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仙神易 >第二零三章仙靈

第二零三章仙靈 (1/2)

小說名稱《仙神易》 作者: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03-24 22:40  字數:3436

第二零三章仙靈

那雄渾的喝聲響起後,忽然有一道白影從山峰中一閃而出,直接飛入了九霄雲層之間。

白影速度奇快,木易發現時,後者已經消失在雲霄間,縱然抬頭極力仰望,也只能看到一縷殘影。

眾人正驚奇間,忽然一聲尖銳的鳴叫聲從雲層外傳來,高空的雲霧莫名其妙的紛紛散去,露出了晴朗的藍色天空。

天空中,卻有一隻渾身潔白的孔雀,這隻孔雀身形極為巨大,雙翅伸展之下,覆蓋方圓百里!

「白孔雀,傳聞中的仙靈!」

張逸軒臉色大變,口中喃喃的說著:「果然是嬰老級別的存在,連仙靈都可以驅使么!」

木易的心中,也是極為震撼。他也在典籍中看過有關仙靈的記載。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傳聞中,那些天地之初的洪荒歲月中,就有一些至純至精的元氣,在漫長的歲月中漸漸演化成形,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於世間,被稱為仙靈。

最有名的仙靈,便是三足金烏,一種金光閃閃的飛禽,它正是萬火之祖,傳說中天上的太陽,就是三足金烏所化。

地水火風,不同屬性的元氣,都演化出了不同的仙靈,但這些只在傳聞之中,卻從未有人親眼見到。

白孔雀也是一種傳聞中的仙靈,乃是天下至冰至寒的元氣之靈,如今見到那身長百里的白孔雀在高空翱翔,半空中的修士們,震驚的難以言表!

「這不是真的白孔雀仙靈,但因為這縷冰寒之氣極為凝厚,演化之際、自然而然的就擁有了仙靈的外形。」其中一名丹士淡淡的說道,他仰首望著白孔雀,臉上的神色,崇敬之極。

「原來如此!」木易聞言恍然,大概就這像他施展的火龍。(最穩定,雖然栩栩如生,但也只是徒有龍形,而不是真正的龍。

另一名丹士補充道:「不錯,能將一縷元氣施展出仙靈之形,太上長老的冰寒功法,已趨化境!」

「傳聞中,功法大成的修仙者,可以驅使真正的仙靈。如今太上長老已經能施展出仙靈之形,只怕離傳聞中的出竅飛仙,也相差不遠!」

「太上長老修鍊三千多年,才有今日修為!不知何年何月,我等才能走到這一步!」

兩名丹士自顧自的議論著,全然沒有將周圍的修士放在心上。

此時,白孔雀雙翅一扇,頓時天地變色!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陡然間寒氣繚繞。天空中高掛的太陽,在這一瞬間失去了光芒,變得黯淡之極。

而在百餘里外。沒有白孔雀身形阻擋的地方,太陽依然高照,一切都如常。

但在白孔雀身下的這片區域,金陽失效,冰寒之氣大盛,白色寒氣之中,片片雪花從天而降,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這片天地間就化為白茫茫的一片。或是冰封、或是白雪。

木易突然感覺到一股可怕之極的寒意湧入體內,體內的血脈,不由自主的就激發起來,形成一片火焰,阻擋寒氣的入侵。

木易一驚。急忙將血脈暫時壓制下去,以免露出破綻。

不過,當他環顧周圍,卻發現原來自己不算狼狽。

圍觀的百餘名修士,倒有一大半人在猝不及防之下。生生被凍成了冰塊,好在這寒氣並不太強敵意,他們急忙運功之下,終於從冰塊中掙脫出來!

「你們都撤出百里之外!」一名裹著藍色光幕的丹士冷冷喝道,他被白孔雀所吸引,剛才竟忘了提醒這些修士。

頓時,這些修士急忙向外撤離,飛的越遠,那股寒意就越輕。

木易也向外撤離了一段距離,但仍然遠遠的關注著這一幕。

一縷元氣,化為仙靈,對許多修仙者而言,也許一輩子,都無法見到這樣的一幕!

一股勁風從木易身邊悄無聲息的流走、向白孔雀身下的那片區域涌去,速度奇快,卻無形無質,難以捕捉。

「好強的元氣!」木易一愣,他漸漸感應到,周圍的天地元氣,正以越來越快、越來越明顯的姿態,向白孔雀身下聚集。

也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白孔雀身下,竟然出現了一片百里之巨的寒雲,充沛之極的天地元氣,在寒雲中涌動衝撞,散發的氣息,讓在百里之外的木易都感到可怕!

「金丹天象終於來了!天地元氣已經調動!」離木易不遠的張逸軒,頗為羨慕的輕聲說道。

彷彿是為了印證他的說法,白孔雀身形一晃,化為了一縷寒氣,沒入了那團寒雲之中,隨即,寒雲中射出一道純白無暇靈光,照在那座小山峰上。

這縷靈光,不下百丈粗細,將周圍照的閃亮刺目,令木易等不敢直視。

靈光持續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寒雲終於消失,這裡再次晴空萬里,只有一些尚未融化的白雪、冰層,留在山峰周圍,記載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此人應該已經順利進階金丹了!」張逸軒感嘆一聲,說道:「有太上長老相助,果然不同!此人明明已經是功敗垂成、眼看就要功虧一簣,若不是太上長老及時出手,強行調動周圍的天地元氣相助,此人很難煉化金丹!」

「看來,此人深得太上長老器重,所以在他煉化金丹之時,太上長老竟然在一旁照料。」說道這裡,張逸軒不由得極為羨慕。

對於他們這些固元期修士而言,若是煉化金丹時能有一名丹士相助,已經是幸運之極;至於有嬰老出手相助,那更是連想不都不敢想的事情。

天象消失,一切都漸漸的恢復平靜,但許多修士仍然遲遲不願離去