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三十五章遠嫁他方

第三百三十五章遠嫁他方 (1/1)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18 02:19  字數:3028

車子平穩的開出了湯山縣,向成東偷偷望了一眼後面,喝的有些醉意的姚澤,心裡充滿了佩服之情,李美蓮、白燕妮、蘇小梅、米雪,哪一個不是貌美如花,飯桌上,這四人遇到一起,竟然沒有上演四女爭夫的情景。

四人中出了米雪以為,其他三人都是有過婚史的,自然知道這輩子只能和姚澤有實無名,而米雪雖然是個香噴噴的黃花大閨女,但是姚澤畢竟還沒有將她採摘了,所以她到也懂得分寸,四人坐在一起倒是處的很和睦。

一路無語,車子開進江平市時,向成東輕輕喚了姚澤一聲。

姚澤微閉的雙眼睜了開來,向成東就問道:「哥,是送你回家還是?」

姚澤伸手揉了揉有些漲疼的太陽穴,坐直了身子,說道:「先去一趟『東方夏威夷』吧,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姚澤還是打算主動找秦海心見一面,早上床單上的那一灘血讓姚澤心神極其不安定,畢竟那是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不管她出於什麼目的,既然兩人發生了關係,姚澤作為男人,有必要將事情搞清楚。

……

東方夏威夷大廳,李明海見秦海心和自己父親從二樓走了下來,於是趕緊迎了上去,臉色有些難看的望著秦海心,說道:「海心,你再考慮考慮,這可關乎到你一輩子的幸福。」

「這裡沒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李恆德怒視著李明海,「你再給我搗亂看我怎麼收拾你。」

李恆德率先走在前面,秦海心看都沒看李明海默默的跟在了李恆德的身後。

「海心……」

「幫我照顧我媽,謝謝了。」在李明海大聲喊秦海心名字的時候,秦海心微微轉身,聲音冷然的囑咐一句,然後走了出去。

「這段時間你就在家陪你母親,過段時間去香港了,恐怕就難得回來一次了。」李恆德笑著對秦海心說道。

秦海心沒有搭腔,司機見兩人走了出來,趕緊將車門打開,這時,姚澤的車子在秦海心身邊停了下來,向成東推開車門走到秦海心身邊,語氣溫和的說道:「秦小姐,可不可以過來一下,姚縣長找你有些事情。」

秦海心臉色微微一變,馬上又恢復過來,朝著大眾車看了一眼,然後語氣冷漠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沒空見他。」

秦海心要上車,卻被向成東攔住,「秦小姐,請別讓我難做,姚縣長只是想和你說幾句,不會耽擱你太長時間。」

「你是幹嘛的,趕緊給我走開,別在這裡擋路。」李恆德朝著向成東打量一眼,然後板著臉不悅的斥責道。

向成東向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除了姚澤和他父母以外,對其他任何人都不會有好臉色,向成東冷冷的瞥了李恆德一眼,出聲道:「沒你什麼事,我找的是秦小姐。」

李恆德警惕的望著向成東問道:「你找她幹嘛?」

向成東沒有再理李恆德,只是靜靜的看著秦海心,大有你不過去,我就不讓你上車的架勢。

李恆德被一個小輩無視,頓時讓他大為惱火,朝著身邊兩名保鏢揮了揮手,冷聲道:「把這人給我趕走。」

「最好是別逼我動手。」見兩名保鏢應聲而上,向成東睨了兩人一眼,冷聲說道。

「算了。」秦海心輕輕吁了口氣,然後扭身對李恆得說道:「你先回去,我等會兒自己開車回家。」

「可是……」李恆德話還沒說完,秦海心已經跟著向成東走向了一片的大眾轎車。

「哼。」李恆德有些氣悶,冷哼一聲,然後對著旁邊一名保鏢低聲道:「把我查查這輛車的主人,我不想在秦海心去香港之前出什麼差錯。」

……

「姚縣長找我?」秦海心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臉上的淡漠漸漸消失,露出了一絲與以往不同的笑意。

