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五十九章你落井下石我假戲真

第三百五十九章你落井下石我假戲真 (1/1)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30 01:17  字數:3071

沈惠美如同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般,貝齒緊緊咬著嬌艷欲滴的紅唇,眼眸中儘是小委屈和不甘,不甘如此被姚澤這個可惡的臭流氓猥褻,他那惹火的堅挺如有魔力般的繚繞在沈惠美的雙腿間,讓沈惠美渾身說不出的酸軟,恨不得握住那個玩意塞進自己……

沈惠美想想都感覺渾身燥熱,俏臉燙的厲害,如果自己那樣做了,還不知道要被姚澤嘲笑多久,雖然那種感覺很舒服,很讓沈惠美心動,但是沈惠美必須忍住姚澤的騷擾,因為,這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較量,如果自己被他弄幾下就投降了,那麼剛才所以的矜持顯得極其做作。自己是個做作的女人么?

沈惠美覺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所以此時她必須咬著牙,堅持住,雖然那種酥麻的感覺讓沈惠美很想哼出聲來,但是她不能表現出來。

「你……你就是個混蛋!」沈惠美強忍著內心的騷動,咬牙切齒的嬌罵著她身後的臭流氓。

姚澤雖然算是主導者,但是此時懷裡抱著一個身子柔軟帶著芳香的成熟美女,下身還在她最柔軟的地方摩擦著,那種奇妙的感覺絲毫不比沈惠美輕鬆多少,一種慾火焚身的感覺漸漸在身上蔓延著。

姚澤喉嚨哽咽一下,將臉湊到了沈惠美的香頸處,對著她被絲遮住的潔白耳垂,輕輕吹了口熱氣,沈惠美敏感的縮了縮脖子,轉過頭,俏麗嫵媚的臉蛋上滿上緋紅,眼眸春水泛濫的瞪了姚澤一眼,帶著輕微喘氣的道:「有毛病啊,說好了的不許惹我。」

「我沒有惹你啊。」姚澤做出一副無辜的模樣說道。

沈惠美恨的牙痒痒,道:「你不好好睡覺,往我耳朵你吹什麼氣。」

姚澤悻悻道:「看你不做聲,想試試你睡著了沒。」

「神經!」沈惠美睨了姚澤一眼,再次扭過頭去,不再理姚澤。

姚澤非但沒有停止猥瑣,膽子還越的大了起來,摟著沈惠美小蠻腰的手漸漸往著她朝著柔滑睡衣的小腹摸了去。

沈惠美感覺到了姚澤大膽的動作,身子不由得敏感的綳直,翹臀不由自主的往後撅起,姚澤本來就將下身那堅挺火熱的東西抵在她雙腿間,她這麼往後一撅挺翹柔軟的臀部,倒是順利的幫著姚澤貫穿了她的雙腿,被沈惠美緊緊的夾住了。

姚澤被這突然襲來的緊迫舒爽感刺激的倒吸一口冷氣,身子哆嗦一下,差點沒守住關卡,一瀉千里。

姚澤以為沈惠美是故意誘惑他,於是伸手在她挺翹白嫩的臀部上拍了一記,拍的一聲脆響,使得安靜的房間聽的特別清楚,這種曖昧的感覺和翹臀上傳來的柔軟彈性,越的讓姚澤心潮澎湃起來,而被姚澤拍了一記臀部,沈惠美一個沒忍住輕輕呻吟一聲,臉色漲紅的厲害,那猶如春藥一般的媚音讓姚澤越的堅定了吃掉沈惠美的念頭。

「叫的真好聽,惠美姐,你那聲呻吟已經讓我有犯罪的了,怎麼辦?」姚澤在沈惠美耳邊輕聲聲了一句,然後雙手緩緩的滑動到了沈惠美的雙峰之間,開始不老實的揉捏起來。

「拿開……」沈惠美聲音軟軟糯糯,嘴上說的一點都不夠堅決。

姚澤又怎麼聽不出沈惠美心裡的變化,於是得意的笑了起來,女人總是喜歡矜持的,自己做個流氓也無所謂,姚澤死皮賴臉的用嘴巴含住了沈惠美敏感的耳垂,輕聲道:「就不放。」說話的時候還估計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呀。」沈惠美嬌呼一聲,帶著哭調的道:「混蛋,弄疼我了。」

「誰讓你不聽話的。」姚澤得意的笑道。

沈惠美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見姚澤一副得意的模樣,頓時氣的牙痒痒,低頭就朝著他的肩膀上咬了去。

