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五卷落日之殤第三六七章邪神之秘(四)

第五卷落日之殤第三六七章邪神之秘(四)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6-19 08:05  字數:3441

第五卷落

ì之殤第三六七章邪神之秘

經過這段時間的傳播,疫情又擴大了許多,附近的妖族或多或少都知道了這件事情レ&spades思&hea

ts路&clu

s客レ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爆發瘟疫的事情,通過各種渠道,被繪聲繪sè的傳遞到妖族各處,漸漸有越來越多的妖修知道此事,並悄悄議論

木易在這個時候帶著一批妖修來到了尋風島他手中的解毒丸果然有效,雖然不能立刻治癒屍毒,但肌肉**潰爛卻能得到抑制,只要悉心調養,再過半月到一月的時間,就能痊癒

..

木易將解毒丸交給這些妖修屬下,讓他們四處分發,解救島上倖存的妖修木易自己則親自出手,救了島主銀翅鵬王一命

至於那些已經在瘟疫中死去的妖修,他們的屍體就是可怕的疫源,木易命一干妖修將這些屍身統統收集在一起,然後用金烏真火將其焚化

被金烏真火這麼一燒,縱然是潛藏在屍身內的屍毒也要化為飛灰

縱然如此,這尋風島依然已經不適合居賺木易下達命令,將附近海域封鎖起來,治癒的妖修,則遷徙至他處修行

木易從銀翅鵬王那裡打聽到,這尋風島上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銀翅鵬族世居此處,也從未發現島上有什麼秘境,島上唯一的禁制森嚴的地方,就是銀翅鵬族的祭祖禁地

..

「邪神的秘密寶藏真在這裡?」木易在尋風島上搜尋一圈後,依然毫無發現

「難不成是屍神得手後將邪神的秘密洞府毀了?」死神也是困惑的說道

可是,要毀去一個洞府連一點痕迹都不留下,這必然有較大的動靜,銀翅鵬王怎麼完全不知

「整個尋風島上,只有那處祭祖禁地沒有考察過了,不如去那裡看一看!」

木易隨即趕往了那處禁地,這裡果然有層層禁制封蠅但因為疫情的原因,卻沒有守衛看守,以木易的神通自然是毫不費力的就潛入禁制之中

一切尋斥禁地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不過當木易穿過一層禁制到達禁地盡頭那間祭祖大殿時,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高人兄!怎麼是你?」木易一愣

這間大殿中,有一名老者正看著一面牆壁發獃,正是木易見過的那位「高人」高星原

木易的突然出現也嚇了高星原一跳他轉身發現是木易後神sè一松,同樣好奇的說道:「木道友,是你!你怎麼來了?」

「尋風島出現瘟疫我是來解除疫情的」木易答道,滿臉困惑的問道:「高人兄不是一直在正龍宮潛居么,怎麼會來到這裡?」

高老頭笑道:「對了,老夫差點忘記你是最喜歡多管閑事的傢伙!妖族出現這難纏的疫情,你也不會置身事外!」

木易被對方取笑一番,也不以為意,同樣笑道:「那高人兄呢,怎麼會來到尋風島,難不成也是不忍見妖族面臨大難,出手相救?」

高老頭連連搖頭,說道:「哈哈,老夫才沒有那閒情逸緻,自己的壽元都已經不多了,哪裡還會管這些妖修的生死!再說這次的瘟疫很特別,似乎是傳聞中的萬年屍毒,老夫就算有那心思,也沒有能力解救難道木道友有辦法解除屍毒?」

木易點了點頭,取出一顆解毒丸,拋給了對方,說道:「這顆生機丸可以解除屍毒,高人兄將其含在口中,也可以避免屍毒侵擾」

「生機丸?」高老頭一愣,仔細打量了手中的青sè丹丸,然後忽然一口將其吞下腹中,高興的說道:「這可是好東西!有了此丸,老夫就不必耗費法力護體阻擋周圍無處不在的屍毒了!」

他又大有深意的看了木易幾眼,微微一笑道:「士別三

ì刮目相看,這句話用在木道友身上最合適不過了!才沒多久不見,木道友的修為又大進了一步,如今已經不遜於元嬰期的存在了,而且還能煉製生機丸這等寶物!依老夫推測,這生機丸中,應該有一味輔葯,是為神血!」

木易嚇了一跳,忍不住臉sè微變,的確,煉製這生機丸,用了他自己的一點神血,煉製法器丹丸符陣法等手段時,加入一些神血,往往有不可思議的妙用這對於修神者而言十分常見生機丸的煉製方法,是死神傳授的,自然也用到了神血,但只是作為藥引,用量很少

然而,這高老頭不但知道神血,還能看出端倪,更能發現木易修為的非同尋常,這可就相當不簡單!

木易的修仙修為,的的確確就是表面上的元丹期頂峰;他的修神修為,卻有神脈期,更高一層;高老頭不說木易是元嬰期嬰老,而說他是相當於元嬰期的存在,足以說明,高老頭知道的不少

木易凝神向高老頭望去,仍然看不出對方深淺

他心念一動,用出了yīn陽神目,雙眸中金昧爍,這一次,終於看出了一些名堂

「原來高人兄的修為已經到了仙嬰期這等境界,難怪在下始終看不出高人兄的深淺!」木易正sè說道

高老頭一驚,他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木易繼續說道:「天下間如高人兄這等修為的存在,屈指可數!高人兄必然大有來頭,如果在下沒有猜錯,高人兄就是『高山流水』四大世家中被譽為修仙第一人的高家大長老!」

高老頭神sè微變,雙目一縮的看了一眼木易,目中的jīng光陡然一閃,讓木易也是一陣心寒;然後這jīng光只是一閃即逝,對方隨即又變成一名神sè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