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一十六章林蕊馨的口活

第四百一十六章林蕊馨的口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30 01:39  字數:4375

「呃……」

姚澤沒想到林蕊馨會問出如此驚心動魄的話來,頓時有些沒反應過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向林蕊馨解釋,就苦笑道:「你這問題……我很難回答你。」

「你不是男人嗎?為什麼很難回答!」林蕊馨將頭埋在姚澤懷裡,羞的不敢抬起來。

首發:

姚澤笑著道:「你真想知道?」

林蕊馨低聲嗯了一聲,道:「只是很好奇。」

姚澤就道:「其實男人那裡堅挺有兩種可能……」

林蕊馨急不可耐的打斷姚澤,問道:「那兩種可能?」

姚澤身上摸了摸林蕊馨側臉上的髮絲,林蕊馨也沒有阻止,只是怔怔的望著姚澤,等著他的答案,姚澤有些尷尬的解釋道:「第一種是因為憋著尿,所以會堅挺,第二種嘛……」姚澤滿含深意的朝著林蕊馨看了一眼,才道:「第二種是因為想和女人……」說道這裡姚澤停了下來,他知道不往後說,林蕊馨應該也能聽懂。

果然,林蕊馨聽完後,俏麗的臉蛋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男人那東西真噁心!」林蕊馨幻想著那不老實的東西,給出這麼個評價。

姚澤不以為意的道:「等你結婚以後你就不會覺得噁心了。」

林蕊馨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突然又有些羞澀起來,對著姚澤問道:「你那裡……那裡硬了是因為什麼原因?」

「這……」姚澤汗顏,悻悻道:「兩方面的原因都有吧。」

林蕊馨心裡狂跳起來:「你想和我……和我做那事嗎?」

姚澤沒有否認,問道:「你想嗎?」

林蕊馨嚇的趕緊搖頭,「不……不要,我才不要干那種事情。」

姚澤一臉苦悶的道:「可是我憋的很難受啊。」

林蕊馨悻悻道:「難受怎麼了,又不會壞!」

姚澤道:「怎麼不會壞,憋時間長了會憋壞的。」

「啊?」林蕊馨嬌呼一聲,有些驚訝道:「這樣都能壞嗎?」

「你以為!」姚澤沒好氣的道:「都怪你,我懷疑你是不是故意跑過來引誘我的。」

林蕊馨倒是被姚澤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姚澤說的沒錯,林蕊馨確實是有意引誘姚澤的,姚澤每次都說自己是小孩子,對自己沒興趣,這讓林蕊馨心裡很不服氣,所以就想著試探一下姚澤,這一試探,姚澤就原形畢露了。

「你不是對我沒興趣嘛,怎麼又怪起我來了。」林蕊馨一副幽怨的小模樣看的姚澤心裡砰砰直跳,當下喉嚨就哽咽了一下,呼著熱氣的道:「丫頭,讓哥親一下。」

林蕊馨將頭埋在姚澤懷裡,低聲道:「不要。」

姚澤捧起林蕊馨的臉,笑著道:「還沒嘗試過親吻是什麼滋味吧,要不哥來教你。」不等林蕊馨說話,姚澤就霸道的低頭朝著林蕊馨嘴唇吻了去。

「唔唔……」

林蕊馨來不及出聲就被姚澤吻住,剛要張口說話,一條舌頭靈巧的鑽進了林蕊馨的嘴裡。

姚澤的舌頭溜進林蕊馨的芳香小嘴中,呼吸變的急促起來,他翻身將林蕊馨壓在了身下,舌頭一下子和林蕊馨的糾纏在一起。

一陣陣的芳香水漬被吸進嘴裡,姚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林蕊馨也是俏臉緋紅,眼眸中透露著迷失……

林蕊馨開始還不能適應這種舌吻,等到姚澤越發的火熱的吸她的丁香小舌時,她感覺自己被姚澤的熱情給帶動了,隱隱有了回應姚澤的意思,雙手也不自覺的摟在了他的後腦勺。

姚澤的手順勢攀上了林蕊馨的酥胸之上,隔著薄薄的小襯衣,在上面一陣揉捏,林蕊馨從來沒被人摸過胸部,這種感覺很奇妙,一陣陣暖流,酥麻麻的從胸部位置襲遍全身,不由得忍不住嚶嚀一聲,開始嬌/喘起來。

她伸出無力的小手,朝著姚澤胸口推了推,嘴唇離開姚澤的嘴巴,撅著紅唇,道:「哥,你耍流氓,欺負我!」

姚澤頗為不好意思,雙手一下子從林蕊馨的胸部上縮了回去,老實的躺到了一旁,心虛的道:「丫頭,都是哥不好,你別生氣啊,就是憋的太久了,難受,所以……」

林蕊馨見姚澤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頓時心軟的問道:「憋的很難受嘛?」

姚澤重重的點頭,林蕊馨就有些悻悻的問道:「那……那我能幫你什麼嗎?」

「當然可以!」姚澤一臉興奮的道。

林蕊馨趕緊道:「除了不能和我做那事以為,其他的我可以勉強答應你。」

「真的?」姚澤毫無節操,試探性的問道:「除了那事,什麼都可以?」

林蕊馨羞澀的低頭輕嗯了一聲,姚澤望著林蕊馨嬌艷欲滴的粉嫩嘴唇,一瞬間下身越發的堅硬如鐵起來,「丫頭,那你用……用嘴巴幫我!」

「啊?」林蕊馨詫異起來,「嘴巴最幫你?」

姚澤湊到林蕊馨耳邊,細細講解起來,林蕊馨聽我俏臉如同被鮮血染紅一般,紅的能滴出血來,「好噁心啊,我不要,那東西怎麼能像吃棒棒糖一樣含著,哥,你好變態!」林蕊馨露出鄙視的目光。

姚澤沒好氣的道:「現在這個社會,夫妻、情侶之間誰不這麼做……」

林蕊馨嬌哼一聲,道:「我們是夫妻、是情侶嗎?」

姚澤無言以對,鬱悶的道:「剛才可是你說的,除了做那事,什麼都可以答應……」

林蕊馨恨恨的朝著姚澤胳膊上咬了一口,發泄心中未知的**,同時又道:「我現在反悔了不行嗎。」見姚澤鬱悶的模樣,林蕊馨試探的道:「要不……要不我用手……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