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六十五章大補的好處(第四更

第三百六十五章大補的好處(第四更 (1/1)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8-02 01:37  字數:2622

「幹嘛這麼盯著我看。」沈惠美羞紅了臉,見姚澤盯著自己腿,雙眼發直,不由得往後面退了兩步。

姚澤悻悻的笑道:「看看怎麼呢?你剛才還強吻我來著,不行,為了不吃虧,我得吻回來……」

「呀,流氓!」見姚澤一個餓虎撲食撲了上來,沈惠美嬌呼一聲,剛準備轉身跑開,卻已經本姚澤牢牢的抓住了胳膊,沈惠美一副驚慌的模樣,帶著哭腔道:「不許使用暴力,我討厭粗魯的人……」

姚澤嘿嘿笑了起來,一把將沈惠美拽入自己懷中,然後聞了聞她秀髮上的淡淡清香,笑眯眯的輕聲說道:「我不使用暴力,會很溫柔的。」說著話,他一把將沈惠美給橫抱了起來,慢慢朝著床邊走去。

沈惠美雙手摟住姚澤的脖子,嫵媚的臉蛋上紅暈散發,她不敢去看姚澤的眼角,只是紅艷的嘴唇輕輕動了動,柔聲道:「你個小『色』狼!這次就順著你,算是對你這幾天幫助的獎勵。」365

姚澤輕輕將沈惠美平放在床上,『摸』了『摸』觸感滑膩的肉絲美腿,然後慢慢的將手順著裙擺鑽進了『性』感的黑『色』蕾絲短裙中,朝著她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翹『臀』上輕輕捏了一把,那柔軟的彈『性』讓姚澤心裡不由得一『盪』,呼吸變的有些凌『亂』起來。

「惠美姐……」姚澤輕輕喚了沈惠美一聲。

沈惠美爬躺在床上,『臀』部微微翹起,聽見姚澤的喊聲,沈惠美眼眸『迷』離的扭過頭,貝齒輕輕咬住嬌艷欲滴的紅唇,嫵媚之情盡顯與臉,「姚澤今天我徹底的交給你,你想怎麼樣都行,只限今天一天哦。」沈惠美臉上帶著嫵媚嬌柔的媚笑。

姚澤見沈惠美誘魅之勁盡顯,成熟嫵媚的風韻讓姚澤呼吸都有些困難,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上套著肉『色』絲襪在姚澤眼前微微晃動,看的姚澤身子火熱,感覺鼻子中熱浪要噴發一般。

「惠美姐,你好美。」沈惠美一下子壓在了沈惠美的身上,扳過她柔軟的身子,捧著她嫵媚的俏臉,嘴巴一下子湊了上去,吻住了她的紅唇,兩人火熱的親吻到一起,兩條舌頭攪拌在一起,相互纏繞著,吸取著彼此的水分。

「吾……出不了氣了。」兩人親吻了半天,沈惠美感覺呼吸有些困難,輕輕推了推姚澤的臉,嬌嗔的抱怨道。

姚澤呵呵笑著將沈惠美納入懷中,朝著她挺拔的酥胸上『摸』了一把,然後笑著道:「知道剛才你爸喊我過去幹嗎么?」

沈惠美躺在姚澤的胸口處,聽著他的心跳,聽了姚澤的問話,她微微抬頭,輕聲道:「不是問你結婚的事情嗎?」

姚澤笑著道:「不止這一件。」

沈惠美聽了不由得又有些緊張起來,從姚澤身上坐了起來,趕緊問道:「還有什麼事情?」

姚澤神秘的笑了笑,然後將嘴巴湊到沈惠美耳邊,輕聲嘀咕一句。

「啊?」沈惠美聽了滿臉羞的通紅,啐了一口,抱怨道:「我爸怎麼這樣啊。」說著話,她幽幽朝著姚澤看了一眼,悻悻道:「你喝完了,感覺有好處么?」

姚澤曖昧的笑道:「好處嘛……」

「你『摸』『摸』不就知道了。」說完,姚澤牽引著沈惠美嬌嫩的小手,一下子按在了自己早已崛起的下身,西服布料本來就柔軟,沈惠美按在姚澤下身就感覺特別堅硬滾燙,嚇的她嬌呼一聲,想縮手卻又被姚澤按住,縮不回去,她只好裝著膽子隔著褲子,一把抓住了小姚澤……

