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三十七章吃姐的豆腐

第三百三十七章吃姐的豆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18 17:09  字數:3531

李家後花園。

遮陽傘下,兩女相對而坐,秦海心手握一杯綠茶,眼神充滿感傷,望著秦月娥臉上帶著還未消散的瘀傷,皺起了眉頭,有些心疼的望著自己母親,美眸泛著淚光的哽咽道:「那畜生這麼對待你,為什麼還要留下來,媽,要不咱們離開這個家吧,以後我養著你,我有能力養你。」

首發:秦月娥目光溫和的看著秦海心,露出淡淡的笑容,彷彿那淤青和傷害不在她臉上一般,她伸手握住了秦海心捧著杯子的手,輕聲說道:「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對你有養育之恩的,不要那樣罵他,會遭天譴的。」頓了頓,秦月娥繼續說道:「當年如果不是他,咱母女也不可能安安穩穩的度過這麼多年。你可能不知道吧,當年是他把我從火炕你救出來的,你親身父親在臨死前欠下一大筆債務,為了抵債,我被賣到了當年江平一家有名的風月場所,知道那裡面是幹嘛的嗎?全是妓女,當年如果不是李恆德將我給贖出來,恐怕我現在……」

「所以,即便他打我罵我,我也沒有抱怨過他,我希望你也不要怨恨他,因為我們沒有資格怨恨,知道嗎!」

秦海心默認,美眸中流出晶瑩的淚花,順著俏里的臉頰滑落到了手背上,她輕輕吁了口氣,目光注視著秦月娥,出聲說道:「我要嫁給香港陳家了,是李恆德的注意。」

秦月娥臉上始終帶著和煦般的微笑,很溫柔的樣子,她輕輕拍了拍秦海心的手背,輕聲說道:「你年紀不小了,是該嫁人了,陳家應該和咱們門當戶對吧,否則你爸也不會把你嫁過去。」

「他不是我爸。」秦海心再次對母親強調,她將手從秦月娥手裡抽了回去,然後繼續說道:「確實是門當戶對,甚至比他李家還要有錢的多,不過,你知不知道,陳家的兒子是個傻子,傻子知道嗎!」秦海心情緒微微有了波動,她不知道母親什麼時候變的如此麻木,就如同中邪了一般,什麼都聽從李恆德的。

秦月娥的臉色變了變,頃刻,笑容再次掛在了臉上,輕輕抿了口茶,秦月娥對著秦海心說道:「能嫁入豪門,錦衣玉食,管他傻子還是天才,能夠過的富貴就行了,總比一世奔波來的好。」

「難道人活著就是為了富貴的生存,沒有其他追求了?」秦海心能夠想到秦月娥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但是卻萬萬沒想到,她會如此淡然的接受自己女兒嫁給一個傻子。

「人的追求就是富貴的活著!」秦月娥如此說道,她抬頭看了女兒一眼,「如果你不願意嫁過去,我不勉強你,也許你有你的想法。」

「可是李恆德必須讓我嫁過去!」秦海心紅著眼眶,死死的用貝齒咬著紅唇,目光凄然的望著秦月娥。

而秦月娥卻沒有迎上秦海心的目光,低著頭沉默不語。

秦海心臉上露出慘淡的笑意,望著秦月娥說道:「一個生育了我,一個養育了我,放心好了,我會嫁過去的。」說完,她緩緩起身,朝著客廳走去。

李恆德毫無表情的站在二樓的窗戶邊,望著後花園的母女二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姚澤將車子開到宋楚楚所在的小區時,遠遠的看見宋楚楚翹首以盼,身姿卓越的站在小區門口,手裡提著一個精緻的米白色皮包,一副貴氣十足的美婦裝扮,身上穿著一條黑色的蕾絲低領連衣裙,裙擺起膝,露出包裹著絲襪的渾圓小腿,一雙水晶色的高跟涼鞋上有著一雙小巧嬌嫩的腳兒,透過超薄的絲襪,能夠隱約看見十個豆蔻般的指頭上塗著淡色指甲油,看上去嬌俏又誘人。

姚澤將車子緩緩停在了宋楚楚身邊,然後搖下車窗,笑眯眯的對宋楚楚打趣道:「美女,需要搭順風車么?」

「臭小子。」宋楚楚嬌俏的笑了笑,對著姚澤啐了一口,然後踏著高跟鞋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朝著姚澤臉上打量幾眼,抿嘴笑道:「比以前看起來成熟了。」

姚澤毫不避諱的也打量起宋楚楚,從美腿到柳腰再到俏臉,然後一副滿意的模樣點頭笑道:「你也是,更嫵媚更有女人味了。」

宋楚楚俏臉一紅,用美眸白了姚澤一眼,悻悻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有這麼評價你姐的嗎,沒大沒小。」

姚澤撇了撇嘴,笑眯眯的說道:「我說的都是實話,難度說實話也有錯?」

宋楚楚臉色帶笑的說道:「少給我油嘴滑舌,留著這些話騙小女孩去,我才不吃你這一套。」

宋楚楚一副神秘兮兮模樣的湊到姚澤身邊,笑眯眯的低聲道:「等會兒聚會,會有一個美女過來,要不要姐給你搭個線?」

姚澤故作無奈的白了宋楚楚一眼,然後才嘿嘿笑道:「我身邊就有個大美女,還需要搭別人的線?」他看了一眼嫵媚的宋楚楚,旋即有些又變的一副諂媚模樣,笑眯眯的道:「不過,楚楚姐,那美女是你的朋友嗎?長的有多漂亮?合不合適我?」

「……」宋楚楚美眸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咬牙切齒道:「不適合!」

「哎,就沒見過你這麼無賴的傢伙。」宋楚楚剜了恬不知恥的姚澤一眼,無奈的嘆息道。

姚澤啟動車子,然後將音樂打開,才故作委屈的說道:「是你說介紹給我的,現在又說我無賴,姐,不帶這樣戲弄人的。」

「我現在後悔了不行么?」宋楚楚撇了撇嘴,而後一副似笑非笑模樣的望著姚澤,說道:「再說了,剛才只是和你開個玩笑,人家已經結婚了,你難道想做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