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十二章江平的局勢

第十二章江平的局勢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3-02-09 23:06  字數:4077

宋楚楚感受到姚澤那雙厚實的大手粗魯的揉捏著自己胸部而帶來的快感,讓她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她俏臉緋紅,柳眉緊蹙,潔白的貝齒緊緊咬住嬌艷欲滴的紅唇,喘息之間,嬌柔的身段無力的在姚澤懷中扭動著表示抗議,只是這抗議似乎顯的有些蒼白無力。

姚澤不滿足於現狀,一隻手伸進宋楚楚的襯衣裡面感受著她光滑柔嫩的肌膚,另一隻手放在了她圓潤挺翹的美.臀之上,狠狠的揉捏起來。

「啊…不,不要…姚澤你清醒些啊!別…別做錯事。」

宋楚楚一邊感受這無窮的酥麻一邊堅持著自己的道德底線,在這生與死、死與生之間徘,掙扎,有那麼一瞬間她想放棄算了,墮落就墮落吧,人這一生總要放縱那麼幾次,但是想起自己丈夫,她被慾望沖昏的頭腦再次清醒了些,伸手用力的去拉姚澤已經放進自己襯衣裡面的大手。

姚澤不理會宋楚楚的掙扎,堅挺的物什在宋楚楚圓潤挺翹的美.臀上做個試探性的攻擊,一雙不老實的大手由宋楚楚纖細的腰間慢慢下滑,經過小腹,探入了最神秘,最向我的地帶。

「啊~~不行,那裡不行……姚澤,求求你,放過姐吧!」

當姚澤將手放在宋楚楚雙腿之間時,宋楚楚感覺一股強力的電流麻的她全身酸軟,雙腿拚命的夾.住姚澤邪惡的大手,不讓他在得寸進尺。

宋楚楚覺得自己很委屈,在家沒丈夫疼愛,在外還要被姚澤欺負,想到這些,她心頭湧起一股酸意,眼淚嘩嘩的就流了下來,一滴眼淚滴在姚澤的手背,彷彿如寒冰般刺痛姚澤的心,,姚澤欲.火一下子熄滅,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心裡暗罵自己無恥,然後就那麼輕輕的摟著宋楚楚,羞愧的說道:「楚楚姐,對不起,我不是人,我讓你失望了。」

見宋楚楚埋著頭低聲啜泣,姚澤輕輕放開了宋楚楚,再次說了聲對不起,黯然的轉身離開。

……

姚澤坐回了車中,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然後開始悶著頭抽煙,不多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姚澤接通電話,將手機放在耳邊,電話那頭傳來何祥爽朗的笑聲:「姚澤兄弟,在什麼地方呢?出來聚聚吧,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姚澤心裡本不痛快,想去喝點酒,於是滿口答應下來:「好的,何秘書我來找您吧,您把具體位置告訴我……」

不多時姚澤將車子停在一家叫做香滿樓的小酒家後,下了車子便見何祥在二樓的窗戶邊向自己招手。

姚澤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進了包廂,何祥上前一步笑著遞給姚澤一根煙,說道:「老弟,這回你可走運了。」

姚澤心情不太佳,聽了何祥的話,抬頭疑惑的盯著何祥說道:「何秘書,這話怎麼講?我整天窩在那個鳥不拉屎的一科能有什麼好事。」

聽了姚澤的話,何祥哈哈大笑道:「老弟說話真是幽默,咱們邊吃邊說,這菜都上齊了,就等著你咱就開席。」

姚澤笑著點頭答應,坐下後才發現角落的沙發上還坐這一個年輕人,他身材看上去特別魁梧,估計有一米八幾,一張黝黑的臉上沒什麼表情,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個冷漠的殺手一般寒冷。

見姚澤看向向成東,何祥笑著介紹說,這是他老朋友的兒子,去年才從部隊退役,回來後沒找到什麼合適的活干,他就幫著向成東在市委安排了司機的職務,不過向成東可能是當兵太久,性子比較剛毅,受不了市委那些領導的嘴臉,今天氣憤的跟何祥提出不想幹了,正好晚上何祥請姚澤吃飯,心頭一動,就將向成東一起給拉來了。

姚澤笑著和向成東打招呼,那知道向成東看都不看他一眼,搞的姚澤好不尷尬,心裡暗道,怪不得連司機都混不下去,太不會做人了。

何祥見向成東態度不好,不由得皺眉說了他幾句,然後對姚澤歉意的說道:「別介意,這小子在部隊當兵當傻了,就那個德行,不用理他,咱們邊吃邊說。」

他拿了一瓶就出來,打開後,笑眯眯的說道:「姚澤兄弟,農業改革這一塊可是個肥差事啊,做的好以後就是飛黃騰達。」

姚澤有些疑惑何祥為什麼開口就說了這麼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於是疑惑的問道:「何秘書你這話我有點聽不明白啊,農業改革好像跟我沒什麼關係吧,我大不了就是寫了篇報告而已。」

何祥給姚澤酒杯斟上酒,不高興的說道:「以後別何秘書何秘書的叫了,叫我何哥。」

「你還不知道吧,這次省里的農業改革可能會因為你的一篇《現代農業改革報告》而將農業改革的試點放在咱們市的鄉鎮呢。」

姚澤不解的問道:「那又怎麼呢?還是和我沒多大關係啊?」

何祥和姚澤碰了下酒杯,輕輕嘬了口小酒,低聲說道:「怎麼沒關係啊,只要省里的通知一下來,市裡就會挑人到試點去領頭,而你,無疑就是最有可能去下面的人。兄弟,只要下去了怎麼得也是個副科級啊。」

姚澤聽了有些驚訝,「何哥,這是說那裡的話,我一個沒勢力的小人物,不可能就因為一份報告就將這麼個美差事落在我頭上吧,再說我一個一科小科員……」

何祥笑著打斷了姚澤的話,湊到他身邊神秘兮兮的說道:「兄弟,在自家哥面前還給我裝呢?沒看出來,你小子隱藏的還挺深。」

姚澤更加疑惑了,何祥吃了可花生米,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和沈市長的關係沒幾個人知道吧?」

姚澤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