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四十三章暗涌初起

第四百四十三章暗涌初起 (1/3)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14 04:11  字數:5780

香港鑽石山火葬場。

今天下起了淅瀝瀝的小雨,伴隨著天氣陰沉沉的,讓人沉默的似乎喘不過起來。

李恆德手裡捧著李明海的骨灰罈,一臉悲痛的朝著火葬場外走去,在他身邊,站著三個身著黑『色』西裝,身材高大的彪頭大漢,其中一個像是歐美人,一身健壯的肌肉看上去很唬人的樣子,一頭金黃的頭髮遮住了他的眼睛,使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秦海心不知道李恆德什麼時候找來的這三個保鏢,只是摟著秦月娥的肩膀,讓她和自己走在一起,為秦月娥撐著傘。

在秦海心身後的是於宗光一家人,於宗光和小兒子與凌風走在前面,於乾和竇可瑩落在最後面。官場之財色誘人443

竇可瑩見於乾神『色』有些奇怪,臉『色』也是蒼白的很,就接過於乾手裡的雨傘,幫他撐著,然後關切的問道:「是不是感冒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於乾想起剛才李明海失去顏『色』的屍體推進火爐的場景,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牙齒有些打顫的道:「沒……沒事,可能是見不得死人吧。」

「噓,小聲點,小心被李家人聽見。」竇可瑩拽了拽於乾的衣袖,有些責怪的道:「瞧你臉『色』難看的,李明海又不是你殺的,你緊張個啥勁啊。」

於乾心虛的笑了笑,道:「也可能是最近今天沒休息好,沒事的,不用管我。」

眾人走到車前,一名保鏢為李恆德打開車門,他沒有坐進去,轉身看向秦海心和秦月娥,冷聲道:「你們先上車。」然後走到於家人身邊,對於宗光擠出一絲笑容,道:「老於,今天多謝你能來。」

於宗光臉上沒有笑,只是嘆了口氣,道:「送送侄子是應該的,說謝就太見外,明海在香港出了這種事情我很難過啊,希望恆德兄能保重身體。」

李恆德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將目光瞅向於乾。

於乾一直觀察著和父親說話的李恆德,見他把目光看向自己這裡,他心裡微微一怔,身子遽然綳直,心裡因為心虛而使得身子有些不由自主的哆嗉起來。

「於乾,可以過來,我們單獨聊兩句嗎?」李恆德笑著對於謙說道。

於宗光詫異的望了李恆德一眼,又把目光轉向於乾,心裡疑『惑』不解,李恆德和於乾有什麼好談的?

見父親也將目光望來,於乾喉嚨哽咽一下,由於緊張,下意識的捏緊了竇可瑩的胳膊,竇可瑩微微蹙起柳眉,胳膊被於乾捏的生疼,就低聲道:「你到底怎麼呢?」

於乾沒理會竇可瑩,只是呼吸有些急促起來,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一些,他朝著李恆德笑了笑,只不過這笑比哭還難看,「李叔,有什麼事情嗎?」

李恆德輕輕一笑,勾了勾上,指著不遠處的走道:「過去說。」

於乾猶豫起來,於宗光皺起了眉頭,斥責道:「你李叔叔讓你過去你就過去,磨蹭什麼。」

被於宗光斥責,於乾臉上極其難看的點了點頭。

李恆德從保鏢手裡接過雨傘,讓於乾走到自己身邊,等到了前方的走到,他將手裡的骨灰盒遞給於乾,笑道:「幫我拿一下,謝謝。」

於乾盯著李恆德手裡的瓷罈子,雙手有些哆嗉的伸了過去,碰到骨灰盒上,他雙手猛的一縮,如同觸電一般,瞧見李恆德似笑非笑的望著自己,於乾心裡怒氣大氣,胸口起伏的道:「李叔叔,有什麼話就趕緊說,我還有事情要忙。」他沒有再去接李恆德手裡的骨灰盒,將目光望向了別處來掩飾自己的慌張和恐懼。

李恆德將捧著骨灰盒伸向於乾的手縮了回去,笑了笑,盯著於乾的臉,道:「你知不知道明海死的好冤?他被自己認識的人給害死了,如果不幫他報仇,他又怎麼會瞑目?」

「你在說什麼,和我說這些幹嘛,李叔叔,你別太過分了,我看你是我父親的朋友,是我的長輩我不和你計較,別再和我說這些神神叨叨莫名其妙的話。否則……」於乾被李恆德的話徹底說的恐慌了,他機會可以斷定,李恆德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否則也不會單獨將自己喊到一旁,說一些有的沒的話,他在驚恐的同時也到了暴走的邊緣,發怒只是為了掩飾心裡的恐慌和心虛,這是一種心理反應。官場之財色誘人443

見於乾一副威脅的模樣,李恆德哈哈笑了起來,搖頭道:「於乾侄子,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只是和你說說我兒子死的冤枉,他又不是被你害死的,你如此激動幹嘛。」他拍了拍於乾的胳膊,語氣很淡然的道:「好好活著,別和我兒子一樣,做了命薄的人。」說完,他拿著雨傘,不管臉上帶著驚恐,瞪大眼睛定格在那裡的於乾,獨自撐傘離開。

上了車子,然後消失在了『毛』『毛』細雨之中。

於宗光打著雨傘,站在雨中,望著失魂落魄而來的於乾,眉頭緊緊扭在了一起,待到於乾走進,於宗光沉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你李叔叔和你說了什麼,為什麼他臉『色』那麼難看?」

於乾『啊』了一聲,見父親盯著自己,目光如炬,他牽動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呵呵道:「隨便聊了兩句,沒什麼事情。」

不等於宗光開口,於乾拉著竇可瑩的胳膊道:「今天不是要去你爸媽家嗎,趕緊走吧,否則待會趕不上晚飯了。」

竇可瑩木訥的點頭,配合著於乾,被拉著上車,竇可瑩朝著於宗光擠出一絲歉意的微笑,然後鑽進了車子里。

於宗光和於凌風打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