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十一章約定

第七十一章約定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2-09 23:06  字數:3172

姚澤抱著阮妍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然後拿起剛才買的零食遞給阮妍妍一包,溫聲細語的問道:「妍妍,你告訴叔叔,媽媽是不是經常提起叔叔啊?」

阮妍妍喜滋滋的接過薯片,小腦袋像小雞啄米一般不停的點,然後撅著小嘴,nǎi聲nǎi氣的說:「是啊,媽媽經常提到叔叔呢,而且說叔叔年輕長的帥氣,還是個大官呢!」

姚澤失聲的笑了笑,輕輕颳了一下阮妍妍小巧jīng致的鼻樑,然後繼續問道:「那你覺得叔叔帥嗎?」

阮妍妍小手捧著薯片,然後抬起頭,一雙機靈的大眼睛認真的打量了姚澤片刻後,點了點頭嬌氣的說道:「很帥呢。om~」

姚澤高興的笑了起來,然後又問道:「那妍妍告訴叔叔,爸爸和叔叔誰更帥呢?」

這下可就難住阮妍妍了,她低著小腦袋思索了半天,然後苦著小臉說道:「我也不知道呢,反正爸爸和叔叔都是最帥的。人家只是個小孩子,問這麼難的問題,人家怎麼回答嘛。」

姚澤見阮妍妍古靈jīng怪的可愛模樣,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抱著她朝她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這惹來阮妍妍的極其不滿,就蹙小眉毛,不停的擦拭著臉蛋上的口水,嘴裡小聲嘀咕道:「大人怎麼都喜歡隨便的親啊摸啊的,討厭死啦。」

這時,阮成偉打開門提著兩瓶酒走了進來,見姚澤坐在客廳和自己女兒玩的不亦樂乎,就笑著打招呼道:「姚澤兄弟來了,剛才發現家裡沒酒了,下去買了兩瓶。晚上咱哥兩好好喝幾杯。」

說著話,他將酒放在茶几上,然後出聲讓阮妍妍去一邊玩,接著遞給姚澤一支煙,笑著說道:「聽柳嫣說,兄弟你工作開展的很順利,這真是可喜的事情啊,不像哥哥我,想干點事情出來都沒幹啊。om~」

姚澤接過煙,聽阮成偉一臉的抱怨,心裡有些鬱悶,就笑著開解的說道:「成偉哥,你別急啊,事情總得往好的方面去想,你在這人大位置上也乾的有好幾年了,不在乎多等些時rì,這次等農改成功後,我想鎮上肯定會有人事變動的,到時候說不定你的機會就來了。」

阮成偉一臉黯然的搖了搖頭,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哪有那麼容易,鎮上已經有過幾次人事調動了,從來沒我的份,只要孫有才還在這書記的位置上一天,我就別想有出頭之rì,他是鐵了心的要一直打壓我到底啊。」

姚澤幫阮成偉將煙點燃,然後自己點了一根,抽了一口,吐出濃濃的煙霧,然後淡淡說道:「話也不能說的這麼絕對,畢竟他年紀到大了,要不了多久就要內退了。所以你擔心的這些都是多餘的,把心放寬就是。」

阮成偉臉上略微好看了一些,將煙狠狠的吧唧一口後,仍然有些不放心的說道:「只是,我擔心這個老不死的在下去之前可能會把我直接給整誇,上次被抓的事情就是他一手安排的,這事情我是得到證實了的。」

「哦?」姚澤疑惑的看了阮成偉一眼,然後不解的詢問道:「你是從什麼地方證實這件事情的?」

阮成偉神秘兮兮道:「我有個老同學的弟弟是那個死胖子郭長貴的手下,那天他和郭長貴一起去抓捕我們的,在抓捕我們之前郭長貴和他幾名手下在娛樂場消遣,玩到中途,郭長貴突然接了個電話就帶隊風風火火的朝我們打牌的地方撲來,查都沒查其他房間,直接衝到我們房間來,你說這是不是有人通風報信?!」他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繼續說道:「後來,我們幾個打麻將的被抓之後,我那同學的弟弟聽到郭守義給一人打電話,聽他在電話裡面說,什麼大伯事情辦妥了之類的話,他大伯是誰?!不就是孫長貴嘛!」

姚澤聽了就點點頭,說道:「看來上次猜測的還真沒錯,孫長貴這人確實有些太過小心眼了,過去這麼幾年的事情還耿耿於懷,再說愛情這東西也沒誰對誰錯,他兒子沒追到柳嫣嫂子,也不能將仇恨按在你身上啊,難道愛情還能強迫的么,不過你也不必太過擔心,只要你自己能管好自己,不犯錯誤他就整不了你。om」姚澤見阮成偉臉上仍然有些沒釋懷,就加了一句,說:「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

「那成,有兄弟這句話就足夠了。」阮成偉笑眯眯的點點頭。

柳嫣從廚房出來,見自己丈夫眉開眼笑,就笑著問道:「你和小澤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

「沒什麼,就是說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小澤給我開導了一下,這段時間的yīn霾算是過去了,今晚得好好喝點,這段時間可是愁死我了啊。」阮成偉笑著起身給姚澤倒了被茶,接著對柳嫣說道:「你在農改小組乾的怎麼樣,沒有個姚澤兄弟添亂吧?」

柳嫣聽了阮成偉的話,就有些不高興,秀眉微蹙的說道:「成偉,你小看人是吧,你問問小澤,我這段時間工作賣力吧!」

見柳嫣朝自己眨眨眼睛,姚澤就笑著調侃道:「柳嫣嫂子工作起來還是挺認真賣力的,就是每次做事做不到點子上,有時候還喜歡耍個小孩子脾氣,還……

「停停停」柳嫣聽姚澤的話,不僅不幫自己反而落進下石,於是氣呼呼的雙手叉腰道:「行啊,你們哥倆和著欺負我,我看晚上的飯菜你們就不用吃了,和白酒就行了。」說著話,她氣哼哼的抱起旁邊的阮妍妍,說道:「妍妍,等會咱們兩吃飯,不讓你爸爸和叔叔吃,他們是壞人,就會欺負我們女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