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四十三章爭執【求收藏】

第四十三章爭執【求收藏】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2-09 23:06  字數:3731

姚澤和柳嫣離開縣局時天sè已經擦黑,大街小巷霓虹初上。om

姚澤開車帶著柳嫣先到了香滿樓,此時香滿樓的樓下已經停滿了車子,附近的街道上也都三三兩兩的停著一些,姚澤看這情形,無奈的開著車子在附近轉悠了半天也沒找到位置停靠。

這時,坐在副駕駛座子上的柳嫣突然指著一個偏僻的位置說道:「小澤,快看,那裡有個位置呢。」

姚澤朝著柳嫣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輛車子剛剛開走,姚澤就笑著打趣道:「嫂子反應夠靈敏的,而且眼神大還真是有好處,看的範圍都比我們這些小眼睛的人看的廣。」

柳嫣揚著俏麗的臉龐,得意的說道:「那當然咯,也不看看我是幹嘛的,檔案室里那麼多的檔案,腦袋不靈光,眼神不好使,每天找檔案不得找死啊。」,姚澤聽了就哈哈笑著將車子開了過去,剛打方向盤準備停進去時,笑臉一下在僵硬了下來。

只見一輛白sè雪鐵龍呼嘯而來繞到姚澤車子前面,硬生生的將他的車子卡進了最後一個車位,然後安安穩穩的停了下來。

姚澤被這情形看傻了眼,醒過神後,頓時心裡大為窩火,還有這麼搶車位的,太沒素質了吧,姚澤憤怒的狂按了幾下喇叭,將車子熄火,對柳嫣說道:「嫂子,你坐車裡面等著,我去看看誰這麼沒素質,跟個土匪似的。」說完他將車門打開,一臉惱火的走了出去。

柳嫣怕姚澤惹事,就趕忙將車窗搖了下去,探出腦袋喊道:「小澤,有什麼好好說,別衝動啊。」

「嗯。」姚澤對著柳嫣擺了擺手,示意了一聲,就朝著白sè雪鐵龍走去。

「喂,喂,你出來。」姚澤伸手敲了幾下對方的玻璃窗,一副不得善罷甘休的架勢。

「有病啊,敲什麼敲,這車窗敲壞了你給賠啊。」只聽見一聲嬌喝穿進姚澤耳朵,接著一名身材苗條的女子氣勢洶洶的將車門打開,怒目瞪著用力敲自己車窗的男人。

兩人看清彼此的相貌,皆是一愣。

「是你?」女子率先反應過來,嬌俏的臉龐上多了幾分異樣的味道來。

姚澤撓了撓頭,苦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白jǐng官,咱們還真是有緣,這才幾個小時就碰了兩次面。」說完,姚澤開始打量起這個美女jǐng官來。

此時,她已經將威風凜凜的jǐng服給換了下來,上身穿著一件修身版蕾絲拼接的牛仔小外套,裡面一件白sè小衫將她圓潤挺拔的胸部突顯而出,胸房不是特別雄偉但胸.型卻很美,腰身纖細不足一握,下身穿了件緊身牛仔褲,將修長的美腿以及向外凸起的挺翹美.臀,緊緊的包裹住,想都想得到,那翹臀如果用食指戳一下,該有多大的彈性。

白燕妮此時的打扮看上去既充滿青活力又落得美麗大方。

姚澤打量白燕妮的眼神比較隱晦,所以並沒有讓白燕妮發覺什麼。

聽了姚澤的話,白燕妮撇了撇嘴,將身上穿的粉紅sè牛仔外套整理了一下,說道:「我可不敢和你姚鎮長有緣,若是哪天一不小心將您給冒犯了,你還不得給我小鞋穿啊。」

姚澤知道白燕妮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便笑著解釋道:「白jǐng官,你可能是有些誤會了,我並沒有……」

「打住,打住。」白燕妮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皺著柳眉說道:「姚鎮長你用的著和我解釋什麼嗎?你是淮安鎮的鎮長,而我是湯山縣的小jǐng員,咱們兩個沒有交集的人說這些沒用的幹嘛,不管你今天是出於什麼原因都和我沒關係,請讓開,我要過去。」

姚澤沒見過這麼沒禮貌的女人,頓時臉sè就垮了下來,「先別慌走,我還有事情沒說完。」

白燕妮剛邁開步子準備離開,聽姚澤這麼一說,她身子頓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姚澤問道:「什麼事?」

姚澤木拉著臉,指了指白燕妮的車子,說道:「這個車位是我的,你有沒有先來後到的意識?」

白燕妮今天本來是和家人一起到香滿樓來聚餐,下班後就急急忙忙的朝這邊趕,可是來了之後才發現這邊的車位全都停的滿滿當當,無奈,她將車子開到酒店後面,恰巧看到一輛車子開了出去,於是她利用自己高超的車技快速佔領了這個車位,將後面那個慢吞吞的車子給卡在了外面。om~

此時聽姚澤這麼一說,她倒是記起的確是自己搶了他的車位。

但是,白燕妮這種嫉惡如仇的大女人,本來就對姚澤沒什麼好感,又怎麼可能將車位給讓出來,於是她挑釁的笑了笑,一臉得意道:「什麼叫這車位是你的,你是將這車位買了呢,還是說這車位上有你的名字?再說你自己技不如人,被別人佔了位置也是活該。」

姚澤氣結,「你……白jǐng官,你怎麼胡攪蠻纏呢,明明就是我先找到的車位,你就這給搶佔了是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我趕時間,沒空和你扯東扯西的,想要這車位,沒門。」白燕妮瞥了姚澤一眼,不由分說的就朝外走。

姚澤悲嘆一聲,流年不利,遇人不淑啊。

白燕妮一個女人,姚澤又不好意思一直和他糾纏,頓時心裡鬱悶不已。

「燕妮你快點啊,大家都等著你呢,剛才我在樓上就看你進來停車子了,怎麼磨蹭到現在呢。」這時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急急忙忙走到白燕妮身邊,有些焦急的說道。

白燕妮用蔥鬱的手指輕拂了下胸前的髮絲,瞥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