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三十章風起雲湧

第四百三十章風起雲湧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07 07:54  字數:3682

「李明……」秦海心原本想問李明海的屍體在什麼地方,到嘴巴的話給吞了回去,他生前,無論有多麼討厭他,都在救自己一命之後化為烏有,那些所謂的厭惡根本不值得一提,她心裡在此刻卻是很感激李明海,秦海心不怕死,她最恐懼的就是胎死腹中,李明海如果沒有在自己被劫持的時候出現,那麼李海心不敢相信自己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他見李恆德一臉悲傷,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卻又不知道怎麼安慰,只能沉默著。

半響,李恆德打破沉寂,慘然的道:「你哥哥過兩天…」一開口嗓子一澀,差點一個沒忍住再次落下淚來,他強忍著,繼續道:「兩天後,你哥他要進行火葬,你到時候送送他,他生前一直喜歡著你,這件事情其實我好早以前就知道了,如果……」李恆德沒強忍住,又是老淚縱橫,哽咽的道:「如果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當初就讓你們兩個……在一起,結局也比現在好上千萬倍,錢,要那麼多錢有什麼用!」

「其實我才是害死我兒子的罪魁禍首。」李恆德無聲的苦著搖頭,恨不得想自己代替兒子去死。

「別……別悲傷了,人生也不能復生,哥如果在天有靈,瞧見你這樣,恐怕他也不能安心。」秦海心頓了頓,道:「如果你願意,以後我會代替哥孝順你,給你養老。」官場之財色誘人430

「你這是在可憐我,覺得我沒人送終是嗎?」李恆德並不領秦海心的請,抹了把眼淚,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也是間接害他的人之一。」李恆德冷冷說了一句,然後朝著病房外面走去,剛走到門口,他停下了腳步,又扭頭道:「後天我會打你電話……」

房門被帶上,秦海心無力的癱坐在病床上,心裡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心裡很不是滋味,此時她除了難過以外,更多的是孤苦無助,很想找個人,可以給個寬闊的肩膀靠一下,她腦海里閃現出姚澤帶著和煦笑容的英俊臉龐,心裡暗自想,如果此時姚澤能夠陪著自己該是多好。

秦海心出事住院,李明海喪生的消息很快就被於家那裡,於家打李恆德的手機時是關機,然後把電話打到了秦海心這裡,秦海心見是於宗光打來的,原本準備掛斷,但是秦海心在一瞬間又想到了別的層面上,現在她不能和於家撕破臉面,即便有確切的證據事情是於乾乾的,秦海心此時也不能和於家鬧翻,因為他還要利用於家,掌握於家的經濟大權……

「於伯伯。」秦海心吸了口氣後,穩住心裡的氣息,接通後,輕聲喊了一聲於宗光。

於宗光在電話里有些急切的道:「孩子,你沒事吧?」

秦海心道:「我沒事,只不過我哥……」

「哎,我聽說了,他怎麼突然跑香港來了,也沒和我們打聲招呼,對了,你父親情緒怎麼樣,我打他電話一直是佔線。」於宗光此時並不知道李恆德已經恨上了於家,剛才李恆德聽了秦海心的闡述,他經過深層分析之後,推測這事十有**就是於乾乾的。

心裡恨不得將於乾給碎屍萬段。

「親生兒子突然被殺,他的情緒自然好不到哪裡去,讓他一個人靜一靜也好,現在就別去找他了。」秦海心幽然而語,心裡有些情緒波動。

「哎。」於宗光嘆氣一聲,也是跟著有些難受,他道:「你先在醫院好好休養,晚點我帶著凌風過來看你,想吃什麼跟我說,我晚上給你捎來……」

……

「沒用的廢物。」一棟裝潢豪華的別墅樓里,年過六十的陳光毅氣息急促,朝著兩名彪頭大漢就是兩嘴巴子,覺得不解氣有狠狠給了兩人幾腳,兩人低著頭一聲也不敢吭,而站在他們一旁的於乾額頭上生出許多細碎珠粒,看來也是極怕陳光毅的。

陳光毅並沒有像打手下那樣打於乾,只是愣愣的看了他一眼,道:「就你這點本事,還想接過你爸的集團,你不覺得痴人說夢嗎?」

「陳老,我……」於乾想要解釋,卻被陳光毅揮手制止,扭頭望著於乾道:「情況怎麼樣,人死了沒?」

「死了。」於乾低聲心虛的道。

陳光毅當下做決斷的道:「你這段時間不要『露』面了,回家裡呆著,至於他們兩人,被很多路人瞧了長相,不能在待在香港了,先去內地躲上一陣子吧。」

「那我們的計劃……」

陳光毅陰沉的瞪了於乾一眼,沉聲道:「事情被你們搞成這樣,這段時間消停點,等風聲過了再說。」他對於乾是失望透頂,原本以為於乾雖然紈絝,但是至少應該還是有些頭腦的,他沒想到僅僅是對付一個女人而已,其中生出如此多的事端來。

「行了,我累你,你回去吧。」陳光毅背對著於乾擺了擺手,下逐客令,於乾還想說什麼,卻看見陳光毅身邊,一名穿著如同中山裝打扮的年輕人,目光宛如實質刀削般的盯著自己,於乾內心一顫,不再做聲,默默的退了出去。官場之財色誘人430

「廢物!」於乾退出門口,陳光毅氣的怒罵一句,胸中氣悶,又是朝著兩名可憐的小弟一陣拳打腳踢,打的累了,他躬身喘氣的對旁邊一直默不作聲,身形卻如同幽靈般的黑衣男子道:「阿二,送他們兩個離開,等事情過去了再讓他們回來。」

阿二沒有出聲,點了點頭,朝著兩名鼻青臉腫的漢子看了一眼,那眼神直接讓兩名彪壯的漢子身子哆嗦一下,他不說話直徑走出了別墅,兩名彪形大漢乖巧的跟在身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