被狠狠的咬住肩膀,姚澤肩膀上傳來火辣的疼痛,疼的他牙咧嘴的,頓時就報復性的狠狠揪住了沈惠美臀部上的肉,威脅道:「敢咬我,趕緊鬆開。」

「嗚嗚……」沈惠美忍著疼,死命搖頭,就是不鬆開。

姚澤疼的冷汗流了下來,一副惡狠狠的模樣道:「是你逼我用狠招的。」說完,掀起沈惠美的裙擺,隔著她性感的粉紅色蕾絲內褲的翹臀上狠狠拍了一記。

『啪』的一聲響起,沈惠美玉潔白嫩的臀部上瞬間出現五個掌印,「松不鬆開!」

「嗚……不。」沈惠美依然搖頭。

姚澤照著她粉嫩的臀部又是一巴掌,「松不松?」

沈惠美貝齒緊咬著姚澤的肩膀不松,雖然臀部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她美眸卻倔強的望著姚澤嘴巴就是不鬆開。

啪啪啪!

姚澤疼的厲害,下手就是連續三巴掌,手勁也比剛才更重了一些,這下子沈惠美疼的忍不住鬆開了雪白的貝齒,因為疼痛,眼淚也隨著眼淚流了出來。

見沈惠美紅著眼眶,一副恨恨的望著姚澤,姚澤頗為尷尬的咳嗽一聲,望著自己肩膀上血紅的牙印,鬱悶道:「都被你咬成這樣了,你倒還哭鼻子,你早點鬆開我不就不打你了。」

沈惠美本來是想忍不住不哭的,但是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又忍不住,只是一副恨恨的,與姚澤勢不兩立模樣的瞪著姚澤,直把姚澤瞪的心虛,尷尬的咳嗽兩聲後,獻媚般的湊到沈惠美旁邊,輕輕幫她把眼淚擦掉,然後柔聲道:「要不你再咬我幾下處處氣?算我不對。」

姚澤本來就是隨口一說,本以為沈惠美不會咬,但是話音剛落,沈惠美那櫻桃小嘴毫不猶豫的再次咬在了姚澤的傷口出。

「嘶……」姚澤忍不住悶哼一聲,卻沒有阻止沈慧美。

這次沈惠美倒是咬的輕了不少,見姚澤疼的閉了眼,倒是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於是悻悻的將嘴巴鬆開,紅著美眸故作一副惡狠狠的模樣道:「下次再敢欺負我,看我不咬死你。」

姚澤哭喪著臉朝著肩膀看了一眼,帶著哭腔道:「都流血了,你得補償我。」

沈惠美擦了擦眼角殘餘的淚痕,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道:「那是你自找的,誰讓你不老實來著。」

「你想怎麼補償?」沈惠美問完見姚澤露出邪惡的笑意,頓時心裡後悔不該落入他的陷阱,根本就不該接他的話茬。

果然,聽了沈惠美的問話,姚澤嘿嘿笑了兩聲,道:「自古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既然讓我出血了,那麼……」他目光火辣辣的盯著沈惠美誘人的雙峰,道:「咱們就以血補血吧。」

說完,就一把掀開了被子,在沈惠美嬌呼聲中,朝著沈惠美誘人的身子上壓了下去。

「呀,混蛋……你……」沈惠美俏臉羞的通紅,因為姚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的粉紅小內內給扯到了膝蓋處。

沈惠美使勁的掙扎,雙腿亂踢,姚澤用下身壓住了沈惠美的雙腿,不讓她亂動,然後笑眯眯的道:「惠美姐,從了我吧,別在掙扎了,咱爸媽怎麼說來著?不是讓咱們早點要給孩子嗎。要不我們就聽爸媽的話,生一個?」

「你無恥!」沈惠美一副惡狠狠的模樣,「是我爸媽,又不是你爸媽,再說了,誰要和你生孩子,你又不是我老公。」

啪!

姚澤氣憤的朝著沈惠美大腿拍了一記,「當初是誰求著我幫忙來著,讓我當她老公,現在打算落井下石!」

「哼!」沈惠美抿嘴笑了笑,「就是要落井下石。」

「好吧。」姚澤嘴唇抽動一下,惡狠狠的道:「既然你落井下石,那我就來個假戲真做!」

「不要呀!我錯了還不行。」沈惠美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

姚澤笑了起來,得意道:「現在認錯完了,因為我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

說著話,在沈慧美羞紅著臉,嬌滴滴的表情下,姚澤毫不猶豫的將身子壓了下去……

燈光熄滅,房間中開始還是掙扎聲和嬌呼的反抗聲,不一會這種聲音就被壓制,只聽見姚澤粗重的喘息聲和沈惠美嬌柔動情的婉轉之聲……

ps:本書縱橫中文網,要看未刪減版的來縱橫訂閱章節,進群截圖即可。另:痞子新浪微博名是:「官場痞子」想要未刪減,加關注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