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二七章祝融神燈(下)

第三二七章祝融神燈(下)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5-23 01:40  字數:2682

第三二七章祝融神燈

「木師弟,收起紫日,需要用到最為精純的神族血脈。而且紫日是火屬性的至寶,所以火屬性的神族血脈最為合適!如果木師弟肯出手相助,不才有更大的把握將紫日收走。」陸默一臉期待的看著木易說道。

「當然,不才也不會讓木師弟白白出手!實不相瞞,對擁有火屬性神血的神族而言,紫日神光也是可以煉化的寶物,而且只要煉化了一絲,就有極為非凡的效果!堪稱脫胎換骨!」

「不才可以傳授木師弟一套煉化紫日神光的方法,讓木易煉化一些紫日神光!木師弟已經是元脈期第九層修為,若是能煉化一絲紫日神光,說不定就有機緣再進一步,成為神脈期的高手!不知木師弟意下如何?」

陸默含笑看著木易,看起來很有把握,他覺得,木易不可能拒絕如此令人心動的條件。

事實上,即便他不給出讓人心動的煉化方法,木易多半也會答應出手相助,只要能讓紫日消失,不再「禍害」四方,木易的主要目的就算達到。

更何況,拯救無數妖修的同時,自己也能從中得到極大的好處,木易實在想不出自己有拒絕的理由,所以便毫不猶豫的滿口答應下來。

「可是,三名妖祖恐怕不會任由我等將紫日收起,他們若是出手阻攔。會是極大的麻煩!」木易眉頭微皺的說道,「在下倒是可以請動金烏族的一名妖祖相助。但還是不夠!」

木易不敢讓母親同時對付三名妖祖,這樣危險不小;而他與陸默要施法收起紫日,恐怕也騰不出手來對付三大妖祖。

「這個無需擔心!」陸默很有把握的笑道:「七日後,陸某的本體會帶著一名木道友的故人來此,有那人相助,三位妖祖多少要賣點面子,不敢動手阻攔的!」

「故人?」木易一愣,隨即想到了什麼:「難道是幻霞老祖?」

「正是!」陸默笑道。

「竟然能請動幻霞老祖這等存在。看來在下應該稱呼一聲陸前輩才對!恐怕也只有形同境界的修為,才能做到!」木易更加肯定陸默的修為極高。

「還是舊日稱呼比較習慣!」陸默微微一笑,也沒有否認,他笑著說道:「要請動幻霞老祖一點也不難,只要告訴他可能有辦法突破仙人封印,助他飛升仙界,讓他做牛做馬他都不會反對的!哈哈哈!」

木易也笑了幾聲。的確,對於幻霞老祖這種存在而言,沒有什麼比飛升仙界更重要的了!

谷幕凝呢,她可是幻霞老祖的妾侍,也是陸默的「夢中情人」,此時此刻。陸默的身份已經大非尋常,他又會做些什麼?

木易的腦中忽然閃過了這些問題,但並沒有當面問出來,畢竟這可是陸默的隱私,既然他不主動提及。自己便不好多問。

木易與陸默定下七日之約,然後木易便打算離開。將此事簡單的告訴母親,也要對此做出一些安排。

七日的時間,紫日之光還不會擴散的太廣,造成的損害不會太大!

這已經是個極好的消息了,木易事先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有能力收起紫日,而且這個人居然還曾是他的手下敗將!

木易正要辭別陸默,忽然間想起了什麼,他一愣的停住腳步,轉身問道:「不對!有一件事情十分不對!相隔二十多年,陸師兄的氣息固然已經大變,讓在下沒有第一時間辨認出來;而在下的氣息,同樣也因種種機緣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剛才更是顯露了大量的妖氣,為何在下剛剛進入這間內殿,陸師兄就認出了在下?」

「哈哈,既然木師弟問起,不才也不再掩飾了!」陸默說道:「實不相瞞,不才有一面寶鏡,這面寶鏡,能感應到某種特殊的強大神脈激發情形,當年木師弟與金烏老祖交手切磋,那情形恰好被不才見到,所以也預先得知了木師弟有金烏族妖氣的事情。」

「感應特殊血脈的激發情形?」木易神色微變,他追問道:「什麼特殊血脈?不可能天下的修神者都能被感應到吧?」

「的確如此,只有極少數情況下才會被此鏡感應。」陸默點了點頭說道,他似乎還想多說幾句,但張口欲言卻又沒有多說。

木易卻想到了什麼,他說道:「這種罕見的寶鏡,多半也是上古流傳下來的,而且此鏡與神族有關,陸師兄能得到此鏡,看來與自己的祝融神燈之燈芯身份有關。在下猜測,火神祝融自爆後,血脈也會四下擴散,而這寶鏡,應該就是能感應到火神祝融的血脈!」

「而在下,也是火屬性的神血,又被寶鏡感應到,難道說,在下的神脈,也是繼承於火神祝融?!」

陸默收起了笑容,既不否認、也不承認,沉默片刻後,他說道:「的確有這種可能!但是這又如何,難道木師弟要再做第二個火神祝融?或者想讓陸某認你為主不成,這萬萬不可能!」

「不是這樣的,」木易微微一笑,「和陸師兄一樣,在下對掀起仙神之戰毫無興趣!不管我的血脈來自何人,我就是我,我不會為了仙神之別而大開殺戒、進行所謂的『報仇』!」

陸默神色一松,說道:「這樣便好!據不才推斷,木師弟多半是蘊含有火神祝融的血脈,不才沒有明言,就是怕木師弟因此胡思亂想!火神祝融雖然傳奇,但畢竟已經是多年前的往事,我等活在當今,豈能為數萬年前的事情背上包袱,一再挑起戰爭恩怨!」

「正當如此!」木易覺得陸默這番話也說到了自己心中所想,他向陸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