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五三章師叔

第二五三章師叔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4-18 21:26  字數:3330

第二五三章師叔

第二五三章師叔

「木師弟!」御風神君見到木易後,又驚又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笑師兄,別來無恙!」木易微微一笑,他見到御風神君已經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樣,兩鬢處已有不少白髮,二十年不見,他蒼老了許多。

「木師弟,你倒是沒變什麼,只是修為增進了許多,師兄我可是老了不少!」御風神君頗有感觸,「這些年你究竟去哪裡了?」

木易笑了笑,卻沒有回話。

御風神君會意,便向藍辛說道:「藍師弟,我與木師弟要單獨詳談,請你吩咐門中修士弟子暫時不要打擾。」

藍辛眉頭一皺,他說道:「這個,掌門身份尊貴,安危對本宗十分重要,應該派人守護周圍。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等也不好向太上長老交代。」

御風神君神色一沉,淡淡的說道:「怎麼,藍師弟要違抗本掌門的吩咐么?難道笑某身為掌門,連這點輕重都分不清楚!還是說,藍師弟心中只有太上長老,已經不將我這個掌門放在眼中!」

「師弟不敢!」藍辛見御風神君放出狠話,便不再堅持,他躬身一禮,退出了此處殿堂。

木易心中也是有些驚訝,早在二十年前御風神君就已經是平海宗的掌門,而且威望極高,門中修士弟子,哪有人不服!想不到時隔二十年,平海宗內的情形,似乎有了一些變化。

「這都是因為笑某沒有進階金丹,而王若風卻成功了!」御風神君嘆道:「七八年前,笑某與王若風先後嘗試衝擊金丹境界,笑某差了少許,而王若風卻一舉成功,成為本宗的太上長老。」

「從那以後,宗門事務自然以他為主,笑某這個掌門,也就慢慢的成了空架子。」

「王若風進階丹士後,依然十分高調么?」木易眉頭一皺的問道。

「不錯!」御風神君點了點頭:「他與其他丹士前輩不同,他並沒有就此在修仙界銷聲匿跡,而是更加的公開、張揚;他不僅對宗門事務大刀闊斧的整改,而且還多次『開壇論道』,將影響力擴及宗門之外!可以說,現在千島國中,風頭正盛、威望最高的修仙者,當屬這位王師叔了!君子之風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過,這些年裡,王師叔也做了不少大事。別的不說,玄門三宗本來是一盤散沙,但如今在他的率領下,已經又凝聚在一起;不僅如此,他也對天地門格外照顧,並公開表示天地門也是修仙一脈,無論修玄修黃,都是修仙者,無分正魔!除此之外,平海宗內的氣氛也好了很多,採取相對更公平、不那麼殘酷的選拔弟子方式,讓更多的弟子,都有希望進入修仙界,提升修為。」

「所以說,這些年來,雖然屈居王若風之下,但笑某見到王若風能有如此魄力,將修仙界打理的風生水起、秩序井然,心中也是頗為欣慰。」

「如此甚好!」木易聞言又驚又喜,他知道御風神君與王若風之間,並沒有什麼交情,連御風神君都讚譽王若風的所作所為,看來這些年來,王若風甚得人心!

木易想起了早年王若風在妖島時跟他說過的那番話,當時王若風勸說木易,與他一起滅殺御風神君和閔君子,假以時日,他們兄弟二人必定可以執掌平海宗、甚至掌控千島國修仙界;到那個時候,他們兄弟二人就可以一展抱負、將烏煙瘴氣的修仙界徹底整改一番!想不到時隔四十餘年,王若風果然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御風神君知道木易與王若風關係非同一般,他笑道:「當初木師弟要笑某不再追究王若風妖島之舉,笑某雖然很不情願,但看在木師弟的份上,也只能照做。想不到數十年後,這個王若風居然已經是我千島國修仙界的支柱,而且他還一改舊日作風,變得正氣凜然,無人不服!君子之風,實至名歸!」

木易感慨道:「是啊,有些事情,真的很難預料!人孰無過,尤其是少年心性未定,難免有些差池。但假以時日,少年也終究會成長起來,成為一方一界的支柱。」

「是啊,回想四十多年前的金秋會試,當年的那批年輕弟子,若不是遇到差池意外,如今幾乎都已經成為各部各堂的重要人物。」御風神君也陷入了回憶之中。

片刻後,御風神君話題一轉,說道:「對了,木師弟,你這些年究竟去了哪裡?你可知道,弟妹替你掌管了天地門,不過這可不是一個輕鬆的差事!雖然有笑某和王若風在暗中相助天地門,不讓天地門有外患之憂,但天地門內部,自然也有不少人認為你已經遇難,不服氣受孤兒寡母的管束!我等身為玄門中人,也不方便直接插手天地門內部的事情,所以弟妹這些年恐怕過的很不容易!」

木易點了點頭,他能想像出安馨這些年承擔的巨大壓力,這些責任,原本是該他來肩負!

「在下被困在某處,知道最近修為有所突破,才從那裡離開。」木易將自己的事情輕描淡寫的一語帶過。

見木易不願細說,御風神君也就沒有追問。

木易說道:「對了,笑師兄,我這次路過此處,除了來見見你們幾名故人外,還有一件事情,要請笑師兄幫忙!」

「木師弟但說無妨!」御風神君做好了準備,以木易的身份地位,都要請他「幫忙」,多半不會是什麼輕易的事情。

木易正色說道:「在下想問平海宗要一個人,就是地牢中因修鍊黃門功法被關押多年的原水部善葯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