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零四章威逼利誘

第四百零四章威逼利誘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22 23:19  字數:3595

(月票、紅票,都積極的投一下,感謝坐在姚澤身邊的唐敏聽出姚澤語氣中的不悅,心裡叫苦不已,偷偷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讓他忍住火氣,姚澤的倔脾氣唐敏是知道的,生怕姚澤忍不住火氣惹的唐順義不高興了,兩人之間的事情又得平生不少阻礙。

唐順義坐在沙上,端著瓷杯喝茶,聽了姚澤的話,他到嘴邊的茶止住,眼神如同刺刀一般盯在姚澤身上,望著姚澤的臉和他的眼睛,彷彿要將姚澤看穿一般。:

此刻,如果要形容一下現場的氣氛,那麼唐順義是波濤洶湧的大海,那麼姚澤則是孤帆小舟,在洶湧的大海的拍打下,他能夠撐的過幾個回合?

常務副省長的威嚴確實不是一般的大,只是坐在沙上,目光平靜的注視著姚澤,就讓姚澤感覺心裡一陣慌張,那種感覺並不是實質的害怕,而是一種打心眼裡對上位者的敬畏、佩服。

「咳咳。」見氣氛有些劍拔弩張,唐萬山輕輕咳嗽一聲,然後走到自己大哥面前,為姚澤解圍,轉移話題的道:「大哥最近身體怎麼樣了,前段時間聽小敏說你痛風病又作了?」官場之財色誘人404

唐順義把目光從姚澤身邊移走,頓時姚澤心來微微鬆了口氣,可是額頭上已經滿是細小的汗珠子。

「最近好些了,不過以後不能沾酒了,否則作起來疼的要人命。」唐順義輕輕嘆了口氣,出聲道:「這個病作起來腳趾頭如同鑽心的疼,現在國內外都沒有根治它的方法,只能忍受著……」

「要不你請一段時間的假期,讓小敏陪你到美國去治療,興許那邊醫療技術能夠攻克這一難關,作了總是這麼硬抗著也不是辦法。」唐萬山微微皺眉,出主意的說道。

「算了吧,以我現在的身份,哪有那麼容易能夠輕易出國,再說,這個病我查過了,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徹底治癒,如果說可以治癒的,那一定是騙子!」唐順義繼續道:「只要不喝酒,嘴巴忌一些食物,作的周期『性』不會很大,沒事……」

唐萬山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氣,勸說不動也就不再堅持,剛才在廚房忙活的王姜紅聽到外面的動靜,將雞湯放到煤氣灶上後,解開圍裙走了出去,見沙的上小夥子一表人才,王姜紅徐老半娘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她走到唐敏身邊,含笑的望著姚澤問道:「這個就是小敏的男朋友,小澤吧?」

王姜紅的態度倒是和唐順義截然不同,一上來就親切的用長輩稱呼小輩的喊了聲『小澤』,王姜紅的態度倒是讓姚澤感覺心裡暖暖的,不過對比唐順義的態度,姚澤轉念一想,他們夫妻不會是故意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紅臉吧?

不管怎麼樣,既然唐敏的母親表現的慈祥友善,姚澤一人會禮貌對待,趕緊起身叫了聲阿姨,王姜紅高興的連忙擺手道:「別起來,你坐,阿姨就是出來給你打個招呼,廚房還煲著湯呢,你們先聊著,飯好了我叫你們。」

「真是給阿姨添麻煩了。」姚澤客套的說道。

王姜紅邊朝廚房走,笑著道:「不麻煩,以後經常和小敏來吃飯就是了,反正我在家閑著也是閑著,就專門折騰怎麼給你們做好吃的。」王姜紅倒是對姚澤印象蠻不錯,年輕有為,長的也帥氣,而且很有禮貌,有種丈母看女婿越看越喜歡的意思。

見王姜紅進了廚房,唐順義朝著唐敏笑了笑,說道:「小敏啊,你去廚房看看你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去幫把手。」

唐敏知道這是唐順義故意想支開自己,估『摸』著想和姚澤單獨談話,就有些擔憂的將目光看向姚澤,見姚澤輕輕點頭示意後,她才幽幽站了起來,偷偷瞪了唐順義一眼,表示自己心裡的不滿,眼神中還有小小的威脅意味,不過這威脅似乎沒什麼作用。

見唐敏一步三回頭的樣子,唐順義感覺有些好笑,等唐敏進了廚房後,才將頭扭向姚澤,開門見山的問道:「你知不知道小敏很喜歡你?

姚澤沒想到唐順義會如此開誠布公的說出來,倒是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對於唐順義的問話,姚澤輕輕點頭表示作答。

見姚澤點頭,唐順義繼續道:「那你喜歡她嗎?」

這點姚澤倒是沒有什麼猶豫,重重點頭道:「喜歡!」

「好,我相信你說的是真心話。」唐順義正『色』嚴肅的臉微微『露』出一絲笑意,轉既又嚴肅起來,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處理和小敏之間的關係,一直這麼不明不白的處著?」

姚澤被問的冷汗泠泠,偷偷擦了擦鼻尖的汗珠,姚澤頗為心虛的道:「我們都還年輕,這麼早……」

「行了,別給自己花心找借口了。」唐順義打斷姚澤的話,「你覺得自己還年輕,可是想過小敏沒?」

「她把人生最美好的時光消耗在了等待你的答案上,你不覺得愧疚嗎?一個女孩子能有多少青春可以浪費?」唐順義有些不悅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繼續道:「其實你們都不小了,早點把事情定下來,也好安心,你有很好的政治前途,假如一直在外面朝三暮四,招惹別的女人,你會親手毀了你這星光燦爛的政途。」官場之財色誘人404

唐順義越說讓姚澤心裡越震驚,聽他的語氣,難道自己那些紅顏被他知道了?

難道是唐敏告訴他父親的,姚澤很快否定了這個判斷,唐敏表現出來的感覺是巴不得自己在她父親面前表現優秀點,又怎麼會把自己這些事情告訴她父親。

難道唐順義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