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記恨

第三百五十四章記恨 (1/1)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27 02:51  字數:2281

陳秀華見姚澤表情詫異,就咳嗽了一聲,輕聲問道:「你們還沒有這方面的打算嗎?」

姚澤面部表情有些尷尬,偷偷朝著沈惠美看了一眼,見沈惠美朝著自己使眼『色』,姚澤如此老道的一個人,又怎能不明白沈惠美的意思,於是就對著陳秀華溫和的笑了笑,解釋的說道:「我和惠美正打算要個孩子呢,不過,最近工作有些忙了,所以才推遲了寫。」姚澤這麼解釋道。

陳秀華聽了就微微皺了皺沒,問道:「能不能把工作先放放,生孩子是大事,而且,我也想在走前看看我的外孫,這是我唯一的心愿了。」

姚澤聽了有些為難,畢竟這種事情答應下來,又怎麼辦的道呢。

正當姚澤猶豫不決的時候,沈惠美走到陳秀華的身邊,輕笑的挽著了陳秀華的胳膊,柔聲道:「媽,您放心好了,等你到醫院接受治療,把病瞧好了,我和姚澤馬上就給您生個外孫。是吧,姚澤?」她朝著姚澤看了看,羞紅著臉,朝著姚使了個眼『色』。354

姚澤趕緊點頭,說道:「對對,媽,您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把病給瞧好,其他的事情先放一放吧。等您病好了,我們馬上給您生個外孫子玩。」沈惠美哄著對陳秀華道。

陳秀華微微嘆了口氣,搖頭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食道癌有多嚴重,而且我是中晚期了,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夠回天的,你們就不要說敷衍我的話了,直接說,現在願不願意要孩子!」

姚澤和沈惠美對視一眼,兩人用眼神交換了意見,最後姚澤一咬牙,然後對著陳秀華笑眯眯的道:「要,怎麼能不要呢。您說怎麼樣咱就咋樣。」

「好,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敢騙我……」陳秀華做了個威脅的眼神,姚澤連忙悻悻笑著說不會。

幾人在食堂門口閑聊一會兒,裡面包間準備好後,大家走了進去,此時正是吃晚飯的點,有不少『政府』幹部或者員工不想回家吃飯的就直接到食堂炒菜吃。

沈從文帶著幾人走進食堂後,碰到了『政府』的一名科員,名叫張輝,以前是沈從文的學生。

張輝和幾個年輕人坐在外面的大廳,瞧見沈從文,他笑眯眯的站了起來,出聲道:「沈老師,來吃飯啊。」

沈從文認識張輝,哈哈笑著點頭,道:「對啊,今天女兒和女婿回來了,過來吃飯。」

聽沈從文這麼說,張輝才將目光看向了幾人中的姚澤和沈惠美,他見沈慧美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上小學是同班同學,見沈惠美現在竟然落的如此漂亮嫵媚,張輝倒是有些傻眼了,不過再看看身邊的姚澤,張輝倒是覺得兩人蠻般配的。

只不過,姜鎮長的兒子和張輝關係不錯,而且也知道沈惠美當年逃婚的原因,所以他在心裡盤算起來,要不要將今天見到沈惠美的事情告訴姜一東。

想想,他還是覺得告訴姜一東,如此一個拍馬屁的機會,錯過了倒是太可惜。

「惠美,還記得我么?小學的時候咱們可是同學呢。」張輝笑眯眯的望著沈惠美,說道。

沈惠美微微蹙眉,似乎在尋找這個人的記憶,半響才『露』出一絲笑容,輕輕點頭道:「有些映像了,我記得你好像中途轉學了吧?」

張輝笑著道:「是啊,上五年級的時候轉學了,家裡出了些事情,所以轉到了別的地方上學,你呢,現在過的怎麼樣?」說著話,他將目光轉向姚澤,笑著向姚澤頷首點頭。

姚澤回以微笑,沒有做聲,沈惠美就說道:「我現在過的很好。」

「那就好。」張輝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對沈從文道:「沈老師,你們去聚吧,不耽擱你們時間了,惠美才回來,你們應該要好好聊聊。」

「好的。」沈從文拍了拍張輝的肩膀,然後帶著眾人去包廂。

……

張輝和幾個同事吃完飯後,匹自先離開食堂,然後走在街道上,拿出手機給姜鎮長的兒子姜一東打了過去。354

姜一東剛開著車子準備去市裡,接到張輝的電話,他車速放慢了些,接通道:「張輝,怎麼這會打給我了?」

張輝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說道:「猜我看見誰了。」

「別給我賣關子,誰啊?神神秘秘的。」姜一東笑眯眯的問道。

張輝頓了頓,才笑眯眯的道:「你怎麼都不會想到的一個人,沈惠美!」

「誰?」姜一東猛的踩剎車,一臉不可置信:「你是說沈惠美回來了?沒騙我吧?」

張輝走到路邊,靠在馬路的一個電線杆子旁邊,笑著道:「我騙你幹嘛,不過有個不幸的消息。」

「什麼消息,別吞吞吐吐。」

張輝道:「沈惠美已經結婚了,而且這次回來把他老公給帶了回來,他老公看樣子很優秀。」

「切。」姜一東不屑的撇了撇嘴,「人的表面是那麼容易看出來的,不錯?」姜一東冷笑道:「我倒到底有多不錯。」

張輝道:「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姜一東掉了個頭,沒打算再去市裡,直接又朝著鎮上的路駛著。

「當年沈惠美逃婚,這麼沒面子的事情,你就這麼算了?」張輝也不知道怎麼此時是什麼心態,覺得既然事情已經說出來了,就沒必要再去管什麼道義。

「你認為我會和一個女人計較嗎?」姜一東臉上『露』出冷笑之『色』,「不是說她老公很優秀嗎,我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優秀。」

聽了姜一東的話,張輝提醒的說道:「你別『亂』來啊,上次揍人的事情才剛剛過去,別再給姜鎮長增加麻煩了。」

「我知道分寸,不會『亂』來的。」姜一東道:「我就是想看看這小子有什麼優秀的,沈惠美和我逃了我的婚卻和那小子在一起了,我倒他比我強多少,是不是比我多長了一個腦袋。」

……

姚澤此時正在和沈家人其樂融融的吃飯喝酒,哪裡知道有人已經記恨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