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三百二十四章白警花的危機

第三百二十四章白警花的危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7-12 03:33  字數:3468

此時,郭守義眉頭深皺的坐在辦公桌前一口口的吸著煙,煙霧繚繞在白熾燈的照射下朦朦朧朧的,景象似真似幻,辦公室充斥著濃濃的煙草味,李長安坐在郭守義對面的沙發上也是愁眉不展,臉上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馬上就要退下去了,卻在這個時候出了這檔子事,人生,不可謂不戲劇啊。」郭守義目光轉向窗外,臉上憂鬱的感嘆著,今天一整天他感覺從沒有過的疲憊,這麼多年來爾虞我詐,今天卻落得如此結局,當初的步步為營是為了什麼?

郭守義有些迷茫,當官,能夠享受權力帶來的快感,同時也會讓人不知不覺的深陷其中,迷失最初的本意。

李長安心情並不比郭守義好到哪裡去,辛辛苦苦大半輩子,最後卻陰溝里翻了船,「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喝兩杯?過了今晚,恐怕以後就沒這個機會了。」李長安苦笑一聲,將手裡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對郭守義說道。

「明天市紀委恐怕要下來人了吧?」郭守義看了李長安一眼,輕輕嘆息一聲,從皮椅上站了起來,擠出一絲笑意,「走,喝酒去。」

……

自從郭長喜將白燕妮介紹給『猴子』等幾個毒販子之後,白燕妮即便上每天都會到『米樂高』酒吧廝混,等待著最合適的機會,白燕妮今天才聽說郭長喜因為雇凶襲擊姚澤被抓,於是在去『米高樂』的路上給姚澤打了個電話,詢問情況。

姚澤剛剛回到政府招待所,就接到白燕妮的電話,「燕妮姐,這幾天辛苦你了。」姚澤帶著歉意的說道。

白燕妮駐足在馬路邊,俏麗的臉蛋上帶著淺淺的笑意,一陣輕微的風吹過,額頭前的劉海輕輕揚起,她伸出潔白的小手,理順了髮絲後才溫聲道:「不辛苦,捉拿罪犯本來就是我的本職工作。」頓了頓,白燕妮問道:「昨天沒事吧?」

姚澤將公文包放在茶几上,然後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笑眯眯的說道:「我能有什麼事,幾個小混子而已,倒是你,千萬要小心,那些販毒的都是窮凶極惡之徒,千萬別讓自己陷入險地,感覺不對勁馬上打電話給我。」

白燕妮抿了抿嘴,輕笑道:「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我可是經過專業培訓呢。今天過後應該可以收網了,等著看好戲吧。」

姚澤正要在提醒白燕妮幾句,這是,房門被敲響,姚澤只好簡短的說了兩句,然後掛了電話,走到門口開門,見蘇小梅臉上帶著嫵媚笑意的站在門口,一套合體的米白色套裝將她成熟嫵媚的氣質展露出來,她修長的美腿上套著的是亮絲的肉色絲襪,在淡淡的燈光照射下,那絲襪上反射出誘人的光芒來,一雙足有**厘米的高跟鞋踏著腳下,那高挑的身姿比姚澤都矮不了多少。

「德行。」見姚澤眼熱的朝著自己上身來回打量,蘇小梅抿嘴笑了笑,紅著臉掐了姚澤一把,說道:「吃飯了沒,今天去新家我給你做好吃的。」

房子辦好手續後,蘇小梅已經搬了過去,頭幾天一個人倒是有些害怕,蘇小梅就找上了姚澤,姚澤側過身子,說道:「先進來吧,站在門口別人看見不好。」

蘇小梅頷首的點頭,然後踏著高跟鞋扭著小蠻腰走了進去,經過姚澤身邊時,姚澤嘿嘿笑著伸出咸豬手朝著她挺翹誘人的臀部上拍了一記,惹得蘇小梅嬌呼一聲,嗔怪的罵姚澤流氓。

姚澤將門輕輕帶上,坐在沙發上,然後讓蘇小梅坐在自己腿上,蘇小梅俏臉紅了紅,乖巧的坐了下去,姚澤順勢摟住她纖細的腰身,帶著歉意的說道:「小梅,今天就不去你那裡了,這今天是非常事情,很多人都盯著我呢。」

蘇小梅也是知道一些內幕,見姚澤這麼說,雖然臉色有些黯然,不過還是理解姚澤的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撅著紅唇說道:「等這些事情過去了,你得好好補償我。」

「成,沒問題。」姚澤輕輕捏了捏蘇小梅嫩滑的臉蛋,然後狡黠的說道:「要不今晚你在隔壁開個房間?晚一點給我留個門,我過去找你。」

蘇小梅猶豫了一下,心想,反正一個人住在新房子也有些害怕,就紅著臉點頭答應下來,然後俏生生的道:「我餓了,要不咱們出去吃飯?」

姚澤一臉怪笑的偷偷將手伸進了蘇小梅包裹著絲襪的美腿之中,慢慢想著她神秘敏感的地方探索了去,得意的笑著道:「餓了老公請你吃火腿腸怎麼樣?」說完,就猛的噙.住了那嬌艷欲滴的紅唇。

「嗚嗚,不要鬧了,臭流氓。」

……

白燕妮一身黑色蕾絲緊身連衣裙,將高挑的身姿突顯的玲離盡致,不著絲襪的修長美腿上泛著象牙白般悠然的淡淡光芒,腿形極其完美,嬌小可愛的小腳下踏著一雙水晶色高跟鞋在霓虹閃爍的燈光下散發著奪目般的光澤。

她一出現在酒吧門口,保安臉上立馬充斥著諂媚的笑容,這個漂亮的女人這幾天一直泡在酒吧,所以守門的保安倒是對白燕妮映像特別深刻。

很少有白燕妮這種等級的美婦來泡吧,所以她的出現在酒吧顯得特別受男人矚目。

剛走進酒吧,一男人便迎了上來,小聲在他耳邊道:「猴子哥在包廂等你。」

白燕妮點頭道:「帶路。」

身穿黑色襯衣的男子點了點頭,穿過舞池,帶著白燕妮走向裡面的包廂。

門口有兩個大塊頭守著,黑襯衫男子做了個邀請的手勢,然後笑著道:「猴子哥在裡面等你,請吧。」

白燕妮沒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