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五十三章姚澤,老公!

第四百五十三章姚澤,老公!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20 04:16  字數:3624

巫山**之後,蔣晴晴癱軟無力的趴在姚澤懷裡,頭髮散『亂』,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她用白皙的手指在姚澤胸口處畫著圈圈,聲音嬌媚而又甜膩的道:「真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從來沒有嘗試過做一次能**這麼多次,年輕真好啊。」蔣晴晴抿嘴笑著感嘆。

「那是,對付你這種妖精,就得把你一次『性』餵飽,讓你沒有出軌的心思才行。」姚澤點上一支煙,愜意的抽了一口,嘴裡吐出一裊煙霧,手裡的煙被蔣晴晴奪了去,微微蹙眉的道:「難聞死了,別讓我抽二手煙,而且煙抽多了會陽-痿的,你不想自己的特長變成短處就少抽點。」

姚澤笑著將蔣晴晴挺圓的『臀』部拍了一下,沒好氣的道:「和我上了次床就想管著我?想都別想。」

蔣晴晴惡狠狠的抱著姚澤的胳膊啃了一下,疼的姚澤齜牙咧嘴她才鬆口,嬌聲道:「誰管著你了,只是擔心你陽-痿,好心沒好報的混蛋。」官場之財色誘人453

姚澤笑眯眯的望著這個韻味十足的嬌俏美『婦』,望著她**後越發紅潤的臉龐,下次再次起了反應,蔣晴晴本來是緊緊的貼在姚澤身上,而姚澤下面又軟變硬的過程自然讓蔣晴晴感覺到,不由得瞪大了眼眸,嬌媚的道:「臭流氓,還能行?」

「行不行試了才知道,還有,別叫我流氓,是你勾搭我的,求著讓我上你,所以別給我這個定義,如果要叫就叫我請叫我姚主任,這樣我幹起來會更賣力。」說完,姚澤一個翻身將赤著身子的蔣晴晴再次壓在了身下,在蔣晴晴的嬌呼聲中,姚澤挺槍直入玉門關……

……

秦海心出院之後和母親一起搬回了她在香港置辦的房子,最近幾天秦海心開始變的食慾越來越差,而且看到油膩的食物就會噁心反胃,秦月娥看在眼裡,心裡開始有些起疑,就對抱著抱枕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秦海心問道:「海心你這幾天怎麼了,食慾這麼差,要不再去醫院複診一下吧。」

秦海心感覺事情馬上就要瞞不下去了,就將抱枕放在了一旁,坐了起來,拉著秦月娥坐在她旁邊,正『色』的道:「媽,我和你說個事情,但是千萬千萬要替我保密,不要讓李恆德知道了。」

秦月娥見秦海心如此鄭重,當下也變的嚴肅起來,點頭道:「什麼事情,你說。」

秦海心看了秦月娥一眼,有些忐忑的低聲道:「媽,我……我……」

「什麼啊?你倒是說啊,急死人了。」見秦海心結結巴巴的,秦月娥更加擔憂起來,心裡急切不已。

秦海心咬了咬牙,直視著秦月道:「我懷孕了。」

「啥?」秦月娥瞪大了眼睛望著秦海心,一臉的震驚,「你說你懷……懷孕了?」秦月娥吞了口口水,重複的問道。

「是的,我懷孕了,所以最近才會反胃。」

秦月娥臉『色』變的難看起來,沉重臉道:「誰的孩子,是於凌風的嗎?」

秦海心搖了搖頭。

秦月娥閉著眼睛嘆了口氣,無力的靠在沙發上,問道:「誰的,我認識嗎?」

秦海心低聲道:「你別問了,人你不認識。」

秦月娥無奈的嘆息道:「你馬上就要和於凌風成親了,在這個時候出了這麼檔子事情,你說該怎麼辦,若是讓李恆德知道了……」

「讓他知道又怎麼樣。」秦海心打斷秦月娥的話,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他現在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為明海報仇的事情上了,那裡管的了我,而且,我就算讓他知道了,我也不怕他,大不了和他決裂罷了。」

秦月娥微微嘆息一聲,出聲問道:「那個男人知道孩子的事情嗎?」

秦海心神情有些黯然,搖頭道:「他不知道,我沒有告訴他。」官場之財色誘人453

「為什麼不告訴他,做錯了事情,難道不該讓他承擔?」

秦海心道:「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別再問我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想了。」

秦月娥削了個蘋果遞給秦海心,然後溫聲道:「孩子你打算怎麼辦,如果要和於凌風結婚,這個孩子肯定是要不得,否則,讓於家人知道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秦海心手裡拿著蘋果卻沒什麼心情吃,她臉上一臉的憂鬱,帶著傷感的試問道:「要不打了?」

秦月娥嘆息道:「我覺得這個事情還是得和那個男人說一聲。」秦月娥突然問道:「你喜歡他嗎?」

秦海心微微一愣,臉上『露』出一絲『迷』茫,對於姚澤,秦海心也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總感覺姚澤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可是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他的身影,從第一次在江平酒吧里和姚澤見面開始,秦海心腦海里一直都是姚澤的身影,被佔據的滿滿的,自從發生那種關係後,對於姚澤的情愫更加深刻起來。

「我……我不知道。」秦海心有些心虛的搖頭。

秦月娥微微嘆氣,道:「你是我女兒,我看著你長大的,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既然喜歡,為什麼不去爭取,何必為難自己,嫁給自己不喜歡的男人,更何況還是個傻子。」

秦海心道:「他可能看不上我。」

秦月娥有些詫異,自己女兒的心氣何等的高,什麼男人會讓她感到自卑?

「是香港人?」秦月娥問道。

秦海心搖頭,道:「是我們江平的。」

秦月娥更加疑『惑』起來,不由得問道:「我怎麼不知道你在江平交過男朋友?」

秦海心低下頭,輕聲道:「別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