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二十章香港篇

第四百二十章香港篇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0001-11-30 00:00  字數:3915

於乾沒有想到會這麼巧,在淺水灣碰到秦海心,見身邊的竇可瑩微微眯著眼睛假寐,於乾坐了起來,然後望著那邊的秦海心道:「心情不好,一個人到海邊散心?」

「你跟蹤我?」聽於乾這麼說,秦海心第一反應便是被於乾跟蹤了,頓時臉『色』沉了下來,手機貼在耳邊,目光朝著周圍人群望去。

於乾也不生氣,呵呵笑了兩聲,道:「別誣賴人,我可沒用跟蹤你,你轉身,朝右邊六十度看……」

秦海心照做,轉過身子,朝著右邊望去,見那邊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朝著自己揮了揮手,秦海心仔細看,確實是於乾,看他這些裝備,也不像是跟蹤,再看看他身邊的女人,秦海心一眼便認出了那漂亮女人是於乾的妻子,如果他要跟蹤自己必然不會帶著自己妻子。官場之財色誘人420

當下,秦海心才放心下來……

「真夠巧的。」秦海心冷笑一聲,沒打算過去打招呼。

「可不是嗎。」於乾笑眯眯的起身,將電話掛斷,朝著秦海心走去,而他身後的竇可瑩也是在此時微微睜開眼睛,望著不遠處的秦海心望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複雜的情緒。

於乾走到秦海心跟前,將黑『色』墨鏡取了下來,眯眼看著秦海心,道:「有心事,很糾結是不是?」

「和你有關係嗎?」秦海心不屑的看了於乾一眼,道:「你現在這樣生活不是很好嗎,有那麼漂亮的妻子陪著你,有足夠的錢去揮霍,為什麼還要費心思去爭奪你父親的財產,有一天你父親於宗光去了……這些財產不都是你們兩兄弟的嗎!真搞不懂你這種人是怎麼想的。」

「你不懂。」於乾搖了搖頭,目光帶著深意的道:「錢不在自己手裡,心裡總不會踏實,你知道的,我們於家有多麼有錢,這麼多錢一直到不了我的手裡,我心裡不痛快,寢食難安啊,還是那句話,要不要和我合作?」

「和你弟弟結婚,然後我們合謀將於家的產業拿下?」秦海心笑了笑,聲音中充滿了不屑,於乾卻聽不出來,點頭道:「沒錯,只要你能和我弟弟結婚,我們兩個合作,要不了多久,於家的產業盡在我們手裡,到時候我們……」

「別做夢了。」秦海心打斷了於乾的痴心夢想,冷聲道:「還是那句話,如果我和你弟弟結婚了,你父親會把於家的產業交給我打理,我根本沒必要和你蛇鼠一窩的做那些不恥的勾當。」

「不恥勾當?」於乾笑了起來,盯著秦海心道:「難道你的行為很高尚?你真的喜歡我弟弟嗎?別開玩笑了,其實你的行為更加的不恥,為了於家的錢,你就這麼情願的嫁給一個傻子,這與把自己賣了有什麼區別?」

於乾戳到了秦海心的痛楚,心裡如同被刀絞一般難受,她臉上微微變的有些蒼白,望著於乾的眼神更加厭惡起來,「說完了沒?不管你怎麼說,我們直接是不可能有合作的可能。」

秦海心轉身欲走,於乾在其背後笑著道:「走著瞧吧,你會和我合作的。」

秦海心離開後,竇可瑩走到於乾身邊,輕聲嘆氣一聲,勸慰道:「你這是何苦呢,我不希望你這樣下去,而且下次我不會再幫你做有違良心的事情。」

於乾心裡有火,卻不敢對竇可瑩發出來,竇可瑩的家族是於乾如今最大的倚靠,聽了竇可瑩的話,於乾出聲道:「你是我妻子,你不幫我我還有誰能給相信?」

「難道就不能平靜的過日子嗎?」竇可瑩帶著祈求的語調問道。

於乾沉聲道:「會平靜得,不過,得等我掌握了於家的一切,那一切本就屬於我,是我父親太偏心了,既然讓一個傻子繼承了家裡的一大半成業,你說都是他的親生兒子,他這麼做公平嗎?」

「也許父親有他自己的想法。」竇可瑩道。

於乾冷哼一聲道:「說來說去他就是偏心老二,我必須主動起來,否則以後老二和秦海心結了婚,以那個女人的聰明和手腕,到時候我恐怕連湯都沒得喝。」

「哎,你這是何必,我們根本不缺錢……」竇可瑩對於於乾的表現有些失望。

於乾卻道:「這不是錢的事情,我必須要爭那一口氣……」官場之財色誘人420

竇可瑩搖了搖頭,不想再提這個頭疼的話題,就沉默下來,半響才又說道:「晚上我要去我爸那裡,你去嗎?」

於乾搖了搖頭,說道:「晚上有事,我就不去了。」見竇可瑩有些不悅,於乾笑著握著竇可瑩的香肩,柔聲道:「用不了多久,我們會向以前一樣開心的生活,再給我一點時間……」

竇可瑩望著於乾,默默的想,我一直在給你時間,可是卻是一次次的讓我失望!

……

於乾和竇可瑩分開後,直接開車去了深水灣的一家高爾夫球場。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於乾找到了正在打高爾夫球的香港紅錦社團的老大,陳光毅。

高爾夫球場上,十來名身材彪悍,帶著黑墨鏡,穿著一身黑的保鏢將一名五十來歲穿著絲綢唐裝打扮的男人嚴密的保護起來,於乾被工作人員帶去後,卻陳光毅的保鏢攔住。

於乾就低聲喊道:「陳老,是我啊,於乾。」

陳光毅沒有看於乾,將一桿球打飛了出去後,將球杆扔給身邊的保鏢,然後拍了拍手,扭頭朝保鏢吩咐道:「讓他過來吧。」

「陳老。」於乾走到陳光毅跟前,恭敬的喊了一聲。

「過去說。」陳光毅指著不遠的休息區,率先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