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七十章省里報道(二)

第三百七十章省里報道(二)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13 12:24  字數:4035

次日,姚澤給宋楚楚打了個電話過去,詢問沈江銘無事才定下心來,匯合了組織部副部長黃山一同前往省里。奧迪車子平穩的上了高,黃山和姚澤坐在後排位置上,閑聊著,說起昨天晚上沈江銘身體抱恙的事情,黃山刻板的臉上微微一變,趕緊問道:「沒生命危險吧?怎麼突然就……我見沈市長身體一直不錯啊。」

姚澤當然不會把沈江銘的**給說出來,於是就打哈哈的說道:「昨天半夜我才接到通知,具體身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現在病情已經穩定了,只要控制好,應該沒什麼大礙。」姚澤不敢把沈江銘身體的具體情況說出來,因為如果姚澤說的嚴重了,說不定黃山考慮太多,調轉槍頭投靠到書記張愛民那邊去了。

「身體沒事就好,沈市長什麼都好,就是工作起來了不要命的干,年紀不小了,經常熬夜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對身體影響很大的。」黃山感嘆的說道:「我雖然才四十多歲,但是由於經常熬夜的原因,時常感覺身子乏力,現在的身體狀況和七老八十似的。」他苦笑的搖了搖頭。

姚澤就說讓黃山多注意休息保重身體,黃山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望著姚澤道:「這次去省里工作了,萬事低調一點,干做的就做,不該你做的千萬別沾手,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就成了,省里的戰火現在燒的正旺著……」

姚澤自然知道黃山所說的意思,不過他卻是哭笑不得起來:「黃部長,您太看的起我了,誰會注意到我這個無名小卒的存在。」

黃山卻面露嚴肅的道:「可不要掉以輕心,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的職位雖然只是正處級,但是只要是有心人都知道你後面是沈市長,所以說不定你的一舉一動都被別人監視著,千萬要注意一些,不要因為你自己而影響到了沈市長的利益,你現在已經被貼上他的標籤了。」

「這個我知道。」姚澤輕輕點頭,然後問道:「當初是誰點名讓我去省里的?」

黃山道:「省農業廳副廳長李國順,當初就是他舉薦了你的農改計劃,你應該認識他的。」

姚澤輕輕點頭,道:「我和他見過一面,說起來好笑,他也算是我的伯樂了,沒有他的話,也許我也走不到今天這個地步。他給了我一個步向成功的階梯啊。」

黃山笑著道:「那是你水平高,如果農改計劃不行,他再怎麼幫你也是枉然。好再你的農改計劃實施的非常成功,湯山縣下面的鄉鎮試點都取得了好的成效,所以省里打算將這個農改推向全省的各個鄉鎮去,這個事情如果辦順利了,可謂是青雲直上啊,姚澤,一定要好好乾,知道嗎!」黃山輕輕拍了拍姚澤的肩膀,露出賞識的目光。

姚澤笑著點頭,只是手機響了起來,姚澤對著黃山歉意的笑了笑,然後拿出手機見是宋楚楚打來的,於是接通,將頭扭向窗戶那邊,輕聲道:「楚楚阿姨,怎麼呢?」在有外人的時候,姚澤還是喊宋楚楚阿姨。

宋楚楚道:「現在已經上高了吧?」

「恩,已經上了,和黃部長在一起呢。」姚澤答道。

宋楚楚就輕聲道:「你沈叔叔要和你通話,我把電話給他,你們聊。」:

「喂,姚澤。」沈江銘聲音有些虛弱。

「沈叔叔,身體感覺好點沒,本來今天準備來看你的,但是時間上有些衝突,所以……」

姚澤帶著歉意的說道。

沈江銘笑著道:「我沒事了,別放在心上,打電話來就是和你提個醒的,本來想找你聊聊,誰知道出了這麼檔子事情,我們也沒聊上天。」沈江銘以為姚澤不知道他窘迫的事情,所以顯的還算淡然。

姚澤笑著道:「沈叔叔平時太忙,我又在縣裡工作,聊天的機會倒確實少,沈叔叔要給我交代什麼事情?」

沈江銘在電話裡面輕輕咳嗽兩聲,然後道:「其實也沒什麼說的,通過這一年的觀察,我很放心你的能力,給你打電話就是跟你說一聲,到省里了抽時間去拜會一下省政法委書記林申靖,他是我的好友,有什麼事情感到疑惑的可以問他,多多和他走動。」

姚澤問道:「他知道我的存在嗎?」

沈江銘道:「前幾天我已經和他打過招呼了,你去了直接報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在省里有什麼難處他可以幫你的,不過,不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不要隨便找他,人情欠多了也不好。」

「嗯,我知道了,謝謝沈叔叔。」姚澤心裡還是很感激沈江銘為他做的一切,雖然當初最開始是抓住了他的把柄,但是沈江銘卻並沒有想辦法對付自己,還把自己當親人來對待,姚澤心裡隱隱對他有些愧疚,對於宋楚楚的暗戀,姚澤極其矛盾,卻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沈江銘又道:「黃部長在你旁邊吧,把電話給他。」

姚澤嗯了一聲,將電話遞給黃山道:「黃部長,沈市長的電話。」

黃山趕緊接過,然後對著電話里說道:「沈市長,聽姚澤說你身子不適,你沒事吧?」

……

和沈江銘打完電話,黃山將電話遞還給姚澤,若有所思的對著姚澤說道:「沈市長真的很重視和關心你啊。」黃山甚至懷疑姚澤是不是沈江銘的私生子,非親非故的沈江銘為什麼如此關照眼前的年輕人,黃山怎麼都想不通。

姚澤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他此時如果對黃山解釋什麼,倒顯的有些掩耳盜鈴的感覺,黃山雖然好奇,但是也不會追著姚澤問,一時之間兩人誰都沒有再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