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八十章黑道大哥之死

第四百八十章黑道大哥之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04 23:09  字數:4035

陳光毅壓住小虹正賣力的運動著,速度越來越快,小虹眯著眼睛,配合著陳光毅的動作嬌媚的喘息著,一直胳膊靜靜的伸了出去,伸到了床邊,將手放進了籃子裡面,然後摸到那把匕首,正當她要拿出來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嘈雜之聲,原來是羅菲爾和黑寡婦找尋了過來,和阿離斗在了起來。

聽到外面的打鬥,小虹手一哆嗦,又將匕首給鬆了開來,陳光毅雖然聽到外面的動靜,可是此時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他沒有被外面所影響,繼續朝著小虹身後賣力的開墾。

外面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大,陳光毅的節奏也越來越快,伴隨著一聲低沉的怒吼,陳光毅腰身猛的向前一挺,接著便是一陣哆嗦,然後無力的癱軟在了小虹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一下子被推開,阿離快步從裡面走了進來,然後趕緊將門反鎖上,對著趴在小虹身上的陳光毅道:「那幾個僱傭兵殺來了,現在被阿信他們幾個拖著,快跟我走。」

陳光毅聽了連忙點頭,就在這時房門嘭的一聲被踹開,阿離怕陳光毅遇到危險,直接迎上了追趕過來的羅菲爾和黑寡婦,這時陳光毅守在外面的小弟也趕了過來,這一打鬥也惹得小虹驚恐的尖叫不已。

陳光毅道:「沒事,別怕有我在。」

旁邊一團人斗在一起,阿離擋住羅菲爾,幾名小弟拖著黑寡婦,陳光毅便沉著臉去穿衣服,然後護著小虹道:「從二樓跳下去,距離不高不會有事的。」

小虹驚恐的點頭,將自己衣服穿好,然後乘陳光毅不注意的時候將匕首偷偷摸到了手裡。

陳光毅護著小虹到窗戶邊,然後對小虹道:「我先跳,然後到下面護著你。」

他讓小虹站在一旁,自己走到了窗戶邊,朝著下面往了幾眼,下面是賣水果的攤位,剛好有用布搭成的棚子,陳光毅臉上一喜,正準備告訴小虹時,只感覺背後一陣刺痛,他不可思議的轉過身去,見小虹手握著匕首,一臉的陰冷之色,鮮血從他背部溢了出來。他臉色難看的問道:「為什麼?」

小虹冷聲道:「想知道為什麼?你還記得陳華南嗎?」

陳光毅忍著痛,驚詫道:「你是陳華南的女兒?

「猜對了,去陰曹地府向我爸懺悔吧。」小虹再次把匕首朝著陳光毅刺了過去,陳光毅趕緊搶先一步握住了小虹的手腕,小虹如同發瘋了一般,拚命的朝著陳光毅刺去,拚命的力氣不容小覷,而且陳光毅剛才發泄完,又受了重傷被小虹推到了窗戶邊上,吃力的握住小虹的手腕,不讓她的匕首在往前。

「小虹你聽我解釋,你爸他不是我害死的,真的……」陳光毅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了,他憋紅了臉,對著小虹解釋道。

小虹仍然沒有放棄的意思,再次加大了力氣,咬牙切齒的道:「你當我是傻子,事情我都已經清楚了,當年就是你謀害了我父親,才得到了如今的勢力和地位,當年我爸是怎麼待你的,而你又是如何報答他的?你這畜生,我要殺了你!」

小虹怒急,猛的一抬腿,膝蓋直接朝著陳光毅下身磕去。

「啊!」這猛的一下差點讓陳光毅疼的暈死過去,他躬曲著要,癱倒在地上,雙腿緊緊夾著下身,表情變的扭曲起來,一張肥碩的老臉上滿是汗珠,小虹冷笑一聲,頓了下去,用匕首在他臉上划了一刀,鮮血順著他的臉流到了嘴角,澀澀的感覺,陳光毅有些絕望了,自己的結局竟然是死在一個女人手裡。

那邊,阿離聽到陳光毅的慘叫,想要去救援卻被羅菲爾死死的拖住,羅菲爾見那女人馬上就要得手,心裡高興不已,沒想到事情會出現這種轉機,「你想去就陳光毅嗎?」羅菲爾笑了起來,「我不會讓你脫身的。」

「下去跪在我父親面前請求他的原諒吧。」小虹猛的抬起手,匕首直接朝著陳光毅的胸口刺去。

噗的一聲,匕首全部沒入了陳光毅的胸口,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白色體恤,他死死的握住胸口的匕首,一臉不甘心的望著小虹,臉色漸漸變的慘白起來,眼神也變的失去光澤,直到眼皮無力的垂下去後,小虹探了探他的鼻息,確定他死了之後,才站了起來,踢了陳光毅的屍體一下,然後不管那邊打鬥的人,爬上了窗戶,朝著水果攤的棚子上跳了去,落地地面上雖然摔的有些重,但她顧不了膝蓋和手臂上的擦傷,在形容錯愕的眼神中,狂奔向對面的街道,消失在了茫茫人群中。

羅菲爾見到了女技師殺陳光毅的過程,見陳光毅身邊溢出一大灘血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知道任務已經完成,就連忙對一旁和幾人打在一起的黑寡婦道:「趕緊扯。」

阿離紅著眼,怒視著羅菲爾道:「想走,沒那麼容易。」

「你攔不住我的。」羅菲爾笑了笑,猛的一記掃腿,趁阿離推開直接,他趕緊往後退去,踹開纏著黑寡婦的阿信,然後拉著黑寡婦就朝著外面蹦去。

阿信原本要追出去,但是被阿離叫住了,「別追了,趕緊叫救護車看看還能不能把陳爺搶救過來。」

「可是……」

「可是什麼,趕緊去,現在當務之急不是報仇,先救陳爺。」

「哎……」阿信重重嘆息一聲,拿出電話去撥打救護車。

到醫院的時候陳光毅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屍體都已經變冷,阿信痛苦的揣著牆壁道:「我要給陳爺報仇。」阿信跟了陳光毅數十年,倒是對陳光毅有很深的感情。

阿離問道:「你知道是誰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