姚澤看了一眼站在車外抽煙的向成東然後笑著點頭說道:「秦小姐什麼時候回來的?」

秦海心一副茫然的模樣,輕聲說道:「姚縣長問這些幹嘛?我昨天晚上陪您喝完酒就回來了。」

「呃?」姚澤微微皺眉,然後臉上有些嚴肅起來:「為什麼我對昨天晚上的事情沒了映像,秦小姐,我希望你不要和我玩一些幼稚的遊戲,坦白告訴我,你到底想幹嘛?」

「姚縣長,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昨天晚上我們吃完飯就分開了,難道在我們分開以後又發生什麼事情了?」都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此時秦海心迷惑的眼神,恐怕連她自己都哄騙過去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一點映像都沒有了,而且早上醒來的時候在賓館,我想問一下,是誰送我去的賓館?」姚澤的猜測有些動搖了,因為他看秦海心的模樣似乎不像再說謊,而且反過來想想,秦海心似乎沒有向自己獻身的動機。

「哦,原來是這事啊」秦海心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然後朝著姚澤曖昧的笑了笑,低聲在他耳邊說道:「昨天晚上你喝醉了酒,拉著一名漂亮的服務員的手,一直不鬆開,最後是那個小姑娘送你走的,至於去了什麼地方我就不知道了,難道你們……」說道這裡,秦海心狡黠的笑了笑。

姚澤腦海里嗡的一聲作響,「女服務員?」

「難道自己和一名女服務員發生了關係?」姚澤沒有心情陪著秦海心調笑,臉色有些嚴肅的問道:「你知不知道那名女服務員叫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秦海心嬌俏的撇了撇嘴,然後一副突然發現什麼的樣子,瞪大了美眸望著姚澤,不可思議的說道:「不會吧,難道你們真的,真的……」

姚澤尷尬的咳嗽兩聲,然後一副正色模樣的說道:「別胡說八道,想到哪裡去了。只是昨天確實有些迷糊了。」

「現在沒什麼事情了,謝謝秦小姐。」

秦海心鋝了鋝額頭的髮絲,一臉不高興模樣的道:「哼,姚縣長太過分了吧,對我呼之則來喚之則去,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姚澤苦笑道:「那你想怎麼樣?」

「晚上請我吃飯。」秦海心臉上露出嬌俏的笑意。

姚澤不想和秦海心走的太近,感覺這個女人心機太重,於是搖了搖頭,一臉歉意的說道:「真是抱歉,晚上已經有安排了。今天恐怕不行。」

「這樣啊,真可惜。」秦海心輕輕嘆了口氣,「那好吧,我就不勉強你了。」

秦海心將車門打開,一條美腿先伸了出去,然後扭頭帶著笑意的對姚澤說道:「姚縣長,咱們今天恐怕是最後一次見面了。以後恐怕很難再有見面的機會。」

「哦?這是為什麼?」姚澤沒有太在意,隨口問道。

秦海心臉上帶著笑容,但是這笑容中充滿了苦澀,姚澤沒有將秦海心說的話放在心上,自然也沒察覺到她臉上細微的變化。

「過段時間我就要去香港了。」

「去投資嘛?」見姚澤頭來疑惑的目光,秦海心解釋的說道:「不是,是出嫁!」

「哦?」姚澤更加疑惑了,「為什麼要嫁到香港去?難道秦小姐不是咱們江平人?」

「我當然是江平人,難道江平人就不能嫁給香港人?」秦海心臉上始終帶著笑意,「告訴你吧,我嫁給的是一個香港有錢人的兒子,很有錢,我要去做闊太太了,祝福我吧。」

聽了秦海心的話,姚澤這才仔細打量起秦海心,想從她臉上看出些什麼來,但是她臉上除了動人心弦的微笑以為,似乎並沒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臉上有花嗎?這樣看著女孩子很沒禮貌耶。」見姚澤目不斜視的望著自己,秦海心輕輕睨了姚澤一眼,笑著說道。

「呵呵,希望你能夠幸福,我祝福你!」姚澤笑眯眯的望著秦海心,心裡竟然生出一些莫名的感覺來,或者是失落,或者是惋惜……

為什麼會有這種莫名的情愫?

姚澤有些不能理解自己此時的感受,不過,他又怎麼會知道,他和秦海心這輩子註定有著剪不斷的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