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六五章盟主之爭(上)

第二六五章盟主之爭(上)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4-24 20:42  字數:3440

第二六五章盟主之爭

第二六五章盟主之爭

下半區也是如此,五號簽對陣六號簽,七號簽對陣八號簽,勝者再斗一場,爭奪進入決賽的名額。9

木易和王若風抽到了不同的半區,這樣一來,除非他二人雙雙闖入決賽,否則就不會遭遇。

八人都抽過簽後,對陣便明確下來。

第一輪四場按先後順序是郝紫真人對陣泓安大師、清谷老道對陣王若風、洛銀紗對陣天一居士、木易對陣瞿姓丹士。

天一居士大喜,說道:「想不到本居士第一輪就遇到了洛仙子,真是緣分不淺!」

洛銀紗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說道:「可不是么,小女子也覺得自己運氣不錯。」

眾人聞言,頓時忍俊不禁,只有天一居士頗為尷尬。

很顯然,洛銀紗的話外之音,就是暗指天一居士實力最差,與他對陣,實屬上上籤。

木易想到了王若風打聽到的有關這天一居士的一些信息,傳聞此人資質普通,原本斷然無法煉化金丹;不過他的父親雙海居士,卻是曾經名動一時的丹士高人。雙海居士晚年才得到這個唯一的子嗣,自然極為溺愛,在自己壽元不多時,他甚至動用一種「傳承秘術」,將自己的法力送入血脈相連的天一居士體內,利用各種手段強行助天一居士煉化金丹,僥倖成功。

不過,此秘術的代價很高,功成之後,雙海居士立刻隕落;而且必須是嫡系血親,才能互相間施展這等秘術。

因此,雖然這天一居士也是金丹期修為,但卻不是自己修鍊得來的,實力自然而然比同階修士要弱上不少。

但這比試卻是一招定勝負,如果天一居士從父親那得到了一些強大的傳承寶物,也可能施展出極強的威力。

第一場比試很快開始,郝紫真人飛到了練功房中心,拱手說道:「本真人運氣不佳,竟然第一輪就遇到了泓安大師;本真人多半不是大師的對手,還請大師手下留情!」

泓安老僧說道:「真人客氣了,老衲一個出家人,很少動手,但為了茫茫眾生,也只有勉為其難、挺身而出。真人,請!」

老僧對郝紫真人還了一禮,然後不慌不忙的祭出法寶——一塊泛著金芒的四方玉磚,這金磚上還刻著一個「萬」字梵文。

郝紫真人也祭出了法寶,卻是一面藍汪汪的琉璃玉如意。

既然是一招定勝負,自然要祭出最強手段,二人不約而同的都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寶。

比試旋即開始。泓安大師的萬梵金磚,化為數十丈之巨,鋪天蓋地的向下砸來,氣勢驚人;而郝紫真人的水屬性玉如意,則是可攻可守,他一方面聚集周圍水汽,化為萬道水箭向泓安大師激射而來,一方面幻化出一個雄偉的水巨人,後者雙臂向上托舉,意欲抗住那小山般的金磚。

「砰!」

金磚和水巨人一交鋒,一股雄渾凝厚的力道衝擊開來,頓時將水巨人震的粉碎,但金磚的下砸之勢,也弱了不少。

但泓安大師並沒有將金磚繼續砸下,而是功法一收,將其停在了半空中。

就這麼一招交手之間,已經高下立判。郝紫真人的玉如意,難以擋住泓安大師的萬梵金磚,泓安大師略勝一籌。

「大師果然高明,本真人心服口服!」郝紫真人落落大方,主動認輸。實際上,他完全有機會再次激發玉如意,擋下這金磚一砸,但比試只限一招,這一招中,他已經略處下方。

泓安大師說道:「阿彌陀佛,真人謙讓了!若不是老衲前不久得到一塊材料,重煉了這萬梵磚,只怕老衲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兩個原本就有些交情,對陣之後,各自客氣幾句,然後退到一旁。

接下來,便是王若風和清穀道人的比試。

這二人都是風屬性功法的丹士,直面相對,自然是以實力說話,無法取巧。

「清穀道長成名已久,在下今日有幸領教道長風采,雖敗猶榮!」王若風十分謙恭的說道,這句話,讓眾人對他頗有好感。

身為後起之秀,能對前輩先人保持一份肯定和尊重,也是應該;但不少青年才俊都持才傲物、狂妄自大,不將前人放在眼中。王若風的做法,讓清穀道人等也十分受用。

清穀道人微微一笑道:「王道友最近這些年聲名鵲起,老道才是有幸與道友切磋一招。」

「請!」

「請!」

二人各自一施禮,然後清穀道人祭出了自己的清風拂塵法寶,王若風手中卻多了一柄劍鋒輕薄如紙的白色寶劍。

王若風手中寶劍一收,劍鋒朝上,挽了一個劍禮,這是後輩面對前輩指點時常用的禮儀,王若風用將出來,大有表示尊敬對方之意。

清穀道人更加滿意,他點了點頭,手中拂塵輕輕一抖,頓時那拂塵上的每一根銀絲,都化為了一道道呼嘯風刃,向王若風身旁捲來。

清穀道人沒有直接攻向王若風,也算是一種客氣的做法。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王若風在半空之中,身形微微一晃,整個人就此化為一縷清風,消失的無影無蹤。

清穀道人臉色微變,暗道不妙。

果然,下一刻王若風手持利劍,在一縷清風中憑空出現在清穀道人的身後。

王若風手中的薄劍,刺破了清穀道人護身的風屬性光罩,但只深入寸許,離清穀道人身體還有一丈多遠時,就此凝住不動。

一招之下,尚未交鋒,勝負已分!

不僅是勝負,這裡的丹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