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三十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四百三十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09 18:29  字數:3427

秦海心總覺得於凌風傻裡傻氣中透『露』著一股於傻子不尋常的表現,秦海心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是總不能用看傻子的眼光去看待於凌風。

她有些不死心,啃著蘋果問道:「凌風,還記得你母親長什麼樣嗎?」

於凌風笑呵呵的說道:「長的很漂亮,跟你長的很像呢。」

秦海心苦笑的搖頭,「感情喜歡我是因為我想你母親?」

「是啊。」於凌風重重點頭,憨聲憨氣的道:「第一次見你時就感覺你像我母親,所以凌風想要保護你……」官場之財色誘人436

秦海心笑眯眯的點頭,目光有些濕潤,自己被迫來到香港,何嘗不是為了母親?

秦海心一直搞不懂,李恆德一直在虐待母親,可是為什麼母親還那麼聽他的,護著他?

甚至言聽計從到連自己女兒的幸福都不顧?!

她記得他父親沒死之前,母親是那麼的愛她啊……

……

於乾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劫持秦海心冒出個李明海,現在出了人命於乾心裡忐忑不安不說,內心的恐懼也與日俱增,生怕哪天查到自己頭上來,那就大禍臨頭了。

警察去了出事地點進行過勘察,雖然秦海心小區附近的錄像錄到了幾人劫持秦海心的犯罪經過,但是卻並未錄到躲在車裡的於乾,而且那輛商務別克車的車牌也給換上了黑牌照。

警方將兩名劫匪的照片登了出來,懸賞五十萬獎賞給提供有利線索的人,當然懸賞的這錢是李恆德提出的要求,錢也是由李恆德來出,高額的懸賞之下,必定會有之情人士出來提供消息。

消息放出的第二天,就有一個帶著鴨舌帽和黑眼鏡,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男人去了警局提供線索,接待他的是專案組組長易康波警官,專門負責李明海被殺案。

審訊室,易康波夾著文件夾,推開門走了進去,朝著坐在一旁帶著鴨舌帽的男人看了一眼,坐在了他對面的位置,問道:「你是來提供線索的?」

那男人緊了緊鴨舌帽,有些緊張的道:「是的,聽說提供有利線索能得五十萬獎勵,有沒有這會兒事?」

易康波點頭,道:「如果經過認證確實是有利的證據,出資人自然會給你那獎金。」

「我提供線索可以,但是你們警方得保密我的身份,不能將我透『露』出去,否則我會死的很慘。」鴨舌帽男子有些忌憚的道,易康波能夠感覺到他非常緊張,他的腿在不自覺的輕微抖動。

易康波微微皺眉,然後道:「保密你的身份是我們警方應該做的,你到底知道些什麼,趕緊說出來。」

鴨舌帽男子道:「我可以抽煙嗎?」

「抽吧。」

鴨舌帽男子從口袋裡拿出煙,點上一支猛的吸了兩口,吐出濃濃的煙霧,感覺心裡稍微鎮定,他望著易康波出聲說道:「我認識那兩個劫持犯,當年和他們一起混過……」他怕易康波翻出他的前科,趕緊又說了句:「我現在已經退出來了,做貨車司機。」

易康波拿出筆,照著筆記本上記錄,然後抬頭道:「你繼續說。」

鴨舌帽男子點了點頭,繼續道:「那兩個劫犯我不知道他們的本名,只是知道外號,一個叫阿輝另一個叫查理,是跟著……跟著陳光毅混的。」鴨舌帽男子說出這個名字內心微微顫了一下。官場之財色誘人436

如果不是急需錢,他是怎麼也不會來指正那個黑道大頭目的。

「陳光毅?」易康波眉頭微微蹙起,而後舒展開來,朝著鴨舌帽男子看了一眼,道:「這個陳光毅我知道,香港出名的黑道人物嘛。」

「就是他。」鴨舌帽男子點頭。

陳光毅拿出兩名劫匪的照片,走到鴨舌帽男子跟前,遞給他道:「你再仔細看看,確定是這兩人?」

鴨舌帽男子接過照片,看了一眼,遞還回去,道:「我們在一起混了好幾年,化成灰都認識他們。」

易康波微微點頭,然後出聲問道:「還有別的線索可以提供嗎?」

「就這些線索。我那錢?」鴨舌帽男子問道。

易康波道:「你的消息還待我們取證他的真實『性』,這樣吧,把你銀行卡的卡號留下,如果你的消息確實準確無誤,錢會打入你的賬戶。」

鴨舌帽男子一喜,留下自己的銀行賬戶,再三囑咐易康波千萬不要走『露』了自己的身份,得到易康波的承諾後他才放心的離開。

鴨舌帽男子離開審訊室後,易康波關掉了審訊室的視頻錄像,然後撥通一個號碼,看了看手裡的銀行賬戶,道:「幫我查一下這個賬號,我需要他的真實信息。」

……

鴨舌帽男子離開警所後直接坐車去了醫院,恰巧他去的醫院和秦海心所住的是同一家醫院。

到了醫院,他在醫院門口買了水果,興沖沖的朝著醫院裡面走去。

推開病房的房門,病床上躺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子,臉『色』有些蒼白,望著鴨舌帽男子進來,她聲音虛弱的問道:「阿炳,不是說買水果嗎,怎麼去了這麼久?」

賈文炳笑了笑,將水果放在一旁,取下墨鏡,道:「剛才在下面碰到一個熟人聊了兩句,我給你剝香蕉吃。」

女子笑了笑,望著賈文炳臉上滿是溫柔,賈文炳將香蕉遞到女子嘴巴,柔聲道:「張嘴。」女子張嘴咬了一口,然後輕聲道:「阿炳你不用天天在這裡陪著我,明天開始就別來醫院了,不是還有咱爸媽來照顧嗎,你還是去干你的事情,別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