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二十七最後的懺悔

第三百二十七最後的懺悔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13 21:52  字數:3544

猴子正蹲在一旁逼問白燕妮,誰知道突然從一旁躥出一個人影,動作之快,讓猴子還沒看清來人長相就被一腳猛的踹翻出了五六米。

那邊圍在一起打撲克的阿明和幾名手下見狀,臉色一變,頓時朝著向成東圍了上去。

幾人瞬間打成了一團,猶豫事情是在瞬間發生,他們連武器都沒來得及準備,就被武力值強化的向成東打的認不得東來西北。

姚澤在外面聽見從大門口傳來的強行,接著鐵門被打開的聲音,知道是李俊陽來了,姚澤便從向成東剛才進去的那個窗戶鑽了進去,乘著幾人打成一團,姚澤趕緊跑到白燕妮身邊,為她解開了綁在手上的麻繩。

「燕妮,沒事吧?」姚澤將白燕妮腳上的麻繩解開後關切的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問道。

白燕妮眼眶一紅,美眸中淚花打著轉,癟嘴道:「我真沒用,沒幫上忙,反倒讓你來救我。」

姚澤握了握白燕妮細膩白嫩的小手,溫聲細語的說道:「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這次雖然有些驚險,但是總得來說能把這批毒販子一網打盡,你是功不可沒啊。」

這時候李俊陽帶領著數十名警員快步走了進來,瞧見地上躺著四五人,個個捲曲著身子,大聲嚎叫,李俊陽笑著伸出拇指,對向成東表示讚賞。

將幾人銬了起來,李俊陽走到白燕妮身邊,問道:「燕妮,你沒吃虧吧?」

白燕妮俏臉一紅,尷尬的擠出一絲笑容,悻悻道:「沒事,不過差一點……」

「以後可千萬別這麼衝動。」李俊陽感覺心有餘悸,如果白燕妮出了什麼事情,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和老局長交代。

「老李啊,你讓他們把廠子里到處都搜一遍,我估計這裡是他們藏毒的地方。」姚澤說道。

李俊陽聽了就是一驚,「藏毒?」他還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抓白燕妮以為就是一起綁架事件。

姚澤簡略的把事情將給李俊陽聽,李俊陽聽了之後直搖頭,如果姚澤不是縣長,李俊陽恐怕就會忍不住罵人了,「這種事情以後千萬不能單獨行動,他們這些都是小毒販子,如果遇到厲害的,可能直接就用槍了,你們真夠可以的,竟然瞞著我單獨行動,多危險啊。」

姚澤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魯莽了,就笑著遞給李俊陽一支煙,說道:「這件事情是我沒考慮周到,你也知道,那間酒吧是我開的,如果販毒的事情被警方給查了出來,事情鬧到了,把我給牽連進去,那可就麻煩了。所以我想私下打探清楚了,只等著你來收網。」

李俊陽點了點頭,也不好再說什麼,就吩咐手下警察對廢棄工廠的各個角落進行搜查,姚澤等幾人站在外面聊天。

李俊陽饒有興趣的打量向成東幾眼後,問道:「你參過軍?」

向成東不可置否的點頭。

「身手這麼好,屬於什麼兵種?」

向成東猶豫了一下,畢竟和李俊陽不怎麼熟悉,就說道:「秘密。」

「不會是特種部隊吧?」李俊陽神秘的笑了笑,「我以前也當過幾年兵,特種部隊是我嚮往的地方,可惜資格不夠。」

李俊陽從向成東表情里知道了答案,就對著姚澤笑著說道:「你這可是找了個好幫手啊,又當司機又兼著保鏢的職責。」

姚澤笑了笑,不打算和李俊陽扯這些,就交代的說道:「那幾個毒販子應該還有上線,你們狠狠的逼供一把,說不定能夠抓獲一個大的販毒一團也不是沒可能,到時候就是大功一件。」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有一名警察喊道:「找到了,在這裡,毒品全部藏在這裡。」

姚澤等幾人趕緊朝著東邊的一間小倉庫跑去,見一名警察提出來一個箱子,箱子被打開,裡面最少裝有幾百克的毒品。

李俊陽從來沒有辦過這種案子,見到這麼多毒品,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感嘆的說道:「這***夠死好幾次了。這次回去得好好審問這群毒販子,他們肯定是有團伙有組織的。」

李俊陽和十來名警察壓著毒販和毒品先行離開,姚澤帶著白燕妮坐進了停在廢棄工廠遠處的大眾車裡,然後對向成東說道:「先送白警官回去吧。」

白燕妮張了張紅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姚澤就笑著說道:「想說什麼就說唄,這可不像你的性子。」

白燕妮臉色紅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輕聲說道:「今天晚上可以陪我嗎?我不想一個人……」她說的聲音很小,生怕前面開車的向成東聽見,還刻意瞅了向成東幾眼。

姚澤見白燕妮那副模樣,頓時感覺好笑,就點頭答應下來,說道:「好吧,你今天立了大功,想怎麼樣我都滿足你,那啥,晚上幫你按摩放鬆放鬆。」

白燕妮紅著臉啐了姚澤一下,才一副可愛模樣的悻悻說道:「我才不要,我還不知道你,臭流氓一個,就知道占女人的便宜。」

「燕妮姐,不帶這麼損人的,好歹我也是一名偉大的國家幹部,你怎麼能把我和那些流氓聯繫在以前?」

白燕妮咯咯笑了起來,伸出芊芊玉手在姚澤腰間掐了一把,說道:「就你還國家幹部?你有那覺悟麽?你完完全全就是混進體制里的小流氓。」

「成,我是流氓。」姚澤惡狠狠的望著白燕妮,說道:「既然你說我是流氓,那麼我也不能辜負了你給我的這個光榮稱號,是不是該做些流氓該做的事情?「說著話,姚澤一臉壞笑的將大手放在了白燕妮不著絲襪的修長美腿上,來回摩挲起來。

白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