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四十二章死亡的代價

第四百四十二章死亡的代價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13 06:34  字數:3496

「喂,問你話呢,傻不拉幾的愣在那兒幹嘛?」見姚澤一雙賊眼直勾勾的打量著自己的雙腿,極具猥瑣之態,周楠婷俏臉緋紅不已,頓時感覺彆扭,不由得加緊了雙腿,羞澀帶著狡黠的道:「是不是動心了?」

姚澤咳嗽一聲,悻悻笑道:「真是有貨啊,沒想到你有一雙這麼誘人的美腿,那啥,要不今晚我不走了?」

周楠婷嘻嘻笑著走到姚澤跟前,帶著挑逗意味的道:「你敢嗎,不怕陳家滅了你?」

「怕是怕……」姚澤望了一眼那近在咫尺的極品美腿,筆直緊繃的讓人想衝上去按倒把玩一番的衝動,腆著臉笑道:「你不說我不說,陳家知道么?」

「那如果我說我要告訴陳家,你還敢嘛?」周楠婷挑眉望著姚澤,

姚澤似乎憋了一口氣,嘴巴蠕動一下,半響才毫無骨氣的幽幽嘆了口氣,道:「還真不敢。」

「真讓人失望。」周楠婷學著姚澤的模樣嘆了口氣,幽幽道:「你走吧。」

姚澤悻悻笑道:「那我可走了。」

望著姚澤帶上門走了出去,周楠婷怒其不爭的跺了跺腳,嬌聲罵道:「傻蛋。」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生氣,難道真是希望姚澤留下來?

……

接下來的幾天姚澤投了緊張的工作中去,香港和淮源的情況不同,這邊並不適用發展農業,所以香港方面打算只是在三個有農業種植的區域進行試點農改。

大清早,政務司辦公室的張齊輝主任便帶著周大志、姚澤已經李陸菲和淮源農業發展處的四名同志一起去大嶼山進行初步調研。

車中,姚澤望著香港最大的島嶼『大嶼山』感嘆的笑道:「也只有這種地方適合小規模的農業種植,香港確實不怎麼適合農改發展啊。」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張齊輝扭過頭笑了笑,道:「可不是,其實這次發展農業有很多領導層是持反對意見的,最後行政長官一句:」發展一下也沒什麼壞處嘛。」所以的反對聲音都銷聲斂跡了。

姚澤抿著笑了笑,心想行政長官作為香港政界的老大,他發話了倒確實沒什麼人敢反對,不過香港太過敏感,涉及到政事的話題姚澤自動閉嘴不提,只是將目光望著窗外藍的海,蔥鬱的大嶼山,愣愣發獃。

李陸菲坐在姚澤的左側,也是將目光望向窗外,抿嘴不語,這幾天幾乎沒怎麼見李陸菲開口說話,姚澤望著她的側臉,眉頭微蹙,老感覺她的似乎極其苦悶,眼神中帶著一股子說不清道不明的傷感,來之前她還是很活潑啊,難道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還是……

姚澤想起了前天晚上,從楊穎那裡回來時,不經意撞見周大志從李陸菲房間出來的事情,心裡頓時微微有些深沉起來,難道他們真的……

姚澤再次望向李陸菲的側臉,此時李陸菲似乎注意到了姚澤的眼神,收回窗外的目光,朝著姚澤擠出一絲笑意,姚澤報以微笑,周大志坐在後排的另一側,將兩人的對笑看作了眉來眼去,心想,兩人不會也有那種關係吧?

如果姚澤和李陸菲也有那種關係,那她還在我這裡裝什麼純?

想到這裡,周大志心想,這女人都被那麼多男人玩過了,自己再玩幾次應該沒什麼問題,只要給足她一些恩惠。

回想起那晚李陸菲年輕的身子,**無助的掙扎,周大志無恥的硬了。

在這種場所他硬了。

穿著西服褲頂起了一團,他怕人瞧見異狀,趕緊夾住了雙腿,咳嗽一聲,甩開腦海的旖旎,目光望向了大嶼山。

大嶼山島是香港地區最大的島嶼,其面積比香港島大近一倍。位於珠江口外。大嶼山地勢西南高峻,東北較低,是全香港第二高峰。大嶼山島上山多平地少,只有山溪下有小塊平坦土地,而這塊土地就被當地人拿來農耕了。

張齊輝領著姚澤等人登上大嶼山,笑眯眯的說道:「這裡有很多風景區,要不要先帶大家去參觀一番?」

周大志笑著道:「等閑暇了再來玩吧,咱們來這裡本來就有很多人不歡迎,如果在一副悠閑模樣,不更是讓別人有話可說嗎,到時候別被別人給趕了回去,那才丟人丟大發了。」

「怎麼會,周廳長說笑了。」張齊輝尷尬的笑了笑,沒再說什麼,就帶著眾人朝著農戶家中而去。

……

秦海心的母親秦月娥下午抵達香港後直接去了醫院看望秦海心,在秦海心住院期間,李恆德沒有再出現過,彷彿人間消失了一般。

當秦月娥找到秦海心的病房,見秦海心可憐巴巴的一個人躺在病房裡,秦月娥一陣心酸難過,眼淚忍不住就流了出來:「海心,媽來了……」秦月娥哽咽的走了過去,坐在秦海心床頭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低泣起來。

秦海心紅著眼眶喊了一聲『媽』然後也是哽咽起來。

「媽,你能告訴我,這些年發生了什麼?」兩人一陣哭泣之後,秦海心幫著秦月娥擦掉眼淚,然後有些幽怨的問道。

秦月娥自然知道秦海心問的什麼,她一臉痛苦之色,猶豫不決,秦海心用力緊了緊秦月娥的手,溫聲道:「媽,我不小了,如果有什麼秘密應該告訴我了,我可以幫你承擔的。」

秦月娥目光望向秦海心,一臉慈祥的摸了摸她的側臉,紅著眼眶哽咽道:「孩子,這些年苦了你啊,其實……」

「其實……」秦月娥不忍心將埋在心裡快二十年的事情說出來,更不想讓自己女兒再度傷心。

「媽,你倒是說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