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百零二章沾點便宜

第四百零二章沾點便宜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21 21:01  字數:3514

兩人相互抱著雙雙沉沉的睡了過去,等姚澤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由於關著燈拉上了窗帘,房間里變的黑黢黢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外面的雨已經停了。

望著懷裡睡熟的美人,姚澤忍不住在她滑.嫩的側臉上輕輕吻了一下,而沈惠美確敏感的睫毛連續抖動了好幾下。

原來是在裝睡。

姚澤無聲的笑了笑,也不揭穿沈惠美,雙手摟住她柔軟的柳腰,下身有些堅挺的傢伙直挺挺的頂在了她股溝的位置輕輕的摩擦起來。

沈惠美的身子遽然綳直,偷偷的咬了咬紅唇,讓呼吸盡量保持順暢。

姚澤不滿足於將手放在沈惠美的腰上,開始不老實的上下遊走,從腰身慢慢到小腹,再由小腹攀上那渾圓挺拔的酥胸之上,姚澤雙手輕輕握住它,溫柔的揉動起來,柔軟的彈性讓姚澤愛不釋手,將腦袋湊到她的長髮之後貪婪的嗅著那秀髮中散發的淡淡幽香。

感覺到胸部上兩顆殷紅的突起,姚澤偷偷褪去自己的內褲,然後在被子裡面偷偷撩起沈惠美的睡裙,將她質地絲滑的蕾絲內褲給輕輕往下一扯,扯到了大腿根部……

有了剛才的前奏,姚澤伸手到沈慧美幽謐處輕輕撥弄一下,見溪流泛濫已成水到渠成之勢,姚澤就輕輕將腰身慢慢的湊近沈惠美,挺著堅挺的下身,對準了潺潺流水處,如同船夫划槳一般,腰身向前輕輕一挺,整個船隻順利的駛入沈惠美溫熱水潤的港灣之中。

「呀!」

饒是有思想準備,知道姚澤要幹什麼事情,可是當姚澤的火熱猛的探入時,沈惠美還是強忍不住的嬌呼出聲,聲音中帶著十足的媚意和迷醉……

等沈惠美還沒從那酥麻中回味過來,姚澤又是溫柔又寫意的挺了一下腰身,沈惠美『嚶嚀』一聲,帶著柔媚語調的道:「別……別動!」

「讓你還裝睡!」姚澤緊緊摟住沈惠美柔軟的腰肢,火熱被沈惠美裡面緊緊的包裹著,溫暖水潤的緊迫感讓姚澤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連骨頭都感覺酥麻了幾斤。

被姚澤說的俏臉通紅,沈惠美也不反駁,只是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因為姚澤又開始不老實的動彈起來,連大床都不堪壓力,睡著姚澤的節奏,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來。

快速的撞擊讓沈惠美漸漸的迷失其中,喉嚨中發出壓抑不住的絲絲呻吟聲來,她呻吟的很含蓄,聲音低柔帶著磁性的媚意,讓姚澤更加的欲血沸騰起來,有一種瘋狂的衝動瞬間襲入姚澤大腦,心裡只想讓身下的女人叫的更歡暢,更加賣力的去征服她,讓她得到暢快的滿足……

次日清晨,姚澤起了個大早,去鎮里的菜市場買了一隻老母雞回去給沈惠美煲了一鍋老母雞湯,等沈惠美起來的時候姚澤已經留下紙條後離開了。

昨晚睡前姚澤已經和沈惠美交代清楚,早上就會離開,最近農改計劃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為了沈惠美的事情已經耽擱了好幾天,喪事已經塵埃落定姚澤便不再久留,而沈惠美也告訴姚澤在過一段時間便會回江平,把離婚的事宜給辦下來,當然少不了需要姚澤手裡的那些證據幫她順利的將婚給離掉。

回到淮源市後,姚澤再次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之中,農改計劃的完善迫在眉睫,姚澤必須趕在全國農業代.表大會召開之前將計劃給趕出來。

除了姚澤以為,最緊張的莫過於黃華偉廳長和張國定副廳長,兩人也是密切的關注著這次農改計劃的開展,如果計劃能夠順利實施得到全國推廣,那麼整個華南省乃至全國的農業都能得到質的飛躍,而在個人來看,如果農改計劃能夠順利實施並進行推廣,無論是姚澤、黃華偉還是張國定都是政績收益最大的人。

臨近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了唐敏打來的電話,將辦公桌收拾了一下,姚澤笑眯眯的坐在皮椅上,一臉輕鬆的道:「敏敏,是不是想我了。」

「敏敏?」姚澤從來沒有如此喊過唐敏,被這麼叫讓唐敏有些不習慣,心裡又羞澀又喜悅,她嗔怪的啐了姚澤一口,嬌俏的道:「啥時候便的這麼肉麻了?」

姚澤笑著打趣道:「你不喜歡我對你肉麻一點嗎?」

唐敏本來想說不喜歡,但是心裡卻又是願意讓姚澤肉麻的稱呼自己,這樣讓他感覺他和姚澤的關係更加親近,她沒有回答姚澤的問話,只是故作幽幽的道:「在欺負我,小心我不理你了。」

如今的商業界的天之驕女在和姚澤對話是竟然露出了小女兒羞態狀,於平時冷靜果斷的樣子簡直是天壤之別。

「嘿嘿。好了,好了,不欺負你了,說說看吧,打電話找我做什麼?」姚澤身子靠在皮椅上,悠然的問道。

唐敏此時正開著一輛紅色的寶馬跑車,帶著淺淺微笑的和姚澤通話,聽了姚澤的問話,她嬌柔的嘴唇輕輕抿了一下,然後帶著一絲狡黠的道:「我爸想請你去家裡做客,賞不賞臉啊?」

「啥?」姚澤詫異的怪叫一聲,瞪大眼睛道:「你不是再和我開玩笑吧?」

「我有必要和你開玩笑嗎?」唐敏幽幽的道:「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身世嗎,現在讓你去我家你反倒不願意了?」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出聲道:「倒不是不願意,這也太突然了點,唐省長真讓我過去?」

唐敏聽話筒里,姚澤有些心虛的聲音,忍不住嬌聲笑了起來,「當然是真的,騙你我能得到好處么?」

「你難道害怕了?」唐敏故意挑釁的問道。

姚澤當然知道唐敏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