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三一九章真正的妖劫(二十)

第三一九章真正的妖劫(二十)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5-18 22:57  字數:3264

第三一九章真正的妖劫

金烏老祖話音剛落,那三足金烏就呼嘯一聲,向五彩鳳凰撲來。

五彩鳳凰發出一聲長鳴,雙翅一扇,也不甘示弱的迎向了三足金烏!

……

遠在千萬里外,一名一身黑袍的青年正盯著手中的一面寶鏡,寶鏡中,靈光閃動,幻化出三個身影,其中有一人一妖正在相鬥。

「竟是仙靈與神靈之爭!」青年喃喃說道,「數萬年前,這樣的情景發生了不知多少次,想不到今日又再現此界!嗯,從這二人的神色來看,不是生死相鬥,而只是切磋較量;嘖嘖,若是數萬年前起,仙神之間就是這樣友好比試,哪會有如此多的麻煩!」

他伸指一彈,一道火光沒入寶鏡之中,後者立刻變大了數倍,鏡面中的人影,也更加的細緻。

鏡子中,五彩鳳凰與三足金烏交鋒後,彼此間的火焰互相吞噬,然後同時爆裂開來。

七八道光芒從爆裂團中四濺,分別向施法的一人一妖射來。

那妖卻略施神通,將這些光芒統統反射,悉數照向了那個人族。

寶鏡外,黑袍青年看著這一幕,微微一笑。

……

「多謝外公!」木易吸收了射向自己的幾道光芒後,含笑說道。

剛才他與金烏老祖的交鋒中,在木易全力激發神脈、而金烏老祖有所保留的情況下,鳳凰神靈與金烏仙靈平分秋色。

並且,二者奇妙的產生了一切特殊變化,相互融合了一些威能,並化為七八道光芒,向外射出,返回給施法的木易和金烏老祖。

這些光芒,蘊含著火屬性最強仙靈與神靈的融合元氣,必定十分不俗。金烏老祖卻將射向自己的光芒一一反射回去,讓他們都返給了木易。

木易自然是受到了不少好處,等他將這些光芒蘊含的真元煉化後,多半會從中獲益匪淺。

而金烏老祖的這種做法,也是一個極為明顯的信號——他已經接受了木易!

「哈哈。妙極妙極!」金烏老祖再次化為人形。他撫掌大笑,說道:「想不到老夫彌留之際,竟然多了一個仙神通修的外孫!」

「丫頭,你且退下。讓為父和易兒好好聚聚,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打擾!」金烏老祖喜笑顏開,顯得心情極好。

聖女自然也是十分高興,不過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便提醒道:「父親,半月後你不是要將法力傳承給本族聖子金軒么?此事是不是要延後一些?」

「延後?」金烏老祖一愣,隨即笑道:「不必延後了,直接取消吧!老夫已經有了更好的傳承人選!」

說著,金烏老祖大有深意的看了木易一眼。

這話中的意思,自然誰都能猜到。

聖女一愣,她心中自然是贊同之極,不過她還是說道:「此事早已經定下,此時更改。會不會讓金軒有些想法?」

「管他怎麼想!」金烏老祖不屑的說道:「老夫本來就不想將一身法力傳承給金軒這小子,只是實在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而你身為女修,又不適合這至剛至陽的法力,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

「如今易兒出現,雖然易兒的金烏血脈不是特別凝厚。但也足夠接受傳承,而且論潛力天賦,易兒仙神通修,更比金軒強了百倍!」

「再說了。侄孫再親,哪裡又比得上親外孫。哈哈哈!」說到這裡,金烏老祖大笑數聲,十分痛快。

「可是……」聖女雖然也認同這種做法,但還是覺得對金軒有些不太公平,她說道:「是不是應該給金軒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讓他和易兒比試一場,如果不敵而失去傳承的機會,想必他也更容易接受!」

金烏老祖不耐煩的一擺手說道:「這是浪費時間,金軒有多少斤兩,你難道還不清楚么?老夫剛才施展的三招,只怕他一招都接不下!他哪有資格與易兒比試!老夫時日不多,哪裡還管這些細枝末節!你我都是族中妖祖,還怕管不住金軒一個小小的妖王么!他若不服氣,就讓他憑自己的能力進階妖祖!好了,此事就這麼決定了,易兒,你隨我來!」

說著金烏老祖便大踏步邁入了內殿之中,木易向母親微微一笑,也跟了進去。

「好好照顧外公!」聖女搖了搖頭說道,也是微微一笑。

起初她還有些擔心,父親是否能接受木易這個外孫,想不到他不僅接受,而且還極為疼愛的模樣,才見面就如此護短!

念及此處,聖女心中一松的離開了離火宮。

……

數月後,金烏族大日神殿某座偏殿中。

金軒一臉沮喪的走入殿中,然後將殿中的器物統統砸碎燒毀、發泄著心中極度的鬱悶。

「軒少爺,這是怎麼了?」一名半蛇族老者從內殿中迎了出來,見到大殿中亂成一團的景象後,微微一愣,然後關切的問道。

這半蛇族老者雖然不是金烏族嫡系族裔,但也已經在金烏族呆了數十年之後,一直伺候著金軒,是他洞府的大管家,也是金軒的心腹親信。

所以,在老者面前,金軒也不隱瞞,他鬱悶之極的說道:「本少爺等了這麼久,那老不死的居然改變了主意,要把一身功法傳給他人!」

「傳給他人?」半蛇族老者一驚,問道:「除了軒少爺,還有別的人選么?」

金軒恨恨的說道:「本來本少爺根本沒有競爭者,可是數月之前,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現了一個姓木的傢伙,是那老不死的外孫!哼,外孫總歸親過侄孫,當時本少爺就有些不妙的感覺,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