「不是問我那湯有沒有用處嗎,現在『摸』了,你感覺有用處嗎?」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

沈惠美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嬌羞道:「死開,臭流氓。」說著話,在姚澤下面輕輕掐了一把,手勁不重,卻讓姚澤舒服的忍不住哼了一聲。

「這麼掐你很舒服嗎?」沈惠美紅著臉問道。

姚澤朝著沈惠美的俏臉上親了一口,輕輕恩了一聲,然後在她耳邊小聲道:「如果用嘴巴就……」

「滾。」沈惠美狠狠朝著要下面捏了一下,感受到那硬邦邦的東西,心裡有些慌又有些痒痒,身子不由得有些癱軟起來。365

姚澤悻悻笑了起來:「不願意就算了,幹嘛捏它,捏壞了怎麼辦。」

「捏壞了才好,省的你禍害被人的妻子……」沈惠美紅著臉一副惡狠狠的模樣。

「……」這話倒是把姚澤噎了個半死,姚澤一副邪惡模樣的看著沈惠美,咬牙切齒的道:「今天先把你給禍害了,讓你給我生個孩子出來,反正你爸媽也希望我們有個孩子。」說著話,姚澤嘿嘿笑著朝沈惠美身上撲去,在沈惠美的嬌呼聲中,沈惠美的大床開始微微搖晃起來,不多時,便是有節奏的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和沈惠美誘人的呻『吟』聲……

次日,在沈惠美的要求下,姚澤陪著她去了一個偏遠的山區,路途雖然不算遙遠,走到小路處卻不通車了,姚澤只要又下車和沈惠美一起徒步朝著小路走,然後徒步上山,朝著彎彎曲曲的盤山路前行。

「這是什麼地方,也太偏僻了吧?」盤山路很窄,姚澤小心翼翼的拉著沈惠美,生怕她失足從山上掉下去。

沈惠美擦了擦額頭的汗珠,臉上帶著一絲落寞的道:「山上有個小學……曾經有個老師來這裡指教為了就一名學生失足摔下了山崖……」

「你的意思……」姚澤隱隱感覺到一些什麼,心裡有些不舒服起來,「你也來這裡支教過吧?」

「嗯。」沈惠美輕輕點頭,「其實我以前是華南師範大學畢業,他和我同一屆,我們大學畢業後一起來這裡支教了半年,可惜……」沈惠美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感。

這表情落入姚澤眼中,心裡有些不舒服起來,也許自己這是吃醋了,姚澤幽幽的想著。

「可惜他已經死了……」姚澤鬱悶的道:「你難道要為一個死人難過一輩子?」

「別這麼說。」沈惠美責怪的看了姚澤一眼,見姚澤一臉的鬱悶,知道他吃醋了,沈惠美不由得覺得好像,一個沒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喲,副縣長大人吃醋了?」沈惠美俏臉微紅的打趣道。

姚澤很難得的紅了一會老臉,瞪了沈惠美一眼後,也不否認,惡狠狠道:「就是吃醋了,你現在可是我的女人,我不許你心裡還想著其他男人。」

「你的女人?我們結婚了么?有結婚證么?」沈惠美鄙視的望著姚澤,悻悻道:「厚臉皮的傢伙。」

姚澤咧嘴笑了起來,邪惡道:「這裡荒郊野外,沒有人,再不聽我的話,不乖,我就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咯……」

沈惠美:「……」

第五更在凌晨,兄弟們後勁有些不足了啊,加把勁,後面幾個追的緊啊,菊花難保啊,只要是的用戶都有可能有月票的,大家給力的支持痞子向前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