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七十七章失去記憶

第四百七十七章失去記憶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10-04 04:33  字數:3520

蔣天正去病房看了蔣晴晴,見她臉色雖然蒼白但是呼吸均勻,才徹底放心下來,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剛才開著會,接到電話,丟下一大推人跑到醫院來,這會兒得趕回去,於是就拜託竇可瑩暫時幫著照看蔣晴晴,然後匆匆的離開醫院。

竇可瑩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摸了摸蔣晴晴蒼白的俏臉,輕聲道:「我和她認識二十年了,雖然見了面總是拌嘴,但是誰也不知道我們感情有多深。」這話是說給一旁的姚澤聽。

姚澤聽了靜靜點頭,問道:「蔣姐老公是個什麼樣的人?」

提到徐鵬程,竇可瑩臉色黯然下來,徐鵬程和於乾何嘗不是一種貨色,她有些傷感起來,蔣晴晴和她一樣,倒是感情上的失敗者,竇可瑩語氣冷漠的道:「他不配做人,是個禽獸。」

姚澤默然。

竇可瑩就道:「你有事就先去忙吧,這邊有我,沒什麼問題的。」

姚澤確實是丟下手頭的工作趕過來的,見蔣晴晴沒事,他原本打算偷偷問問是不是他們之間的事情被她老公發現了,但是見蔣晴晴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於是就朝著竇可瑩點了點頭,道:「等她醒了告訴一聲。」

竇可瑩笑了笑,點頭道:「你趕緊去忙吧。」

……

徐鵬程此時躲在了父親家裡,希望他父親能幫他出主意。

徐鵬程的父親在香港商界也是屈指可數的大富豪,家族產業比於家也差不到哪裡去,此時見兒子闖了這麼大的禍徐雙江也頗為頭疼,他坐在別墅客廳的沙發,嘴裡含著巴西雪茄抽了兩口後,嘆氣道:「以前就說過,結了婚就別在外面鬼混了,現在倒好,惹出這麼大的事情來,這次蔣晴晴怕是和你離定了,這離婚也就算了,恐怕他父親蔣天正不會善罷甘休,他女兒差點被你弄死,以他的脾氣,他不撕了一層皮下來會罷手?」

徐鵬程一臉焦急的問道:「那……那我該怎麼辦啊?」

徐雙江微微蹙眉,沉默一會兒後,沉聲道:「你得馬上離開香港,先去法國你母親那裡躲一陣子吧,等風平浪靜了再回來。」

「也只能這樣了。」徐鵬程趕緊點頭,然後又問道:「爸,如果蔣天正找你要人,你該怎麼應對?」

「什麼怎麼應對,你回來過嗎?」徐雙江問道。

徐鵬程立馬了解父親的意思笑了笑,搖頭道:「沒回來過。」

徐雙江笑了笑,將雪茄塞進煙灰缸,然後拿出電話給公司秘書幫著給徐鵬程訂去法國的機票。

蔣天正是什麼人,在香港政界跺跺腳都得地震的存在,摸爬滾打多年老謀深算自然不會讓徐鵬程鑽了空子,他開完會後直接讓警局派出三名警察跟著自己去徐雙江那裡抓人。

蔣天正到徐雙江的別墅時,徐鵬程正準備離開,聽到敲門聲,保姆本來打算去開門,徐雙江趕緊制止住,然後走到門口從貓眼裡面看了一眼,頓時就變了臉色,趕緊朝著自己兒子使了使眼色。

徐鵬程會意父親的意思,頓時嚇的臉色蒼白,趕緊朝著別墅二樓跑去,等徐鵬程躲了起來,徐雙江才笑臉相迎的將門打開,然後笑眯眯的道:「什麼風把親家你給吹來了。」

蔣天正沒給徐雙江好臉色看,冷哼一聲,沉聲問道:「徐鵬程人呢?」

徐雙江愣了一下,道:「他沒回來啊,怎麼呢?這小子有闖禍了?」

「少給我裝蒜。趕緊把人給我叫出來。」

徐雙江還是一副笑臉,「親家,你這話說的,我裝什麼蒜啊,人真不在我這裡。鵬程闖什麼禍了跟我說說看。」

蔣天正冷著臉道:「今天上午一個陌生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女兒在家裡出事了,我想,那個打電話的陌生人是你指使的吧,你兒子差點把我女兒害死,驚嚇之下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你,然後你讓他先離開家,你又派人通知我晴晴在家出事的事情,別以為這點小伎倆我不知道。」

被蔣天正猜中,徐雙江沒有什麼驚訝,只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快找了過來,臉色不變的笑著道:「我真不知道這事,鵬程這個混蛋竟然干出這種事情來,若是我見到他,一定把他帶到你那裡去,任憑你處置。」

「不用了。」蔣天正冷哼一聲,然後對著身後的兩名警察揮手道:「給我搜。」

「天正,你……你這是幹嘛!」徐雙江見蔣天正要搜人頓時堵在了門口不讓警察進去。

蔣天正道:「不幹什麼,既然你說你兒子不在這裡,那就讓我搜,如果搜不出來人我給你道歉。」

「你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好歹我們是親家,難道一點情面都不顧及了?」徐雙江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蔣天正冷哼一聲,「親家?從現在開始已經不是了。給我搜,誰攔著就以妨礙司法辦案給抓起來。」

三名警察答應一聲,將堵在門口的徐雙江推開,衝進了別墅裡面。

「你們……你們幹嘛,還有沒有王法了。」徐雙江怒視這幾名衝進去的警察,而後臉色陰沉的望著蔣天正道:「非得把兩家的關係搞的如此惡劣?」

蔣天正聽了徐雙江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一臉鄙夷的望著徐雙江,道:「你不覺得你說話很有意思么?你好意思和我說這話嗎?躺在醫院裡的不是你兒子,是我女兒!如果事情反過來,你兒子被我女兒傷害,躺在醫院,你可以無動於衷?」

「你憑什麼說事情是我兒子乾的?」

蔣天正冷聲道:「我自然有證據,無需你操心。」

很快,警察在二樓徐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