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八十二章失憶的蔣晴晴

第四百八十二章失憶的蔣晴晴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06 01:07  字數:3810

各『色』佳肴上齊,李恆德讓女服務員退出去,專門起身給姚澤滿上酒又笑著對蔣晴晴道:「蔣小姐也來點吧?」

蔣晴晴也不客氣,含笑的點頭道:「好的。」

姚澤就笑道:「女孩子喝什麼酒啊,你還是喝牛『奶』吧。」他見識過蔣晴晴的酒量,真不咋地,怕蔣晴晴喝醉了就撒酒瘋,就勸阻她喝酒。

李恆德就笑著道:「就喝一點應該沒事的。」

蔣晴晴俏麗的臉蛋一副希冀的望著姚澤。官場之財色誘人482

姚澤苦笑不已,心想受傷之後咋成個酒鬼了?

「那就喝一點吧。」姚澤點了點頭,笑道:「我怕你酒量不好,喝多了鬧事。」

蔣晴晴笑眯眯的道:「不會啦,我酒量很好的。」

姚澤一臉的黑線,他見識過蔣晴晴的酒量,一瓶啤酒都能喝的七暈八素的主,就交代道:「你還是少喝點,待會兒我可不想把你背回去。」

李恆德給自己倒滿酒,然後笑眯眯的站了起來,說要敬姚澤和蔣晴晴,姚澤心想這傢伙表面工作確實做的很好,當了這麼多年的商人,待人處事上肯定有自己的一套,姚澤也謙虛的站了起來和李恆德碰了一下杯子,李恆德輕輕抿了一口,笑著道:「姚主任,酒咱們隨意啊,我酒量差的很,喝多了多少,姚主任喝好就行。」

姚澤點了點頭,坐了回去,然後笑著問道:「李老闆到香港來是公幹還是?」

李恆德夾了點菜放進嘴裡嚼了兩下,而後點了點頭,才對姚澤道:「主要目的是來參加我女兒秦海心的婚禮,這次要目的嘛就是打理這邊的分公司。」李恆德又敬了姚澤一下,然後悠悠的說道:「到時候姚主任如果沒走,記得來參加我女兒的婚禮哦。」

姚澤臉『色』微微一變,心裡越發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心裡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姚主任怎麼了?臉『色』有些難看啊,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李恆德見姚澤臉『色』微微變了,頓時在心裡冷笑,嘴巴卻一團和氣的問道。

姚澤搖了搖頭,出聲道:「沒事。」他把就端了起來,道:「如果秦小姐結婚,我一定回去。」姚澤把一定兩次略微加重,去幹嗎就不一定了,也許是去搶婚呢?

李恆德笑眯眯的和姚澤碰了一下,道:「那我到時候給姚主任發請帖。」

姚澤有意噁心李恆德,將杯子放下後,一臉關切的道:「李先生,明海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香港這邊治安真是太差了,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怎麼能出現在明海身上,當初在海平的時候還和明海一起喝過酒,人很好,真是可惜啊,李先生一定要保重身體,爭取早日抓住兇手,給明海討回公道啊。」

李恆德聽了姚澤的話,果然臉『色』變的極其難看起來,他放下筷子,沒了食慾,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對姚澤道:「兇手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不能為我兒子報仇,我李恆德這五六十年算是白活了。」他起身對著姚澤說了句抱歉,我去下洗手間,然後轉身出了包廂。

姚澤望著李恆德的背影,冷哼一聲,「老狐狸,你這種無恥之極的人最終是不得善終的,人在做天在看!」

蔣晴晴夾了一個基圍蝦放在盤子里,然後開始撥殼,將撥好的肉夾給姚澤,輕聲道:「給你吃,這個很好吃的。」

姚澤輕輕捏了捏蔣晴晴嫵媚俏麗的臉蛋,道:「還是晴晴最好。」

蔣晴晴俏麗一紅,然後疑『惑』的對姚澤問道:「剛才那人是不是生氣了?」

姚澤將蔣晴晴剝給自己的基圍蝦放進嘴裡嚼了兩下,而後撇嘴道:「生氣了我才開心呢。」

蔣晴晴不解的問道:「你們不是朋友嗎?」官場之財色誘人482

姚澤道:「誰跟他是朋友。說是朋友,還不如說是敵人。」

蔣晴晴更加『迷』糊了,就放下筷子,問道:「是敵人為什麼他還要請你吃飯?」

姚澤就笑著道:「看過鴻門宴沒?」

蔣晴晴所有的記憶都給忘光了,自然不記得,就輕輕搖頭。

姚澤苦笑不已,對蔣晴晴頗為無奈,「這麼說吧,簡單的說,他請我吃這頓飯並非出於好意,估計是想什麼陰招害我呢。」

蔣晴晴就道:「這個老頭怎麼這麼壞,那我們趕緊走吧。」說著話,她拿起自己的皮包就要走。

姚澤翻了個白眼,將她拉回到座位,沒好氣的道:「怕什麼,暫時他還對我造成不了威脅,還有,你爸可是香港政務司司長,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人物,有他罩著,怕啥啊。」

蔣晴晴就抿嘴笑了笑,輕聲細語道:「我的父親這麼厲害呀?」

「當然。」姚澤笑了笑,道:「除了行政長官,就數你爸最大了,不過前些年政務司司長的職權被削弱了,否則那可是手握重權的頂級官員。」見蔣晴晴一臉茫然,姚澤就笑著比喻道:「簡單點解釋,放在古代,你爸就比皇帝低了一個級別,和宰相差不多,宰相知道?」

蔣晴晴笑眯眯的道:「反正就是第二大?」

姚澤一臉無奈,苦笑道:「可以這麼理解。」

蔣晴晴一張嫵媚的俏臉頓時就笑靨如花,開心的和孩子似的,她低聲對姚澤道:「要不讓我爸幫你把這個老頭搞定吧。」

姚澤好笑的點了一下蔣晴晴的額頭,「你當這是古代?可以子虛烏有?做什麼都得證據,即便權利再大也不能『亂』來,一切都得按法律辦事的。」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李恆德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臉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