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五十五章一隻烏龜

第四百五十五章一隻烏龜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23 00:45  字數:3446

於乾陰沉著臉,望著一臉戾氣的阿離,問道:「你什麼意思,想要囚禁我?」

阿離冷漠一笑,朝著於乾全身上下打量一眼後,淡然的道:「是又怎麼樣?」

於乾臉『色』有些難看,問道:「是不是陳老讓你這麼乾的?」

「隨你怎麼想,我的任務只是讓你呆在這裡,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請吧。」於乾指了指別墅,讓於乾進去。

於乾無動於衷的站在別墅門口,見兩名保鏢凶神惡煞的走了過來,他有些慌神,對著阿離道:「我要見陳老。」官場之財色誘人455

阿離走到於乾身邊,將手放在了於乾的肩膀上,於乾神經一下子提了起來,生怕阿離動手,好在阿離只是拍了拍於乾的肩膀,沒有要對他用暴力的意思,只是出聲說道:「時候到了陳老自然會見你,你就安心的住在這裡,好吃好喝的不會虧待你。」

兩名保鏢上前收繳了於乾的手機,然後將於乾安排在別墅二樓的房間軟禁起來。

李恆德的人跟著於乾到了陳光毅的別墅區後,在附近將車子停下,那名外籍男子再次撥通了李恆德的手機,報了自己的位置,在李恆德的打聽下,知道了香江別墅住著一位香港黑道的大佬,李恆德臉『色』陰沉的難看,這個時候於乾去找那個陳光毅,李恆德似乎猜測到了什麼。

他咬牙切齒的吩咐道:「給我盯緊,不要讓於乾給我跑了,人手不給我會再給你們找些幫手,我的耐心已經用完了,等於乾出來了,你們直接把他給我綁了,嚴刑『逼』供」

……

原本姚澤晚上約了秦海心一起吃晚飯,可是臨時有些任務需要加班一陣子,於是打電話去給秦海心歉意的解釋了一下,沒想到秦海心直接要姚澤報地址。

姚澤微微愣了一下,問道:「你該不會是要過來找我吧?」

秦海心抿嘴笑道:「你不方便?」

姚澤啃著蘋果,將蘋果核以一個投籃的姿勢扔進垃圾簍,然後笑著回應道:「沒有什麼不方便,你如果想過來就過來吧,不過距離有些遠,在大嶼山這邊。」

秦海心笑著道:「好的,具體位置發到我手機上,我給你送飯去。」

「對我這麼好?」姚澤隨口說了一句,卻是把秦海心的俏臉說的緋紅。

正打著電話,周大志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姚澤見了就和秦海心交代一聲匆匆掛斷電話,姚澤對周大志反感的很,只是擠出一點笑容,問道:「周廳長有什麼事情嗎?」

周大志將一份文件遞給姚澤笑著道:「這份文件是昨天晚上蔣秘書送來的,我看過了,裡面有一些專家提的意見,你也看看吧,作為東道主的意見咱們能採納的就給採納了吧,否則會引起他們的不滿。」

姚澤雖然討厭周大志,但是在官場浸『淫』幾年,早就學會了喜怒不形於『色』,對於周大志的厭惡,姚澤只是放在心裡,聽了周大志的話,姚澤搖頭道:「如果建議的合理咱們當然可以採納,但是如果不合理,即便是他們翻臉也不能採納,這是原則問題,大的立場上我們不能妥協,否則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更是對三個農改試點的百姓不負責任。」

周大志被姚澤當面反駁,臉上有些掛不住,但是礙於兩人之間相處的還算『融洽』,周大志將這口氣忍了下去,擠出笑的點頭道:「當然,肯定得在合理的情況下協商嘛,我看過了,他們的建議還是不錯的,你先看吧,有什麼事情我們在一起商量。」周大志看了姚澤一眼,然後朝著屋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又轉過身,望著姚澤,臉上看不出什麼波動的問道:「李陸菲今天沒過來?」

姚澤搖頭道:「她請假了,說是身體不舒服。」

周大志怕李陸菲『亂』說話,就又折返了回來,試探的問道:「她只是說身子不舒服嗎?有沒有什麼問題,咱們把人帶到香港來就得保證她平安無事的回去才行啊。」

姚澤見周大志眼神飄忽,心裡更加斷定了之前的猜想,心裡陰沉的有些厲害,臉『色』有些僵硬的道:「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年輕姑娘貪玩,借口生病跑出逛街也沒一定。」

周大志從姚澤的話語中聽不出什麼別的味道,暗自思忖李陸菲應該沒有將那事說出去,於是稍稍安心,對著姚澤笑了笑,道:「那你忙吧,我去前面的農莊看看。」官場之財色誘人455

周大志走後,姚澤的心情變的糟糕起來,想著李陸菲可能遭受的苦難,姚澤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沒了看那些專家建議的興緻,隨手將文件扔在一旁,心裡開始思量,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般,該怎麼處理這個事情,裝不知道?

姚澤斷然不是那種人,人是她帶到香港來的,如果真的受了屈辱,姚澤肯定是不會坐視不理,姚澤從來沒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但是也不是什麼壞人,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即便是領導,也沒有迴旋的餘地,姚澤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多情,事情既然和自己扯上關係,即便他是農業廳的副廳長,姚澤和他鬥上一斗。

正當姚澤心情沉悶的時候,辦公室外面一陣嘈雜聲引起姚澤的注意,他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走到門外,見許多村民不約而同的朝著大嶼山的海邊趕去,就對著從人群堆里回來的同事文畢秋問道:「小秋,前面發生什麼事了?」

文畢秋是農業廳發展處的科員,大學畢業兩年,一直混在發展處,聽說發展處一科的科長馬上就要被他取代,姚澤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