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四十九章曲終人散時

第四百四十九章曲終人散時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18 00:27  字數:0

坐在車裡,姚澤見後排座位的李陸菲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低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猶豫著要不要把周楠婷喊出來和李陸菲見一面,或者周楠婷能從李陸菲嘴裡套出些消息來。

李陸菲即便知道周楠婷在香港,也不會將消息泄『露』出去,於是姚澤撥通了周楠婷的電話,這幾天姚澤工作任務太重,一直沒時間陪周楠婷,周楠婷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也不太敢一個人瞎逛,打了姚澤幾次電話都說忙,鬱悶的只好窩在賓館看電視。

見姚澤的電話打了過來,周楠婷面帶喜『色』的趕緊接通,抱怨的道:「終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臉上一臉的幽怨只可惜姚澤看不見。

姚澤笑著從鏡子里看了一眼後排的李陸菲,然後道:「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好啊、好啊,吃完飯再去看電影、逛街。」周楠婷笑眯眯的說道。官場之財色誘人449

姚澤笑道:「成,我去賓館接你。」

掛斷周楠婷的電話,李陸菲疑『惑』的問道:「不是說只有我們兩個人嗎?」

姚澤笑道:「臨時決定喊她的,見到她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誰啊?」李陸菲更加疑『惑』起來。

姚澤一副神秘模樣道:「見了你就知道了。」

……

竇可瑩一直住在賓館裡住了三天,等到額頭上的淤青消除之後才打算回家,這幾天雖然和姚澤住同一個賓館,不過兩人沒有再碰到面。

竇可瑩倒是對姚澤多了一絲好感,這個年輕的『小流氓』雖然嘴上喜歡沾點便宜,不過人品倒是沒多大的問題,至少那天晚上喝醉了,他沒有乘人之危。

如果她知道姚澤用手拍了她的屁股,不知道她還會不會覺得姚澤人品很好。

回到家的時候,竇可瑩倒是沒想到家裡來了客人,是竇魏國多年的老友,政務司司長蔣天正,兩人坐在沙發上寒暄,竇魏國的老婆蔡芬在廚房裡做飯。

聽到開門的聲音,竇魏國朝著門口望去,見是自己女兒,竇魏國笑呵呵的道:「咋這個時候回來了?」

竇可瑩臉上帶著笑意的走到兩人跟前,笑著和蔣天正問了聲好後,才對他父親竇魏國說道:「突然想家了,回來看看你們二老,怎麼了,不歡迎啊?」

一旁的蔣天正聽了竇可瑩嬌俏的話,頓時哈哈笑了起來,道:「可瑩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可愛,一點都沒變,相貌倒是越發的落的水靈了。」蔣天正由衷的讚歎道。

竇可瑩抿嘴一笑,在竇魏國旁邊坐下,然後柔聲道:「蔣叔叔謬讚了,晴晴才是正真的大美女呢。」

說道自己女兒,蔣天正就是一陣唉聲嘆氣,鬱悶的道:「我這個女兒真是讓人『操』碎了心,什麼都好,就是感情搞的一塌糊塗,哎……」

竇魏國聽了蔣天正的話,朝著竇可瑩瞅了一眼,也是感嘆的道:「現在的年輕人,處理感情問題太過幼稚,一點都不成熟,哪像我們那個年代,離婚的有幾個,現在倒好,這離婚倒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

「誰說不是呢,我那女兒現在就鬧著和他丈夫離婚呢,真是愁死人了。」蔣天正談起女兒蔣勤勤的事情,臉上便是一臉愁容。

見兩人說起了婚姻的事情,竇可瑩趕緊轉移話題的道:「蔣叔叔,晴晴現在還在給你當秘書?」

「可不是。」蔣天正一臉苦笑的道:「她這秘書當的比我還厲害,什麼事情都管著我,還美其名曰是在幫著她母親監督我,怕我被年輕的小狐狸精給『迷』上了,對這個女人我實在是沒轍啊。」官場之財色誘人449

竇可瑩聽了呵呵嬌笑一起,「晴晴可真有意思,這都幾年沒見過她了,倒是有些想念。」

蔣天正道:「想念了就多聯繫聯繫,雖然你們都嫁人了,但是姐妹情誼可不能丟了。」

「嗯,最近幾天我會聯繫她的。」竇可瑩笑眯眯的對竇魏國道:「爸,要不我和晴晴一樣,去給您當秘書去?」

竇魏國沒好氣的道:「咋滴,你也想來監督我?」

竇可瑩呵呵笑道:「你心虛?」

竇魏國哈哈笑著說道:「你這死丫頭,沒大沒小的,我做事光明磊落,什麼時候心虛過,你如果想當我的秘書我還真求之不得,要不明天就給你辦個入職手續?」

竇可瑩悻悻一笑,道:「算了吧,我可不喜歡你們那裡的工作氛圍,死氣沉沉的,不知道晴晴姐是怎麼熬過來的。」

蔣天正接嘴道:「那丫頭倒是很喜歡這份工作,工作積極『性』比我還高。」

竇可瑩覺得兩人聊的話題沒意思,正要去廚房找蔡芬的時候,竇魏國的話引起了竇可瑩的注意,剛才沙發上站起來,又坐了回去。

「你剛才說的那個姚澤有那麼厲害嗎?」竇魏國接著剛才的話題和蔣天正聊道。

蔣天正笑眯眯的點頭,讚歎的道:「可不是嗎,二十四歲的處級幹部,在內地,有多少體制中人在這個年紀能到這個水平,不說他的職位有多高,光是他的農改計劃就很不得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能在咱們這個糧食產量大國的農業上用心的去做文章,前途絕對不可限量啊。」

竇魏國笑著點頭,道:「還真想見見這個年輕人,看看被你誇的神乎其神的小傢伙有多厲害。」

蔣天正笑道:「要不抽個時間讓那小傢伙見見咱們這個警界的大佬?」

「哈哈,我看成,好久沒痛苦的喝上幾杯了。」

竇可瑩想起前兩天遇到的那個年輕男子也叫同樣的名字,頓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