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一十九章有妻,竇可瑩

第四百一十九章有妻,竇可瑩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9-01 03:25  字數:3551

下午,李國定領著姚澤去市zhèngfǔ,路上,李國定見姚澤正定自若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就笑著道:「你不緊張嗎?」

姚澤扭頭笑著反問道:「緊張什麼?」

「馬上要見唐副省長,難道心裡就沒有點波動?」

姚澤自然不會告訴李國定在這之前就見過唐順義一面,怎麼說,唐順義現在也是姚澤的便宜『老丈人』,見過唐順義後,第二次見反而沒有什麼緊張可言了,「緊張肯定還是有些緊張的。」姚澤笑了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對李國定問道:「李廳長,唐省長叫我們過去有什麼事情嗎?」

李國定搖頭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應該還是為了農改的事情把,農業這塊是由他分管的,農改這麼大的事情,他自然得過問。」

姚澤點了點頭,沒有再吭聲。

司機將車子停在省zhèngfǔ辦公大樓,李國定和姚澤推開車門走了出來,兩人朝著辦公大樓里走去。

到了三樓,左拐第二間辦公室,李國定輕聲囑咐姚澤道:「等會見了唐省長千萬別由著性子說話,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心裡應該清楚吧?」

姚澤倒是沒想到李國定見唐順義會如此緊張,姚澤不知道的是,唐順義在外人眼裡,可是大公無私般的黑面判官,工作時從不言笑,只不過唐順義回家後情緒就會自熱而然的鬆弛下來,上次姚澤倒是沒感覺到唐順義恐怖如斯的一面。

既然李國定囑咐了,姚澤自然點頭表態,自己一定不亂說話,李國定笑了笑,然後走到唐順義辦公室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

「進!」裡面傳出唐順義沉穩嚴肅的聲音。

李國定小心的將辦公室的房門推開,然後帶著和煦笑意的走了進去,姚澤緊跟在李國定身後。

唐順義正在伏案批示著文件,瞧見兩人進來,他取下眼鏡,將鋼筆放在文件上,打量了姚澤和李國定一眼,然後沉聲指著沙發道:「來了,隨便坐吧。」

「誒。」李國定答應一聲,偷偷朝著姚澤使了個眼色,兩人坐在沙發上,端正的坐直,李國定表現的十分謹慎,雙腿併攏,小心翼翼的模樣,連姚澤都感覺沒他這麼緊張。

不怪姚澤不緊張,只是他對上下級觀念似乎看的太淡了些,姚澤仕途上可謂是一馬平川,沒遇到過多大的阻礙,所以造成了一種錯的觀念,不過這樣倒是顯得他似乎豁達了一些,但在官場上,豁達似乎並不是什麼好事。首發:

「姚澤,咱們又見面了。」唐順義開口的第一句話沒有對李國定說,倒是朝著姚澤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音調降低了一些,如果朋友打招呼一般。

唐順義的這種表現倒是讓李國順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唐順義似乎極少在外人面前露出笑容的,怎麼見到姚澤倒是感覺很親切似的,而且唐省長說和姚澤『又』見面了,難道他們之前見過?

想到這裡,李國定倒是有些怪姚澤,沒有把他和唐省長的關係說清楚。

「唐省長,您好。」姚澤不卑不亢的喊了一聲,然後頓了一下,等待唐順義接下來的話。

「今天讓你們過來,估計你們也應該知道是什麼事情吧?」唐順義沒有多說廢話,直接掐入主題。

李國定小心的笑著道:「唐省長是為了農改的事情吧?」

唐順義點了點頭,道:「我雖然已經看過農改方案了,但是親耳聽姚澤闡述一下,他這個農改計劃方針的具體實施辦法……」

……

姚澤和唐順義談話的同時,香港方面,秦海心也和李恆德進行了一次深度的交談。

香港半島酒店的豪華房間,裝潢的大氣豪華,扯開落地窗的窗帘,香港的景物盡收眼底,李恆德住的是一間面朝海的豪華套間,此時他端著一杯紅酒,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望著人來人往的遊人,愣了半響,才突然對身後,坐在真皮沙發,表情一臉嚴肅的秦海心說道:「你是怎麼想的?」

秦海心有些不耐煩的道:「我不明白的話是什麼意思,有什麼直接說透!」

李恆德轉過身,望著秦海心,似乎要將秦海心看穿一般,但是,秦海心並不畏懼他的顏色,迎著他的目光,沉聲道:「有什麼話就說,我不想多浪費時間。」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珍愛時間了?」李恆德笑了起來,旋即臉色有些陰沉的道:「你不要忘了,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如果我要收回,你什麼都沒有,連乞丐都不如。」

「那我還得感謝你咯?」秦海心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你把香港分公司的爛攤子丟給我,你以為我很願意接受嗎?想要收回,隨時都可以,而且,我擺脫你快點收回,你這個破公司我還真看不上眼!」

「你……」李恆德氣急,老臉一下子陰沉下來,他沒想到短短一段時間不見,秦海心變得如此忤逆,敢和自己這樣說話了,就冷聲道:「你是不是以為有於家撐腰,現在可以無視我的存在?不要忘了,如果你想你母親好,就別得罪我!」

「無恥!」秦海心怒視李恆德,美眸中怒火中燒,咬牙切齒的道:「要不是為了我母親,我絕對不會來香港,更不會嫁給一個傻子,即便我嫁娶了於家你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的。」

李恆德咧嘴笑了一下,將酒杯放在一旁,走到秦海心身邊,躬腰一臉陰森的道:「能不能得到好處不是你說了算,如果想你母親晚年過的舒坦,你就乖乖的聽我的話,否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