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八十四章覬覦於家財產

第四百八十四章覬覦於家財產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06 01:07  字數:3755

秦海心和於凌風定下來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婚期在半個月後舉行,眼見著肚子越來越大,秦海心開始焦急不安起來,讓她打掉孩子比殺了她更難受,更何況姚澤已經說了,他想要這個孩子,如果自己瞞著他把孩子給打了,那他該有多恨自己。

「海心準備好沒?我們該出發了。」秦月娥站在秦海心卧室外面敲了敲門,問道。

秦海心穿了一件寬鬆一點的連衣裙,讓自己的肚子看上去不那麼明顯,而後推開門,對秦月娥說道:「我不想過去。」

秦月娥嘆了口氣道:「李恆德剛才打電話來了首發:,說這次必須去於宗光那裡。」

秦海心就怒聲道:「他憑什麼對我下命令!」

秦月娥摸了摸秦海心的臉,嘆息道:「你何必這麼糾結,若真是不想嫁給於凌風就和姚澤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我相信姚澤一定有辦法的,這孩子我知道,他做事冷靜沉穩,肯定會有辦法,你也不相信,他二十多歲做到了處級的位置,能是一般人嗎?」

秦海心被秦月娥說的有些動容,就開始猶豫起來,這是秦海心客廳茶几上的電話響了起來,秦月娥趕緊跑過去把秦海心的電話拿到了秦海心的卧室,道:「是姚澤打來的,別在猶豫了,告訴他吧。」

秦海心臉上帶著複雜情緒的接通,喊了聲姚澤,聲音一澀,差點沒委屈的流出眼淚來。

姚澤此時正在去秦海心家的路上,到了附近的超市,姚澤想給秦海心買些吃的東西,就打電話問她想吃什麼。

秦海心趕緊道:「姚澤,你別過來。」

姚澤詫異的問道:「為什麼啊?」

秦海心一臉的糾結之色,這幾天她在客廳找了很久都沒找到李恆德藏監視器的地方,他怕姚澤去她那裡被李恆德瞧見,心裡頓時糾結不已,一旁的秦月娥見了,就一把奪過了秦海心的電話。

秦海心瞪大眼睛,喊道:「媽你幹嗎!」

秦月娥拿著電話,寒著臉道:「你不說我來說。」她把電話貼在耳朵上,「喂,姚澤,是我,你秦阿姨。」

姚澤笑眯眯的道:「秦阿姨有什麼事情您說。」

秦月娥直接開門見山的道:「姚澤我們遇到麻煩了。」

姚澤聽了心裡緊張起來,趕緊問道:「秦阿姨,怎麼回事,趕緊說來聽聽。」

秦月娥就將李恆德監視秦海心,有拿懷孕的事情威脅秦海心的事情前前後後告訴了姚澤,要聽聽完臉色陰沉的厲害,想起前天李恆德請自己吃飯的場景,更覺得這個老匹夫可恨了。

「秦阿姨,事情我知道了,你把電話給海心吧,我和她說說。」

「哦哦,好。」秦月娥把電話趕緊遞給了秦海心。

秦海心接過電話,輕輕喂了一聲。

姚澤就有些責怪的道:「你這傻瓜,為什麼要瞞著我,你如果向他妥協了,他只會更加得寸進尺,他不僅不會放過我,還會拿那些所謂的證據要挾我。」

秦海心聽了就微微蹙眉,問道:「那該怎麼辦?」

姚澤道:「給我時間,我想辦法,一定在你和於凌風成親前把事情解決,再此之前你先穩住李恆德,不要露出了破綻。」

秦海心聽了姚澤的話,就和秦月娥一起去於宗光家。

由於秦海心懷了身孕不方便開車,李恆德讓司機把車子開到秦海心小區門口,等著兩人。

上了車,李恆德將煙扔出窗外,朝著秦海心肚子瞧了一眼,而後皺了皺眉道:「什麼時候去打孩子?你現在穿這種衣服還能瞞騙一時,但是再過段時間怎麼騙,你必須最近馬上把孩子給打了,然後準備半個月後嫁到於家去。」

秦海心冷聲道:「這些不需要你來說,我知道怎麼做。」

李恆德冷哼一聲,暫時需要秦海心極力配合,也就不和她爭鬥了。

車子在於宗光豪華別墅門口停了下來,有傭人為李恆德打開大門,讓他把車子開了進去。

裝修的金碧輝煌的於家別墅擺放著各種奇珍異玩不下百件,價值更是高達數億,李恆德觀賞著於宗光書房的珍品,對著於宗光嘖嘖聲的感嘆道:「老於就是大土豪啊,這些東西的價值恐怕破億了吧?」

於宗光笑著點頭,道:「很多東西都是有價無市的,如果你喜歡,等海心嫁到我這本來了,這裡面的東西你隨便挑兩樣去玩。」

「真的?」李恆德笑眯眯的道。

於宗光點頭,哈哈笑道:「當然,我是開玩笑的人嗎!」

李恆德笑著和於宗光說了聲謝謝,而後對於宗光問道:「對了,於乾最近有消息了嗎?」

聽李恆德提起於乾,於宗光頗為頭疼的嘆氣道:「前段時間這兔崽子倒是打了個電話回來,說是錢了賭債,被高利貸逼的外逃了,這混帳東西真是個逆子,從小就不學好,長大了還這麼不省心。」於宗光提起於乾滿肚子的火氣。

李恆德倒是沒想到抓於乾之前,於乾竟然還給於宗光報過平安,這下他更新安心的把於乾給關押起來了。

李恆德將手裡的一個陶瓷古董放下,然後拍了拍手,對著於宗光問道:「凌風結婚他能趕回來嗎?」

於宗光搖頭道:「誰知道,這幾天聯繫不上他,打電話總是關機,哎,不提他了,提他都是火氣。」

兩人坐在沙發上,於宗光給李恆德倒是茶水,而後坐在他身邊,說道:「明海的案子有進展了嗎?」

李恆德搖了搖頭,臉上露出傷痛之色的道:「還沒有,照現在這個速度,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查出真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