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一十二章酒後失德

第四百一十二章酒後失德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27 13:09  字數:3430

大約等了一刻鐘,李俊陽開著局裡的車子,到了姚澤說的夜市燒烤的地方。

將車子停好,李俊陽下車子就看見坐在姚澤身邊的林蕊馨笑眯眯的朝著自己揮手。

李俊陽笑著點頭,走了過去,然後對姚澤說道:「大晚上的趕到湯山有什麼情況嗎?」

姚澤讓李俊陽坐在旁邊的位置,重新讓燒烤店的老闆上了一些烤羊肉、牛蹄筋、雞爪之類的後,又要了四瓶冰凍啤酒,這才對李俊陽道:「沒什麼情況,就是想你們了,回來看看。」

李俊陽笑著接過姚澤遞來的啤酒,然後對著嘴灌了一口,道:「不會吧,想我想的能大晚上千里迢迢的跑過來?我信你才傻了。」李俊陽抓起一串羊肉,吃了起來。

姚澤沒好氣的道:「沒打算讓你信,不過,你這傢伙作為公安局的局長,開著公家的車子出來喝酒,不怕別人告發你嗎!」

「怕個球。」李俊陽猛灌了一口啤酒,而後打了個酒嗝,笑眯眯的道:「現在的幹部,誰不沾公家的便宜,又便宜不沾那是王八蛋,我可不想當著活王八。」

李俊陽本就是性子直爽,口直心快的類型,聽了他這方話,一旁默默吃著肉串的林蕊馨一小子笑噴了出來,姚澤對著李俊陽翻了個死白眼,道「注意點,別把你這壞風氣待到蕊馨身上了。」姚澤給林蕊馨杯子里倒了點啤酒,然後問道:「喝點沒事吧?」

林蕊馨搖了搖頭,語氣歡快的說:「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喝酒,以前幾乎不怎麼沾酒的,今天陪你和李叔喝一點吧。」

李俊陽含笑的點頭,贊同的道:「林丫頭越髮漂亮了,每次見面都覺得比以前更加漂亮。完全有種出水芙蓉的感覺嘛,以後再大一點,一定是個禍國殃民的美人胚子。」

林蕊馨被李俊陽誇的俏臉泛紅,不好意思的道:「李叔,那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可沒有什麼傾國傾城之貌,別給我扣那麼大的帽子,頂多算的上五官端正而已。」林蕊馨被誇的心裡倒是喜滋滋的。

「你李叔我從來不說假話,你以後一定是個大美人。」他朝著姚澤不懷好意的笑了笑,而後道:「林丫頭,千萬要防著你身邊的這頭狼,他可是厲害的很啊,千萬別著了他的道。」李俊陽一副善意模樣對林蕊馨提醒道。

「胡說八道什麼。」見林蕊馨俏臉羞的通紅,姚澤也是覺得尷尬,不由得伸出拳頭,朝著李俊陽背後打了一巴掌,沒好氣的道:「你是越活越回去了,連小姑娘的玩笑都開。」

李俊陽見林蕊馨羞澀中帶著微微的甜膩,心裡就是一咯噔,暗自佩服姚澤的手段,心裡猜想,恐怕林蕊馨也逃不出姚澤的手心了。

他雖然算不得情場老手,但也是閱人無數,對於林蕊馨所表現出來的羞態,**不離十就是對姚澤有很好感了。

李俊陽不由得有些感嘆姚澤命好。

姚澤和李俊陽碰了碰酒杯,各自喝了口酒後,姚澤遞給李俊陽一串牛蹄筋,自己又拿了一串吃了起來,一瓶啤酒見底,姚澤打了個酒嗝,對李俊陽問道:「湯山縣政府被大清洗後,現在怎麼樣了?」

李俊陽放下酒瓶,笑了笑,道:「說個不見外的話,大清洗後確實對湯山縣有利,上一批湯山縣的領導幹部就是因為內鬥的厲害遭到了大清洗,這批新調來的縣委常委們可是要低調了許多,常委會上,書記和縣長關係好的不得了,形式一旁大好啊,只要他們能夠一直保持著這種相互友好的關係,湯山縣一定會慢慢的發展起來。」

聽李俊陽這麼說,姚澤幽幽嘆了口氣,頗有心德的朝著李俊陽笑了笑,道:「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賭什麼?」李俊陽疑惑的問道。

姚澤就道:「賭湯山縣的領導班子維持和平安定不會超過一年……」

李俊陽倒是沒有直接和姚澤說要不要賭,而是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姚澤就感嘆的道:「一把手和二把手不可能一直保持著相安無事的狀態,這是我國的一種特殊國情,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間比如有著各自利益的矛盾衝突,誰都不想自己所得到的利益比對方小,所以內鬥、爭執是少不了的。」

「他們現在雖然一副太平安康,彷彿相安無事的樣子,只不過是因為忌憚上面盯著的眼角,我們上一批湯山縣的領導班子就是因為內鬥太厲害,對湯山縣造成了巨大的影響,所以才會整體的被清洗,調任,他們這批領導班子初來,自然要給上面一個良好的表現,表現出一副和和氣氣的模樣,只是,這種狀態他們可能維持不了很久,利益衝突是無數不再的,有了利益衝突,他們之間的內鬥就會重新點燃。」

李俊陽笑著點頭,「你分析的很透徹啊,不愧是當過縣長的領導,像我這種沒當過政府領導的,肯定是說不出這些門門道道。」李俊陽沒去評論姚澤這些話的對錯,因為這些東西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我可沒當過縣長。」姚澤笑了笑,「只不過是個常務副縣長而已,你多多努力,爭取早點進入常委行列。」

李俊陽苦笑的搖頭道:「我倒是對常委的位置真沒多大的興趣,你是知道的,我這人性子直,說話不好聽,容易得罪人,根本不適合做什麼常委,現在的狀態我已經很滿意了,只要能在這個位置混到平安的內退下去,我就知足了。」

「內退?」姚澤笑著搖了搖頭,一臉無奈模樣的道:「你才四十來歲吧,竟然想著內退的事情了,你以前在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