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六十章那些年,那些事

第三百六十章那些年,那些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31 02:56  字數:3597

次日,日光艷陽高照,溫度遽然升高,到了快中午的時候,溫度已經高達三十來度,陳秀華半躺在床上,額頭滲出細細汗珠,她喝完沈從文端來的中『葯』,然後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的對沈從文問道:「他們小兩口起來沒?」

沈從文接過『葯』碗,見妻子因為沈惠美回來,臉『色』比以往好了許多,似乎更加有精氣神了,心裡還是挺高興的,他把碗放到旁邊的小木桌子上,然後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說道:「我剛才偷偷過去看了一眼,這會兒門還關著呢。小兩口把你說的話放在心上了。」

陳秀華高興的笑了起來,由於笑的幅度太大,惹的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真是太好了,希望我能趕上抱外孫……」

「可以,一定可以的。」沈從文很一副對陳秀華很有信心的樣子。

陳秀華苦澀的笑了笑,聲音虛弱的道:「我這身體我清楚,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以後我不在了你……」陳秀華喉嚨有些哽咽的道:「我不在了你在找個老伴吧,一個人會很孤獨的。」說出這話的時候陳秀華心裡澀澀的,其實她是很不想離開這人世間的,日子剛剛有所好轉,兒女都過的很興奮,還沒享受到天倫之樂就得離丈夫和兒女而去,陳秀華又怎能不難受,但是她只能自己苦苦的悶在心裡,不想表現出來讓丈夫和兒女知道。360

「秀華,你怎麼突然說這些,別胡思『亂』想,你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沈從文安慰的對陳秀華道:「你的食道癌還沒有到晚期,還有希望進行治療的,以後別說這些喪氣話。」

陳秀華不想影響沈從文的心情,於是笑了笑,說道:「你去給惠美和姚澤準備點吃的,我在這裡躺一會兒不用管我。」

「誒」沈從文答應一聲,笑著走出了房間。

陳秀華見沈從文離開後,輕聲嘀咕道:「希望老天爺保佑我能再多活一段時間,我只是想親近見見、抱抱我的小孫孫。」

……

「起床了。」

「不起……」

「這麼大的人了還懶床?」姚澤半躺在床上,**著身子,帶著笑意的望著腦袋捂著被窩裡的沈惠美笑著打趣道。

「就賴床,要你管!」沈惠美『露』出一張羞紅嫵媚的俏臉來,瞪了姚澤一眼,嬌狠狠的道。

姚澤拿起床頭櫃的煙點了一隻,悠閑的抽了一口,然後笑眯眯的望著那秀髮有些凌『亂』卻充斥著別樣嫵媚的沈惠美,輕聲道:「再不起來你爸媽可得想多了,別以為咱們真的在做造人計劃呢。」

「不都怪你。」沈惠美惡狠狠的朝著姚澤胳膊上掐了一把,雪白的臂膀『露』出被子,身子也跟著『裸』『露』出來,一部分酥胸暴『露』在空氣之中,見姚澤『色』『迷』『迷』的望著自己,沈惠美悻悻的趕緊將身子躲回了被窩,羞紅著臉道:「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個人,這麼能折騰,你說你一晚上……一晚上折騰了多少次。」說完,沈惠美俏臉羞的血紅,那一個個火辣羞人的姿勢是沈惠美從未嘗試的,昨晚上雖然體力虧損很大,但沈慧美早上起來卻沒舉得有多疲憊,嫵媚的臉蛋被姚澤滋潤過後反而閑得越發嬌嫩艷麗起來。

「我體力好你又不是第一次見識到。」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望著沈惠美擠眉弄眼道「昨天晚上你也很瘋狂啊,和以為的淑女形象可不服哦。」

「流氓。」沈惠美羞紅著臉將姚澤手裡的煙給奪了下來,故意專業話題道:「早上飯都沒吃,空腹抽什麼煙,而且讓我陪著你抽二手煙不是害我么?自己想死可別害我。」沈惠美搶過煙後,將煙塞進了旁邊的一個裝著水的一次『性』水杯里。

「抽時間陪我去一個地方好么?」沈惠美從新躺會被窩,用眼眸望著姚澤,希冀的說道。

姚澤點頭道:「好。」

沈惠美倒是奇怪姚澤答應的乾脆,不由得問道:「這麼乾脆?」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千里路程都陪你走了,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這話說的沈惠美心裡喜滋滋的,臉上終於又『露』出一絲和煦燦爛的微笑,柔聲道:「謝謝你。」

「別。」姚澤擺了擺手道:「我不喜歡你對我說謝謝,這樣顯得太生分,而且,我們已經發生了超友誼關係,我們之間已經沒必要說那些俗氣話。」360

「什麼話到了你嘴裡都變了味道。」沈惠美睨了姚澤一眼,然後輕聲道:「你不想知道我希望你陪我去什麼地方嗎?」

姚澤望著沈惠美,笑著道:「你想告訴我,還用我問嗎?不管你去哪裡,即便是天涯海角我都陪著你,一輩子都可以!」

「哇!」沈惠美故作一個嘔吐的表情,不過俏臉卻紅了紅,悻悻道:「別這麼肉麻行么?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我就是想讓你陪我去一個偏遠的村落……」沈惠美眼中閃出一絲不一樣的味道來,和平常不同,裡面充斥著一絲憂傷或者說是獃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姚澤敏感的察覺到了沈惠美眼神中的異樣,心裡不禁有些奇怪,沈惠美的眼神意味著什麼,難道她有什麼不尋常的過我?

見姚澤注視著自己,沈惠美知道自己剛才表『露』的太過情緒話,於是有恢復過來,抿嘴笑著道:「看什麼呢,趕緊起來,真是鬱悶死了,本來是讓你過來假扮我老公,哄哄我媽開心,誰知道……你這混蛋竟然假戲真做,占我便宜!」

「你說,我以後怎麼面對張國定?」

姚澤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