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九十章裙子劃破的尷尬

第三百九十章裙子劃破的尷尬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13 22:23  字數:3282

回到zhèngfǔ招待所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段,姚澤剛把車子停好便看見身姿丰韻,一身職業套裝打扮的范冰瑤面上帶著愁容的走了出來,修長的美腿上亮絲的肉色絲襪在餘光的照射下散發著誘人的光暈。

范冰瑤似乎心事重重的模樣,低頭走出招待所,從姚澤身邊經過都沒發覺對方。

因為姚澤還要找范冰瑤要房間的鑰匙,便在范冰瑤從他身邊擦身而過的時候將她給喊住:「范經理,麻煩你等一下。」

「啊?」范冰瑤茫然的扭頭,瞧見姚澤,愣了兩三秒才回過神,見姚澤正對著自己點頭微笑,范冰瑤尷尬的理了理額前的劉海,擠出一絲笑意的道:「姚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想事情太投入了,倒是沒看見你回來了。」

姚澤笑著擺了擺手,問道:「你現在有時間嗎?如果有時間請幫我安排一下房間。」

「啊,有有有。」范冰瑤連忙點頭,然後扭動著嬌俏的小蠻腰走在前面道:「姚主任跟我來,我這就帶您去。」

范冰瑤走到前台取了鑰匙之後,抿嘴笑了笑,剛才的陰霾一掃而空,姚澤倒是有些佩服范冰瑤的職業素養,「給我就成了,我自己去,就不麻煩范經理了。」姚澤對著范冰瑤笑了笑,說道。

范冰瑤笑著道:「還是我帶姚主任去吧,房間有些多,這個房間屬於豪華客房,和普通客房不再一起,我不帶路恐怕姚主任要一頓好找呢。」范冰瑤語氣溫柔的道:「房間在三樓,整層就這一個房間呢。」

「房間這麼大?」姚澤有些驚訝,略微的算了算,每層都是八個房間,每個房間大約二十個平方,那麼如果三樓一整層就一間豪華客房不得佔用一百六十個平方嗎?

「沒您想的那麼大。」范冰瑤見姚澤一臉驚訝的模樣,忍不住輕輕嬌聲了兩聲,又感覺有些不禮貌了,趕緊止住了笑,輕聲說道:「三樓有一個很大的露天陽台佔去了一大半的位置,說起來豪華客房也有六十個平方呢。」說著話,范冰瑤將姚澤領到了三樓,偌大的一層面積,確實只有一個房間可以使用,剩下的部分全身露天陽台佔據。

「為什麼要把這裡設一個陽台,多浪費啊?」姚澤有些不解,便出聲詢問。

范冰瑤將房門打開,然後把鑰匙遞給姚澤,笑著道:「誰知道呢,不過聽說當初準備拿這個陽台做個露天游泳池還是什麼來著,我在這裡工作不到一年,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范冰瑤踏著高跟鞋進了房間,在房間掃視了一圈,見沒什麼問題,房間通風也還好,於是才笑著對姚澤說道:「姚主任看看滿不滿意,如果缺什麼東西直接跟我說或者打前台電話也成,如果沒什麼事情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謝謝你,暫時沒什麼事情了,麻煩范經理了。」

「姚主任客氣了。」范冰瑤朝著姚澤點頭笑了笑,然後俏生生的走了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范冰瑤突然聽到『撕拉』一聲清脆的響聲,接著身形頓了一下,低頭看去,她不由得嬌呼出聲,原來她走到門口時,裙子不小心被門口微微有些突出的鐵絲給勾上了,她朝前走時,帶動了鐵絲,一下子將她的裙子撕裂了一條很大的口子。

范冰瑤原本臀部就很肥碩,將緊身的直筒裙緊緊的綳在臀部上,緊緊繃著的裙子再被鐵絲這麼一划拉,絲質的裙子一下子從臀部位置扯爛了一大塊,頓時那翹臀位置一大塊暴露在空氣之中,也正是這個時候姚澤聽到了范冰瑤的嬌呼聲,看了過去,剛巧看到范冰瑤臀部位置的裙子被扯爛了開來,露出臀部位置的連體絲襪和裡面的黑色蕾絲內褲。

姚澤瞪大了眼睛,沒想到竟然發生這種事情,范冰瑤警惕性很強,也是在第一時間護著了臀部位置,然後趕緊扭身正對著姚澤,雙手護住臀部,低著頭不敢去看姚澤,成熟嫵媚的俏臉上布滿了緋紅。

「這……」姚澤感覺有些尷尬,剛要開口卻又不知該說什麼,范冰瑤羞紅著臉站在門口,鬱悶了嘆了口氣,嬌聲幽怨的道:「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姚主任,我可以先進來嗎?現在這個樣子恐怕也走不出去。」范冰瑤俏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朵根部,一時之間也不敢貿然下去,怕被人看見可得丟人死了。

「成,你先進來吧,怎麼裙子上划了這麼大一條口子!」姚澤無意識的說了這麼一句,卻又是惹得范冰瑤羞澀不已,原本就成熟的俏臉,因為紅暈不滿,頓時更顯迷人風采。

姚澤見范冰姚的嬌羞表情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既然剛才看到她群里上的那條口子,自然看見了裡面的東西,這怎麼能不讓范冰瑤臉紅不已。

「那個……范經理現在打算怎麼辦?」姚澤不敢讓范冰瑤在房間里多待,畢竟是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的時間長了,若是被人發現避免不了得想歪,姚澤初到雨荷縣,不想工作還沒開展便惹的一身騷。

「這裡也沒針線頭什麼的。」范冰瑤焦急的蹙了蹙柳眉,雙手捂住後面的臀部一直不敢放手,考慮了一下,她有些歉意的對姚澤笑了笑,輕聲道:「姚主任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見姚澤點頭,范冰瑤就輕聲道:「可以幫我去一樓我的儲存櫃幫我拿一下衣服嗎?」說著話,她從手提包里掏出一串姚澤,找出裡面的一把鑰匙然後窘迫的笑了笑,將鑰匙遞給了姚澤。

姚澤笑著接過,然後問道:「儲存櫃在什麼地方?」

「一樓,進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