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六十三章好事被打斷

第四百六十三章好事被打斷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28 02:41  字數:3533

「為什麼不要啊?」姚澤笑眯眯的從後面輕輕摟住秦海心的腰身,然後嗅了嗅她秀髮上的淡淡幽香,心中一片安寧。【

秦海心輕輕掙扎兩下,掙扎不開也就由著姚澤,只是除了喝醉酒那次,兩人從來沒有這麼親密過,秦海心有點羞澀,咬了咬唇,用胳膊肘輕輕撞了姚澤胸膛一下,道:「小心我媽進來看見。」

姚澤笑眯眯的咬著秦海心的耳根調笑道:「看見就看見唄,反正你媽都知道你懷我孩子了,還怕被她看見我抱你?海心,當時為什麼不和我商量呢?非得把我給灌醉了那啥,你和我商量我也會從了你嘛,白白的浪費了和你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姚澤一臉鬱悶的模樣。

秦海心俏臉紅到了耳後根,低著頭悻悻道:「知道你是這樣的人,當時也就不費那麼大的勁了。」

姚澤聽了頓時就不幹了,用嘴唇噙住秦海心的耳垂,然後將手『摸』到了秦海心絲質睡衣的大腿上,輕聲道:「把話說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是你睡了我好么?怎麼反倒過來好像我欺負了你一般。」官場之財色誘人463

「本來就是你欺負了我。」秦海心腦袋斜了一下,不讓姚澤作怪,羞紅著俏臉,道:「誰知道你這麼可惡,被灌到了還能……還能使壞,第一次都快被你……」說道這裡,秦海心羞的厲害,不敢再往下說了。

姚澤明白秦海心說的意思,一臉懊悔道:「事後我竟然什麼都不知道,這就好比豬八戒吃人蔘果,什麼味道都沒償出來。」

聽了姚澤的比喻,秦海心咯咯嬌笑起來,然後輕輕推開身後的姚澤,坐在床邊,幽聲道:「你小心點,小心傷著孩子。」

姚澤悻悻笑道:「我有分寸,傷不了咱們的孩子。」

他死皮賴臉的挨著秦海心坐下,然後道笑眯眯的道:「那啥,你初吻還在么?」

秦海心被姚澤問的微微一愣,旋即害羞的點頭,那曉得姚澤一下子捧住了她的俏臉,在她『露』出驚訝表情的同時,姚澤嘴巴一下子湊了上去,吻上了那濕濕潤潤的柔軟之上。

「嗚嗚……」

秦海心嗚咽兩聲,象徵『性』的推了姚澤兩下,雙手就摟住了姚澤的脖子,然後癱軟在了姚澤懷裡,帶著青澀的表情回應著姚澤的親吻。

姚澤將舌頭伸進秦海心嘴巴里,然後輕輕的攪拌著,秦海心開始還有些不適應,躲避著姚澤不老實的舌頭,姚澤就望著秦海心,笑眯眯的道:「乖,把舌頭伸出來。」

秦海心羞紅著臉,道:「好噁心。」

姚澤望著秦海心嫵媚的臉蛋以及光澤濕潤的紅唇,咽著口水道:「不噁心,你的什麼都不噁心,快伸出來,我要親。」

秦海心被姚澤說的動情,就微微閉上美眸,含羞的輕輕張開嘴巴,將粉嫩濕潤的小紅舌伸了出來。

姚澤望著秦海心含羞帶俏的伸出舌頭的小模樣,捧著她的俏臉,將她伸出的小舌頭輕輕含住,動情的吸.允起來。

良久,兩人才喘息的分開,姚澤下面已經高高的頂起一團,秦海心注意到姚澤的變化,羞澀的睨了姚澤一眼,道:「沒想到你竟然這麼不老實,虧我以前還以為你是正人君子。」

姚澤悻悻的夾住雙腿,使得下面頂起的不那麼明顯,而後笑道:「後悔了?」

秦海心一副幽幽的模樣,道:「後悔有用嗎?」她懊悔的道:「真是奇怪了,明明……明明沒有弄進去,怎麼就懷上了。」

姚澤撇嘴道:「誰讓你之前不做好安全措施,現在感覺委屈了?」

秦海心笑道:「倒不是後悔,只是感覺奇怪。」

姚澤翻白眼道:「這太正常不過了,不做安全措施懷孕的幾率很大,雖然最後沒有弄進去,但是在做那事的過程中,其實已經溢出一些了,所以……」姚澤不懷好意的笑了笑,「白白的撿了個大美人回家,以後一定要感謝我的兒子。」官場之財色誘人463

秦海霞掐了姚澤一把,啐道:「沒個正經,如果是個姑娘呢?」

姚澤輕輕將秦海心摟住,柔聲道:「姑娘我也喜歡。」

他下面頂住了秦海心的大腿,硬邦邦的,秦海心羞澀的道:「難受嘛?」

「啥?」姚澤疑『惑』的問道。

秦海心紅著臉伸手指了指姚澤下面頂起的一團。

姚澤尷尬笑道:「憋著當然難受。」

秦海心咬了咬唇,不敢看姚澤,只是低著頭輕聲道:「我懷孕了,不能做那事,要不……要不用手幫你吧。」

姚澤心虛的看了一眼門口,「可以嗎?」

秦海心羞澀的點頭,「去把門反鎖起來。」

姚澤興奮的跑去將門從裡面反鎖了,然後再次坐回到秦海心身邊,笑眯眯的道:「你幫我脫吧。」

秦海心幽怨的睨了姚澤一眼,白皙的小手伸到了姚澤褲襠處,然後拉開了牛仔褲的拉鏈,心裡有些緊張的將手給伸了進去,姚澤的粗壯堅挺讓秦海心漲紅了臉,心裡加快了跳動,緊接著呼吸也有些不順暢起來。

「海心……」姚澤動情不已的喊了一聲,秦海心正準備脫姚澤的內褲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接著秦月娥在外面道:「我給你們削了蘋果,出來吃吧。」

秦月娥就是怕兩人**的在一起,幹了什麼事情,影響到胎兒,所以才故意去敲門。

秦海心聽到母親的聲音,嚇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於此同時從床上站了起來,羞紅著臉鋝了鋝劉海,對著門口道:「知道了。」然後又對著姚澤『露』出一個無奈有俏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