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五十四章狐狸精和綠帽

第四百五十四章狐狸精和綠帽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21 00:55  字數:3691

姚澤掛斷電話後,吃著魚丸的蔣晴晴抬頭看了姚澤一眼,一副吃醋模樣的問道:「你女朋友?」

姚澤重新坐回到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道:「你可以這麼認為。」

蔣晴晴光著腳丫披散著頭髮下了床,走到姚澤身邊坐下,一臉媚笑的問道:「那我算什麼?」

「炮友。」姚澤很確定的說道。

蔣晴晴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你確定你把我當成炮友了?」官場之財色誘人454

姚澤反問道:「難道不是么?咱們在剛認識,沒感情的情況下發生了關係,不是炮友是什麼?」

「誰說咱們沒感情,你難道不喜歡我嗎?」蔣晴晴嫵媚的臉蛋再次『露』出了嬌柔的媚笑,側臉貼在姚澤的胸口,出聲道:「我已經把你當我男朋友了。」

「厚臉皮,你有老公好么。」姚澤眼皮子一抬,翻了個白眼。

蔣晴晴將手放在了姚澤的大腿處,來回的撫『摸』著,嘴裡出聲道:「我這不是要離婚了么,離了婚我要做你的女朋友。」

「想都別想,我害怕你。」姚澤斬金截鐵的道,

蔣晴晴問道:「你怕我什麼。」

姚澤道:「怕你給我戴綠帽。」

「我不是那樣的人。」蔣晴晴一副可憐模樣的望著姚澤。

「你怎麼不是了?現在不就是在給你老公戴綠帽了么?」

蔣晴晴嘆了口氣,幽幽道:「隨你怎麼說吧,反正我只是為了報復他,所以才讓你得了便宜,否則我是不會出軌的。」

姚澤笑道:「但是不管怎麼樣,你已經出軌了,是不是事實。」

蔣晴晴咬牙切齒道:「是。」

「那不就結了,我怕你以後為了報復我也給我戴綠帽,所以,還是算了吧,你去禍害別人去,別找我。」

蔣晴晴***的小手慢慢滑入姚澤大腿內側,輕輕捏住了姚澤褲襠里的一團,然後笑靨如花的把手裡的一團由軟變硬的傢伙『揉』了『揉』,聲音嬌媚的道:「信不信我讓你變成太監。」說著話,她手上的力氣變大了一些。

姚澤下面已經堅挺,所以蔣晴晴捏起來並不那麼疼,他板著臉,道:「你這狐狸精不把你治的服服帖帖的老子跟你姓。」

姚澤一個側身,將蔣晴晴撲倒在沙發上,只穿著白『色』襯衣的蔣晴晴被姚澤粗暴的掰開了雙腿,今晚第三次要了她,即便是很多年後,蔣晴晴回憶起和姚澤的這一晚,仍然覺得是人生中最歡樂和瘋狂的一夜……

直到第二天姚澤去了大嶼山的工作點才聯繫秦海心,昨晚上原本準備打給秦海心問問情況,誰知道向成東的電話讓他把此事後拋在了腦後,和蔣晴晴一夜瘋狂之後,姚澤感覺體力似乎不如從前那般堅挺了,稍稍有些疲憊的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掏出手機翻出秦海心的號碼撥了過去。

秦海心昨晚為了孩子的事情一直輾轉反側,直到天空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才沉沉的誰去,姚澤打電話過去的時候,秦海心睡的真香,被打擾讓她心情很是煩躁,床頭櫃的電話依舊響個不停,她柳眉微蹙,閉著眼睛『摸』到床頭柜上的手機,沒看號碼,直接接通喂了一聲。

姚澤聽見秦海心慵懶的聲音,笑著道:「秦小姐,我是姚澤。」官場之財色誘人454

秦海心原本困意十足,聽了姚澤的聲音,她猛的睜開了眼眸,有些難以置信姚澤會主動聯繫自己,看了看電話號碼,秦海心盡量控制住不表『露』出心情的波動,帶著笑意的出聲道:「姚縣長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呢?」

姚澤笑道:「我已經不是縣長了,被下放到了省里去種田。」

秦海心嬌柔一笑,嬌聲道:「沒聽說過從縣裡調到省里還叫下放的,你可真逗。」

「怎麼不是了,我現在在農業廳工作,比起當常務副縣長要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姚澤言歸正傳的道:「我現在出差來了香港,昨天看了新聞……事情是真的嗎?」姚澤覺得自己這話問的多此一舉,新聞都已經播出來了,能假的了嗎。

秦海心沒想到姚澤會來香港,短暫的驚喜後,她神『色』恢復如初,輕輕嗯了一聲,情緒不好不壞的道:「事情已經過去一個多星期了。」

「現在有兇手的線索嗎?」姚澤問道。

秦海心猶豫了一下,不打算把這個事情如實的告訴姚澤,就出聲道:「暫時還沒找到什麼有利的線索。」

姚澤道:「有沒有可能是得罪了什麼人?」

秦海心輕聲道:「也許吧。」

姚澤聽出了秦海心敷衍的意思,不由得笑了笑,自己這不是多管閑事么,正要和秦海心說再見的時候,秦海心突然道:「我們可以見一面嗎?」

姚澤微微一怔,旋即釋然,點頭道:「成,白天沒時間,晚上吧。」

「好的,我等你電話。」秦海心慢慢將電話放下,心情變的有些複雜起來。

……

於乾發現香港各大媒體都開始報道李明海被殺的事情後,心裡更加的慌『亂』起來,原本就打算去外面避難的心情更加迫切了。

他一夜未眠,早上的時候將行李收拾好後,準備定飛機票去國外,於乾拖著行李箱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止住腳步,將行李箱放到客廳的沙發旁邊,拿出手機見是陳光毅打來的,頓時皺了皺眉後,接通。

電話里,陳光毅語氣平淡的問道:「昨晚上的新聞看了沒?」

於乾對陳光毅心生抱怨,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背負殺人罪名,到了逃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