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三十七章少婦的委屈

第四百三十七章少婦的委屈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10 22:03  字數:0

晚上於宗光將於凌風接走後,護士案例來檢查秦海心的病房,見秦海心在喝涼了的白開水,就好心的提醒道:「你都懷孕了,以後還是別喝涼水,對身子不好……」

秦海心內心一驚,她既然忘了一個環節,自己昏『迷』住院的時候,醫院方面自然是檢查出自己懷有身孕的事情,想到這裡,她內心極其不安起來,對著年輕的護士小姐問道:「護士小姐,請問我懷孕的事情我家人知道嗎?」

護士手裡拿著紙板不知道記錄著什麼,聽了秦海心的問話,她止住筆,看了秦海心一眼,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你家人好像沒有問起你病情的事情,怎麼,有問題?」

「沒事,我隨便問問。」秦海心笑了笑,心裡稍微安定,想想也是,李恆德對自己的冷漠,自然不會去關心自己詢問自己身體是否無恙,而於宗光也是直接問的自己身體情況,醫院方面他自然也沒問。

想到這裡她幽幽吁了口氣,差就暴『露』了自己懷孕的事情。官場之財色誘人437

正當她沉思之際,枕頭下面的手機突然想了起來,鈴聲很大,將沉思中的秦海心嚇了一跳,她回過神,『摸』著手機拿在手裡看了看,見是母親秦月娥打來的,秦海心眼眶不由得紅了起來。

鈴聲響了好幾下,秦海心才接通,電話中,秦月娥緊張的詢問道:「海心,事情我聽你爸說了,你現在身體沒什麼不適吧?」

似乎很久沒聽到母親如此溫和關切的話了,秦海心眼眸中忍不住熱淚盈眶,她抿了抿嘴,輕輕將眼睛的眼淚擦去,盡量控制著聲音,讓聲音顯得正常一些道:「媽,我沒事……我……」秦海心還是忍不住嗓子澀的說不出話。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秦月娥溫聲道:「都是媽不好,如果當時……」秦月娥沒有說下去,嘆了口氣後繼續道:「我已經買了明天的飛機票,明天晚上應該能道香港吧。」

「你來幹嘛?」秦海霞『摸』著眼淚有些疑『惑』的問道,自從秦海心親生父親去世以後,秦月娥再也沒有離開過江平半步,她做事總是讓秦海心感到匪夷所思。

自從父親死後,秦月娥對秦海心的關愛似乎也少了許多,甚至有時候可以用冷漠來形容。

是什麼事情能讓一個母親對自己親生孩子到冷漠的地步?

秦海心一直不明白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月娥說道:「我過來照顧你啊,那邊你一個人無依無靠的,想喝水睡給你倒,想吃蘋果了誰給你洗,想……」秦月娥說著說著,嗓子一堵,喉嚨哽咽一下,頓時就泣不成聲了,她在電話里哽咽的道:「孩子,這些年……這些年苦了你了,都是媽不好,媽不該那麼自私……如果你父親還在,我們本來是幸福的一家……都怪……」秦月娥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只是低聲哭泣,不再說話,而秦海心聽到母親的哭聲,也是默默的流著眼淚,心裡心酸不已。

……

於乾昨夜幾乎一夜未合眼,一直是心緒不靈,他膽子原本就不大,手裡又有了命案,這讓他感到不知所措,連跑路的心思都有了。

餐廳的飯桌上,於乾一臉頹廢的坐在那裡,眼中布滿血絲,碗里的飯一口未動,只是低頭不停的用筷子夾飯,卻沒有去吃,竇可瑩見於乾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就有些擔憂的輕聲問道:「老公,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一整天都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竇可瑩成熟嫵媚的臉蛋上『露』出關切的神『色』。

於乾抬起頭,對著竇可瑩擠出一絲笑意,道:「沒事,考慮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竇可瑩無奈,於乾是什麼樣的人,她心裡清楚的很,說他琢磨生意到廢寢忘食,竇可瑩怎麼都不會相信,不過於乾不願意說,她也懶得去追根究底的詢問,就轉移話題道:「你已經很久沒和我一起去我爸媽那裡了。」

「是嗎?」於乾隨意的問了一聲道:「最近有些忙了,等事情消停下來我就陪你過去。」

竇可瑩有些幽怨的看了於乾一眼,輕聲道:「只是去吃個飯而已,能夠耽擱你多久?」

於乾被李海明的案子攪的心神不寧,此時竇可瑩又是喋喋不休,讓他心裡有些反感,微微蹙了蹙眉頭,想要發火,但是又不敢得罪竇可瑩的父親,就將火氣壓了下去,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吧,抽個時間我們一起過去一趟,確實好久沒看兩位老人家了。」

竇可瑩撲捉到於乾心頭的不悅,心裡微微有些酸楚,更多的是對於乾的失望,她想起她母親蔡芳說過的話,說如果有了孩子,也許於乾就能收心,竇可瑩就低聲道:「老公,我們……我們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該有個孩子呢?」

於乾啊了一聲,望著竇可瑩道:「怎麼突然想著要孩子呢?」官場之財色誘人437

竇可瑩道:「趁著還年輕生個孩子吧,我怕再晚幾年生孩子有些困難。」

於乾笑了笑,搖頭道:「你放心好了,現在的醫療技術還怕生不出孩子嗎,試管嬰兒都能生出孩子,更何況我們都很健康,你就別瞎扯心了。」

「可是我現在想要了。」竇可瑩有些嬌怒的提高了聲調。

於乾就悻悻道:「好好好,晚要一個就是了,不過不是現在,等我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了,咱們就要個孩子。」

竇可瑩有些鬱悶的輕輕嘆了口氣,她又怎麼不知道於乾這話擺明了在敷衍她。

她感到有些委屈,將筷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