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五五章門主之爭

第二五五章門主之爭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4-18 21:47  字數:3367

第二五五章門主之爭

第二五五章門主之爭

泓安島天地門議事大殿。

原本只是一場長老級別的循例會談,因為水部護法和甲木堂堂主的質問,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坐在主位上的安馨,秀眉微凝,她冷冷的看了這二人一眼,沉聲說道:「俞護法、龔堂主,二位是什麼意思?輕歌一向勤於修行,這次他能獲得築基丹,也是靠自己的實力,從本門弟子比試中脫穎而出,本代門主何來假公濟私?」

俞護法冷笑一聲,說道:「本護法說的不是木輕歌,而是木曼舞;憑什麼這個丫頭年紀輕輕,就一直受宗門大力栽培;且不說她沒有參加宗門比試,就直接得到築基丹;就連本門的獨門功法《聖火真訣》,也只傳於她一人手中!」

「俞護法說的不錯!」龔堂主朗聲附和:「這批築基丹,是我等集宗門之力,費了很大心血,甚至還藉助了鄰國修仙界的勢力,才弄到的;一共不過二十餘顆;如今代門主的兩名子女各得到了一顆,未免有些說不過去!」

「再說了,《聖火真訣》是本門至寶,應該將這功法散播開來,讓門中天賦極佳的後輩修習、壯大本門,代門主卻一直藏私,只讓自己的寶貝女兒修行,未免有失公允!這種做派,怎能擔當本門門主之位!」

「哼!」安馨冷笑一聲,說道:「你終於說出了真正用意,你們就是打算趁門主閉關之際,逼我這個代門主退位,好奪取宗門大權,你們這麼做,可對得起一手建立起天地門的門主!」

「不錯!」火部長老程化天也連連點頭:「當年若不是門主力挽狂瀾、率我等擊潰玄門大軍,便根本沒有今日這個天地門。輕歌、曼舞都是門主的子女,難道這點好處也享受不到么!做人不能這般忘恩負義!」

「而且代門主對本門也有不少功勞。若不是代門主悉心打點,本宗也不會與玄門三宗化解恩怨、平平安安的發展了二十年!二位道友指責代門主假公濟私,老朽以為大大不妥!」

俞護法笑道:「程長老已經老糊塗了吧,代門主哪裡是化解恩怨,明明就是軟弱不堪!本宗日益壯大,正該四處征戰,奪取更多島嶼資源,擴大實力範圍;而代門主卻嚴令本宗弟子不得擅自離開泓安島,讓本宗二十年來一隻蝸居此島,根本是婦人誤事!本門英雄才俊不在少數,代門主一介女流,何德何能可以佔據代門主之位長達二十年,以本護法看,代門主應該是時候退位讓賢、免遭後世唾棄!」

安馨不動聲色的說道:「宗門不可一日無主;本代門主早就說過,只要門中選出了能服眾的第二任門主,我這個代門主的職位就立刻取消,拱手讓出宗門大權!卻不知在俞護法看來,誰擔任門主比較合適?」

「當然是風護法!他的資歷在本門中最高,理所當然是門主之選!」俞護法不假思索的答道。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一直默默不語的風護法身上,這個老態龍鐘的白須老者,輕咳一聲,搖了搖頭,說道:「老夫壽元已經不多,早已經不再理會宗門大事。門主之選,老夫愧不敢當!不過依老夫看,代門主將本門打理的井井有條、越來越興旺,應該繼續執掌本門,等門主破關而出!」

「風護法此言差矣!」龔堂主大聲反駁道:「如果門主大人只是閉關、很快就能出現,我等還選個什麼門主!但是,門主二十年不見蹤跡,只怕這其中必有蹊蹺!依在下看,門主只怕已經遭逢不測,而代門主為了不讓大權流失,就謊稱門主閉關修鍊!」

「閉嘴!你竟敢詛咒門主!」安馨怒斥一聲,圓睜杏目,拍案而起!

「在下不是這個意思,」龔堂主急忙辯解道:「我等只是心系門主安危罷了,只要代門主讓門主出來與我等見上一面,我等自然消除心中顧慮,衷心為宗門效力;如若不然,我等也不能讓偌大宗門操縱在一介女流手中,不思進取,早晚要憋死在這泓安島上!」

龔堂主說完,向周圍幾個長老、堂主遞了一個眼神,頓時,便有七八人上前一步,齊聲拱手說道:「屬下懇請門主破關一見!」

「好,好!」安馨臉色微變,她平靜的說道:「你們今日果然是有備而來!門主正在閉關的緊急關頭,豈能隨意打擾!諸位都是神遊期以上的修士,難道不明白這個道理么!」

「哈哈,什麼功法要閉關二十年卻不能外出一次?難道是衝擊金丹境界!要知道二十年前,門主不過是辟穀期修為!代門主這個謊話,編的可不高明!」龔堂主大笑說道。

「代門主,究竟門主現在何處,是否真的出事?」又有幾名長老向安馨逼問。

安馨心中叫苦,她冷哼一聲,質問道:「你們打算今日廢了我這個代門主么?」

眾人默然,片刻後,龔堂主說道:「我等只是讓代門主退位讓賢、交出《聖火真訣》罷了;就算風護法不願擔當門主之職,水部俞護法也是門主的極佳人選,本門若由俞護法執掌,必定更加興盛!」

「很好,你等終於挑明了用意!」安馨向周圍修士掃視一圈,誠懇的說道:「在座各位,都是本宗棟樑元老,都是獨當一面的人物;諸位請表態,究竟有誰支持俞護法擔任門主一職,不妨都站出來!」

三十名長老中,立刻有五六人從座位上站起,走到了俞護法身後,這其中自然包括龔堂主。

俞護法向其中一些長老看了幾眼,很快,又有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