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二十九章李家有女初長成

第三百二十九章李家有女初長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15 02:57  字數:4631

見姚澤走了進來,白燕妮笑眯眯的起身,她今天將一頭烏黑的秀髮高高的盤了去來,別出一個漂亮精緻的髮型,一身合體的漂亮旗袍將她妙曼的身姿突顯的玲離盡致,裙擺起膝露出纖細渾圓的美白小腿,一雙足有八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將她襯托的更加高挑起來,原本就比較高的個頭穿上高跟鞋後身高足以和姚澤一米八的身高持平。

此時的白燕妮既性感又嫵媚,有著濃濃的貴婦氣質。

尤其是她抿嘴含笑的溫柔神情,讓姚澤霎那間感覺陷入了溫柔鄉中。

「來了。」白燕妮帶著笑意的望著姚澤。

姚澤回過神,嘖嘖稱奇道:「燕妮姐,又長高了不少啊,穿這麼高的高跟鞋,你打算幹嘛呢?想把我給比下去嗎?」

「討厭。」白燕妮白了姚澤一眼,嫵媚優柔的說道:「把誰比下去也不敢把你姚大官人比下去呀。」

姚澤得意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白燕妮白嫩的下顎,說道:「來,給大爺笑一個。」

白燕妮一副含羞模樣的笑了笑,然後伸出鮮嫩的丁香小舌,故意舔了舔嬌艷的紅唇,這誘人的動作差點沒讓姚澤鼻血噴出來。

「那個……燕妮姐,你這是在玩火,小心我忍不住了就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了。」姚澤眼神火辣辣的望著白燕妮,下身已經變的直挺挺的,有欲.火焚身的感覺。

「要死呀,又耍流氓。」白燕妮咯咯笑了起來,伸手掐了姚澤一把,沒好氣的紅著臉說道:「你這種事情乾的還少了,沒臉沒皮的傢伙。」

「那要不咱們現在……」姚澤伸手就要去摟白燕妮。

「別。」白燕妮笑著躲開,「先吃飯,我菜都點好了,服務員馬上就要上菜了,你想被人家逮個正著?」

「別在離開前被人家抓住把柄,倒是出事了,別人會罵我紅顏禍水的。」白燕妮一副幽怨眼神的望著姚澤。

姚澤悻悻笑了笑,說道:「你都知道了?」

白燕妮輕輕點頭,有些黯然起來,「你這一走,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別那麼傷春悲秋。」姚澤走到白燕妮身邊,摟住她纖細的腰身,柔聲說道:「你想見我,隨時可以來找我,或者我有時間了來找你也行。」姚澤這麼說道。

白燕妮望著姚澤,眼神溫柔,輕聲問道:「可以麽?我怕去找你對你影響不好。」

「沒事,畢竟我還沒結婚,誰能管我的感情生活,對了,陳祥瑞被抓起來了吧,你們的婚事?」

白燕妮輕輕嘆了口氣,說道:「每個人做錯了事情都得付出他應該的責任,我現在都有點不敢招惹你,怕以後害了你,我和他已經協商好了,他同意離婚。」

姚澤放心下來,笑眯眯的撫摸著白燕妮光潔白嫩的俏臉,輕聲說道:「說什麼呢,是我招惹的你,和你沒關係,就算出事我也不後悔,我這人愛江山,可是更愛美人。」說完,姚澤噙.住了白燕妮嬌艷欲滴的紅唇,兩人動情的吻在了一起。

一個法式濕吻一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來雙方才分開,白燕妮嫵媚的臉龐上儘是紅霞,她嬌滴滴的從後面摟住姚澤,輕聲在姚澤耳邊問道:「老實告訴我,你現在在外面有多少個女人?」

背後兩團柔軟緊緊的貼著,姚澤心裡痒痒的,悻悻笑著說道:「天地良心,就你一個。」

「當我傻啊。」白燕妮兩隻縴手拽住了姚澤的耳朵,一臉不高興的說道:「柳嫣呢?在我們認識前你們的關係就曖昧了,這麼久了,她前夫又在獄中,嬌滴滴的美人還沒被你這個小色狼給吃了?說了誰信!」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說道:「這是哪裡話,難道每個漂亮的女人都得和我有點什麼關係?」

「不是嗎?」白燕妮似笑非笑的盯著姚澤,「那個酒吧的老闆李美蓮,還有招待所的女老闆蘇小梅,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你被刺傷住院的時候,她們可是一臉的傷心,心疼的不得了,傻子都看的出來你們之間的關係。」

姚澤聽了白燕妮的話,頓時感覺身上虛汗嘩嘩往下流,「那個,白……白警官,你這是污衊,小心我告你誹謗國家幹部,那啥,我受傷住院的時候你有沒有哭鼻子?」姚澤故意轉開火力的問道。

果然,聽了姚澤的問話,白燕妮俏臉一紅,狠狠的在姚澤腰間掐了一把,說道:「我才不傷心了,為你傷心的女人多了去,少我一個不少,你這傢伙,小小年紀招惹這麼多女人,看你以後怎麼辦。」

姚澤心虛的辯解道:「那有很多女人,燕妮姐,以後有什麼打算?」

「什麼什麼打算?」白燕妮問道。

姚澤說道:「和陳祥瑞離婚後有什麼打算。」

白燕妮站在姚澤身後,露出狡黠的笑意,幽幽的說道:「能有什麼打算,我一個女人,總不能一直沒有男人吧,到時候找個體貼的男人再婚吧。」

「那可不行。」姚澤急忙說道:「你再找個男人,我怎麼辦?不行,絕對不行。」

白燕妮嫵媚的瞪了姚澤一眼,說道:「你霸佔著我,能夠我一個名分嗎?」

姚澤頓了一下,表情認真的說道:「如果能讓你不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我可以給你名分,這輩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年紀不大,佔有慾到強。」白燕妮捏了捏姚澤的鼻子,輕聲說道:「和你開玩笑呢,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能和你在一起就滿足了,至於名分,還是算了,咱們不適合做夫妻,保持這種關係我已經很滿足了。」白燕妮狡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