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九十九章調教女僕

第三百九十九章調教女僕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19 12:56  字數:3560

「乾杯!」

「乾杯?」姚澤目光從陳媛媛誘人的身子上挪開,驚訝的問道陳媛媛抿嘴笑了笑,挑眉道:「對啊,就是乾杯,你不敢?」

「剛才在外面喝了不少酒,還是算了吧。」姚澤苦笑的道。

陳媛媛搖了搖頭,高腳杯輕輕和姚澤碰了一下,兩個杯子出清脆的響聲,陳媛媛極其豪爽的揚起雪白的香頸,一口將大半杯紅酒下肚,抿了抿嘴,猩紅的『液』體將她『性』感的嘴唇染的更加誘人,她目光直直的望著姚澤,意思不言而喻。官場之財色誘人399

姚澤苦笑的道:「不知道你安得什麼心,非得把我給灌醉不可嗎?」

見陳媛媛還是不說話,只是美眸直勾勾的望著姚澤的杯子,姚澤無奈之後仰頭把酒杯里的酒給喝掉,然後打了個酒嗝道:「下面的慢慢喝,再這麼個喝我不陪你了。」

「成,沒問題。」陳媛媛酒後上臉,嫵媚的俏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紅霞,她抿嘴笑了笑,又給姚澤填了半杯,然後給自己倒上,端起杯子拿在手裡晃了晃,覺得無趣,就對姚澤問道:「你會跳舞么?」

姚澤愣了一下,而後問道:「什麼舞?」

「隨便,我什麼舞都會一點。」

姚澤尷尬的撓了撓頭,悻悻笑道:「我基本沒什麼會的舞蹈,還是算了吧。」

「真沒趣,起來。」陳媛媛白了姚澤一眼,站了起來,然後作勢去扯姚澤的胳膊,嬌聲道:「很簡單的我教你。」

「先說好,踩到腳了可別賴我。」姚澤被陳媛媛強行給拉了起來,然後將大廳的音樂給打開,頓時美妙的音樂充斥著整個房間,倒是讓人感覺多了一絲浪漫的氣息。

「成,我不怪你。」陳媛媛笑了笑,然後走到開關處,啪的一聲,將客廳的燈光給關上了,牆頂的上方只有幾盞彩『色』的燈光照『射』整個客廳,顯得客廳昏暗中帶著淡淡的曖昧氣息,雙方可以看見對方,卻看的不是很清楚的那種感覺很微妙。

姚澤這個時候心裡竟然不爭氣的加快了跳動。

一陣淡淡的香風飄過,陳媛媛輕巧的湊到姚澤身邊,然後聲音輕柔的道:「我來教你,雙手摟住我的腰。」說完,她先將她的手一上一下的放在了姚澤腰身兩側示範給姚澤看。

姚澤身子有些不自然的綳直,陳媛媛敏感的察覺到了姚澤的不自然,頓時就忍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喂,你很緊張嗎?」

黑暗中,姚澤老臉尷尬的紅了一下,不過陳媛媛卻看不清,「沒……沒緊張啊。」姚澤裝著膽子,將手朝著陳媛媛腰身『摸』去,心裡不爭氣的跳動得厲害,就如同初哥一般,不能怪姚澤緊張,畢竟大學時代那被姚澤夢若女神的俏佳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還有和他如此曖昧的共舞,就算心裡素質再怎麼頑強,恐怕也會心裡有些激動、緊張。

姚澤將手搭在了陳媛媛柔軟的腰肢之上,軟軟的肉感讓姚澤有些心生旖旎起來,酒精的催使得他很容易的就請與泛濫,下身直挺挺的向陳媛媛敬起了禮。

「對,就這樣。」陳媛媛清脆帶著軟糯的聲音在姚澤耳邊響起,「當我邁左腳的時候你邁右腳,而我邁右腳的時候你邁左腳,k?」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恩,我試試看吧。」

「好,跟著我的口號走,我喊左你就邁左腳……」

「左……右……左,對,就是按照這個節奏跟著我的步伐走……對對對,這不是很好嘛!」陳媛媛抿嘴笑了笑,「沒想到你還蠻有這方面的天賦。」

姚澤苦笑著道:「什麼天賦啊,以前大學那會兒社交活動的時候業餘的跳過幾次。」官場之財色誘人399

「呃,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過你女朋友?」陳媛媛身子湊近了一些,軟軟糯糯的聲音在姚澤耳邊響起,讓姚澤心裡越緊張起來,耳朵里回『盪』著陳媛媛饒有魔力的聲音,身子遽然綳直。

「我沒有女朋友。」姚澤放在陳媛媛腰側的手情不自禁的微微用力,一隻手鬼使神差的朝著陳媛媛的『臀』部『摸』去。

「老實點!」感覺到姚澤的大手滑過自己股溝,如電流般傳遍全身,陳媛媛步伐有些凌『亂』起來,當即就朝著姚澤的腰身上掐了一把,一副惡聲的道:「給我好好跳,別想些烏七八糟的事情。」

「我沒有想烏七八糟的事情。」姚澤心虛的辯解。

陳媛媛沒好氣的道:「那你的手在幹嗎?」

「嘿嘿,不小心、不小心。」姚澤悻悻的縮回手,正兒八經的和陳媛媛跳了起來。

陳媛媛的身子離姚澤距離太近,身上的淡淡幽香一陣陣鑽進姚澤的鼻孔,使得姚澤心思一直不能定下來,他感覺自己呼吸的有些急促,怕被陳媛媛現,於是打破跳舞的沉悶,出聲道:「陳姐,你真的喜歡女人嗎?」

「不行嗎?」陳媛媛一副理所當然的問道。

姚澤笑了笑,「行是行,不過,總感覺你這種漂亮的女人在霸佔一個漂亮的女人,感覺太浪費資源了。」

「去你的。」陳媛媛笑罵一聲,「你說誰是資源呢?行不行姐現在就收拾了你!」

姚澤悻悻的乾笑兩聲,心想,我倒是希望你收拾了我,只要你願意就是躺著讓你騎都成。

「我記得你以前和我說過,和台灣那個富商結婚只是相互利用,對嗎?」姚澤出聲問道。

「對啊,他為了繼承遺產,而我,為了錢。」陳媛媛毫不避諱的和姚澤說出事情的真相。

「如此說來,你應該獲得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