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五卷落日之殤第三五三章猜疑

第五卷落日之殤第三五三章猜疑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6-06 19:56  字數:3421

第五卷落日之殤第三五三章猜疑

木易和幻霞老祖趕到此處時,水家大長老水無盡正在仔細的查探著水無情的屍身——後者的小腹間竟然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

嬰老的元嬰原本應當就在這裡,當然,此時卻沒有元嬰的蹤影。

「老夫再三查看,看樣子三弟是被兇手直接洞穿小腹、擊毀元嬰而當場隕落。」水無盡老目含淚、悲痛而憤恨的說道:「三弟死的好慘!如果讓老夫抓到兇手,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高道友也是如此,他雖然體表看不出什麼傷痕,但丹田元嬰已毀,全身經脈也被震碎,兇手的實力十分可怕!」劉真人查視著高驚雷的屍身,驚駭的說道。

眾人無不臉色大變,水無情之死看起來更像是偷襲,倒也罷了;高驚雷是靈嬰期的嬰老,而且還是雷屬性神通,兇手居然能震碎他的丹田元嬰,這該是多麼強的實力!

「兇手為何留下這兩具屍身?是來不及處理,還是另有玄機?」這是木易心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以兇手能滅殺兩名元嬰期存在的神通,要毀滅兩具屍體只是舉手之勞,為何沒有那麼做?

眾人陸續趕來,不多久後,除了已經死去的高驚雷和水無情外,其餘十二人都在此處。

陸默向山家大長老問道:「不破道友,這忘憂谷一直由山家看管。不知外人是否有可能悄然闖入忘憂谷中?」

山家大長老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忘憂谷的封印十分強大。乃是當年的仙人親手布置,此界之中不可能有人能毫無察覺的潛入這裡;而且我等傳送進入此處後,傳送光幕就立刻消失,所以外人不可能是從外闖入這忘憂谷的。」

陸默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那換句話說,要麼是忘憂谷內原本就存在著極為可怕的強敵;要麼兇手就在我等之中!」

此話一出,眾人都沉默了一會。陸默的分析,正中眾人的心思。看起來可能性只有這兩種,但無論是哪一種,都十分可怕!

默然不語一陣後,劉真人輕咳一聲,說道:「我等分開之後,老夫、陸道友、不破道友和無盡道友一直都在一起;這兩人的屍身,也是不破道友和無盡道友一齊發現的;換句話說。我等四人並無單獨行動的機會。」

劉真人的意思眾人都明白,如果兇手就在他們之中,多半在行動上要露出一些破綻。

劉家的另外兩名長老會意,也附和說道,他們也一直在一起,沒有分開行動。

山家和水家的長老也都表態。他們都是二人一起行動,未曾單獨離開。

「幻霞道友,你和木道友也是一起行動吧?」劉真人問道。

「這個……」幻霞老祖頓時有些支支吾吾。

「事關重大,幻霞道友請直言!」劉真人神色嚴肅的催促道。

幻霞老祖輕嘆一聲,最後搖了搖頭。說道:「起初是在一起行動,不過中途木小友聲稱有些私事要處理。所以離開了一會,前後約有一日的時間。」

「什麼,木道友,你單獨行動過?」劉真人神色微微一變。

「不錯!」木易只能承認,他說道:「不過我等與此處相隔極遠,足有數日的路程,在下怎麼可能在一日內來回。更何況,在下也沒有這個實力!」

幻霞老祖確認了木易的說法,他說道:「這個老夫可以證明,我等接到訊息後,一路疾飛趕到這裡,足足花了兩日功夫。」

雖然他替木易解釋了一句,但不少人還是用狐疑的目光悄悄的打量了木易一番,畢竟木易對他們而言,是個極為神秘的存在。

「嗯,的確不太可能!」劉真人點了點頭,接受了木易的解釋。

山家一位青年長老山不滅卻突然神色一動的說道:「距離不是問題!設想一下,如果有人能殺了高道友二人,然後用飛行法寶運著二人的屍體向遠處疾飛,自己卻返回原處,這樣一來,數日後發現屍體時,自然與原先的地點相隔甚遠!這恐怕也是兇手保留屍體的原因!這樣一來,屍體的位置就會故意誤導我等,以為這裡就是他們隕落之處!至於運送屍體的法寶,自然有辦法收回或藏起,甚至還有別的高明手段!」

「不錯,不滅道友的說法難以排除!木道友,你有什麼解釋!」水無盡冷冷的說道:「究竟他二人如何得罪了道友,道友竟要下此狠手!」

「在下不是兇手!」木易眉頭一皺,同時心念急轉的分析著眼下的局面!

「無盡道友且莫急於下定結論!」陸默勸道:「陸某相信,木師弟絕不是兇手!再說了僅憑這些線索就認定是木師弟所為,過於魯莽。事實上,如果兇手不止一人,那麼我等之中,所有人都有嫌疑!」

「陸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水無盡冷冷說道:「難道老夫還會謀害自己家中長老不成!」

陸默冷笑一聲,說道:「嘿,這也難說。高道友一死,高山流水四大世家中第一世家之名就註定要從高家轉移,這對其餘三家而言都是莫大的好處。難免不會有人因此挺而走險!而且這裡有許多道友都是兩兩互相作證。不妨假設一下,如果劉家夫婦二位道友串通行事,難道會互相揭發么?」

「只怕當然不會!」陸默向劉家夫婦陪笑一聲,繼續說道:「二位道友不要誤會,陸默只是打個比方,絕對沒有懷疑二位的意思!依陸某看,此事沒有確切證據前,我等不要胡亂猜疑,發生內亂,這恐怕正是兇手留下屍體的真正用意!」

「不錯,這樣互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