎沒什麼可以的東西,不過,我和傲天在李恆德卧室的床下面發現了一個保險柜,我覺得那裡面可能有你需要的東西,不過那老傢伙把保險柜和地面焊接在了一起,想要弄到手還需要一些特殊的工具才行。」

姚澤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先放在一邊,既然沒找到就算了,我現在有了新的線索,咱們馬上去湯山縣。」

三人風塵僕僕的趕到湯山縣的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姚澤給向成東和笑傲天安排在一家賓館住下,自己則開著車子去了『米高樂』酒吧看望李美蓮。

車子停在酒吧門口,姚澤見幾名保安圍在一起聊天,就走了上去,對著保安隊長笑道:「強子,李經理在嗎?」

保安隊長認識姚澤,一直以為姚澤是李美蓮的弟弟,見到姚澤一臉笑意的道:「沒在呢,姚哥這麼沒出現過,去什麼地方發財了?」

姚澤笑道:「瞎混唄。」又問道:「那你知不知她去了什麼地方?」

保安隊長對姚澤沒有隱瞞,將林萬山糾纏李美蓮的事情告訴了姚澤,然後道:「李經理應該是回家了吧,我看他是在躲著那個傢伙。」

姚澤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後急急忙忙的朝著李美蓮家趕了過去。

……官場之財色誘人494

林萬山在酒吧保安那裡吃了癟以後,心裡窩火,罵了李美蓮幾句婊子養的,然後心裡越想越不痛快,就翻出侄女林蕊馨的號碼,把電話打了過去。

林蕊馨此時正在學習的宿舍上網,見自己二叔電話打了過來,就接通後,語氣平淡的道:「二叔,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林萬山壓抑著心裡的火,擠出一絲笑意道:「蕊馨啊,最近過的怎麼樣?」

林蕊馨有些反感林萬山,當初自己父親死的時候她們母女兩窘迫的恨不得吃了上頓沒下頓不見他來關係,現在又跑來假惺惺是個什麼意思,於是就不耐煩的道:「一般般,死不了人。」

林萬山悻悻的笑了笑,站在街邊的樹下用手搓了搓臉,然後編著謊言道:「蕊馨啊,是這樣的,你爸臨死前有些東西放在我那裡,這些年一直給忘記了,這幾天想起來了,就打算送去給你們母女,我聯繫不上你母親,你把你家地址給我,我把你爸留下來的遺物給你們。」

林蕊馨聽是自己父親留下了的遺物,頓時就有些失去了應有的判斷,趕緊問道:「留下的什麼東西?」

林萬山臉上『露』出一絲陰笑,嘴上說道:「我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